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8th Jun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60 Reads)

 Picture

林鄭見步行步 泛民等待換血

什麼是沒有驚喜等於沒有驚嚇?中共及林鄭新政府有能力警嚇香港人嗎?過去5年,中共捧了個疑似黨員治港,驚嚇了港人什麼嗎?

香港人從來被嚇大,筆者已經被嚇了足足35年,由年輕嚇到老,還未被嚇倒,林鄭及中共以為叫囂要為23條立法可以嚇倒香港人麼?快些,不要遲,筆者等着因支持港獨台獨藏獨的言論而坐幾年監,自2003年起,已經等了15年啦!

過去5年,港人發起過震驚國際的「雨傘革命」,之後新世代年輕人並沒有因為佔領運動無功而退而流於宿命,「港獨思潮」由是而起,林鄭自以為聰明地淡化事件,不認同是思潮,那是錯的,那的確是勢不可擋的年輕一代新思潮。追溯回到1984,為何港人沒有權在回歸過程之中自決命運?是誰出賣了香港人的權益?什麼民主派以「民主回歸」騙了大多數的港人支持,今天面對一池死水的政治局面,還在厚顏混飯吃。新世代想的,是追究這代人的責任。

再問就是2047會如何?泛民作為政治上既得利益一族人,只知保有利益位置,天天罵政府,說政府無遠見,自己又拿出什麼再騙港人下去?政客短視,與筆者同代的泛民已經面對無能而要被迫提早退休的壓力。筆者提醒你們,別以為可以光輝退役,你們的一生如何評價不由你們決定,亦是說歷史會審判這一群人,由君子始以小人終的一群人,最輕的批判是無能誤事,更差的是貪財腐化,總之就是時代的罪人。

退下的泛民大多混得不錯,以為無功也有勞。接班的年紀雖輕,思想就一如前一輩人的落伍,正在用同一條方程式接棒混飯吃下去。筆者要警告這群新貴,世界已經不一樣。20年過去,97後出生的新世代既無BNO,也不能靠一個小小的學位再自詡精英可以棄港移民海外。而新世代面對的不是老泛民的退休,不是中年泛民為生活所迫只能無奈混下去,新世代面對的是自己的一生人,面對的是2047!

由思想到行動是一種過程,老泛民以「港獨」不可行是因為被自己的失敗經驗所囚禁,受自己一生欠缺冒險精神所囚禁。天天自問自答無可能爭獨立。「港獨」只是偽命題?真是不成氣候,為何由梁振英到中共中央都為少數人的「港獨」思潮所嚇倒?讀英文大的林鄭與大多數泛民一樣,是不懂歷史,以經驗論看政治,以為一輪打壓之下「港獨」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以革命起家的專政政權可不會看得這樣簡單。對於「港獨思潮」,林鄭只是見步行步,今天未見出事就當無事。想想5年前的梁振英何嘗不是他一直以為只需把泛民的力量壓下去就可以解決一切,他刺激了「港獨思潮」的出現,但無力解決問題,不明不白地失去了連任的機會。林鄭則自以為憑自己當官多年認識了大多數的泛民政客,以為拉攏了保守的泛民既得利益者,大家一唱一和,就解決了當前的問題,北京絕不會放心讓林鄭全權治港。不單是信任問題,也是信心問題,林鄭的識見令她只知見步行步,當出現大問題之時,北京被迫要直接處理香港的危機。

見步行步,見招拆招,是官僚的習性,能解決問題於一時,無力面對危機的挑戰。林鄭的班子只是舊酒新瓶,她會連蜜月期也沒有。筆者也沒有什麼好意見可以提供。5年前梁振英可以帶來新政還有一些期待,他5年來的失敗,是深層次的,林鄭上台不似新政的開始,倒似是臨危授命的臨時政府。筆者沒有什麼祝福,只勸她早點辭職,一走了之。

林鄭如此沒有分寸氣勢的上台,不值得港人給予任何蜜月期,最令筆者失望的不是她的政治立場,政策取向,那是早知的。最大問題是她欠缺獨立的識見,顯然也不懂如何應付中共的官僚。官僚不滿她淡化「港獨」問題,只是定性與中央不符,不見得中央不准她有較梁振英開明的取向。若是,根本不須更換梁振英。她的沒有分寸是在壓力之下,馬上寧左勿右。她接受BBC訪問時不保證沒有港人因港獨言論而入罪坐牢。這是比任何北京官員更左的立場,因為違反了所有的人權公約。

簡單地說,倡議港獨是思想自由,表達言論自由;人權公約的例外,是當一人用暴力行為爭取之時。林鄭在23條立法的問題上,應好好請教葉劉淑儀,筆者當年多次在論壇上與她交鋒,她都保證言論上談港獨是不犯罪的(事實上當時的草案條文也可以這樣理解),今天林鄭的說法,是為以言入罪開綠燈,林鄭隨意的失言,國際輿論界如獲至寶,足以印證「一國兩制」已經完蛋,恐怕已經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北京要為如何善後勞神了。習大人訪港不會不見中外記者吧?他當着中外記者如何表態是有趣的事,新舊特首同場出現更妙。

林鄭的見步行步還有她的社福政策,她當官這麼多年對窮人刻薄是眾所周知,周永新的退保計劃就是被她否決。 一個官員若是無心,有錢派也不會用到關鍵之處,她以為同泛民一些主要人物打好關係就可以順利施政,她是否明白泛民之後,從來存在一股民主惡勢力?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6-28 2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