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5th Aug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92 Reads)

 Picture

跨境犯法刺激港獨   

是跨境犯法,不是跨境執法!

由泛民到泛民媒體先定錯性,用了方便外媒的套語,警務處處長也就順水推舟,把事件的性質改變為「港人犯了中共的法,有不正當性;中共強力部門只是不遵守『一國兩制』,跨境執法。」這就把泛民的行為與索馬里海盜相提並論。

只須煽起危機的感知力

我們既然認為7警的行為是濫權違法,中共強力部門在港活動只要不違法紀,也就當作公開的機密、政治的潛規則;但今次事件是濫用私刑,就連中共的刑法也違反了,當然也違反了人權公約。執什麼法?當然你會說中共對異見人士慣於違反人權,時常濫用私刑;這又是失焦愚蠢的小學雞反共言論,因為建制會說港警也會打犯人,美警也經常濫用暴力,這是鐵的事實。

「林子健案」表面看有很多不符常理的疑點,但不是不可能發生,反正我就信了,一般香港人也就信了。有林榮基的先例,港人為何不應信?問題是信了之後又如何?不再聲援劉霞?不再要求平反六四、不再支持國內維權者?怕遭強力部門暴力對待?一般人恐怕一笑置之,反正我就不怕,也不見臉書上見到正義朋友說從此怕怕,除了子健兄吧。

泛民放完暑假旅遊後,會否發動一次反「一地兩檢」的社運大行動?那是專政者與林鄭政府最擔心的事。泛民有個說法,當西九車站和高鐵車廂皆變成中國領土時,港人的人身安全將會不保,熱心政治者隨時會被拉上高鐵轉送內地。這個陰謀論有政治經驗的人知道是虛的,但一般市民相信是實的,才是最重要的;因為號角一響無人上街就什麼大道理也沒有用,要刺激人的恐懼本能是不能靠道理的,只須煽起一種危機的感知力(perception)。

黑貓白貓,搞到人民起義的就是好貓。筆者8年前的立場已經是反高鐵,今次只恨人民不起來,所以泛民用的手段如何皆不重要,跟霸權打交道當然不用當君子。更何況高鐵抗爭有利港獨意識的快速發展,在害大利小的考慮下,北京收回港人要割地讓主權的決定,並非不可能。何況「佔領」與「魚蛋革命」的賬,新世代還未跟中共算清,還在處於受打壓、等機會反擊的時刻,反割地讓主權可令溫和激進泛民與港獨新人類站在同一陣線,可以「玩鋪勁」!

奇怪的是,民建聯也跟着泛民的調子起舞,主席說,要拉人,解放軍已駐守市區,方便得很;用這個例子解說西九車站割讓,也是一樣沒有問題的。筆者聽到嚇了一跳,這不是在抹黑解放軍嗎?首先,除了六四那一次,解放軍的形象在全國之內都是高大威猛的,不是負責拉小偷的,不是負責做見不得光的特務工作的,是堂堂正正地去打仗,保家衞國的。把解放軍與三流黑警相提並論,李慧琼可算侮辱。

還說高鐵不肯停車過關不肯在車上檢證,問題不在車站,而在車廂之內也要保留主權,也就順理成章保留了管理權,不讓港人輕易得知解放軍利用高鐵作軍事用途。筆者兩星期前獨家踢爆了這一點,今天才見某泛民學者引用一篇國內軍事報道,指解放軍希望利用高鐵運兵。

保留香港有實無名主權

這樣說吧,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之內,國防外交是中央的事,就算不符港人利益,也是沒話可說的。更何況,港人連「一國兩制」也保不住之時,介意什麼解放軍利用高鐵運送軍用物資?

中共若是重視「一國兩制」,就應讓香港享有國家之實而無國家之名的主權,那就皆大歡喜,回歸之初也的確如是;現時大國自以為崛起,給了的也要收回,何況本來是權在中央的國防事務?高山之上有X波段長程預警雷達,高鐵之上有洲際戰略核導彈,廣州如是,深圳和珠海也如是,香港如何例外?香港有6000名解放軍,有海陸空三軍軍種、總司令員是中將級別,比正常編制高出兩級,是為了防範香港那些連警察也打不過的社運家嗎?

香港的地理位置決定其戰略價值,台海或是南海發生戰爭,香港的解放軍不會直接出戰,但支援、換防、後勤、補給、情報等角色是免不了的。6000精兵在一場現代化的有限度戰爭(limited war)之中,絕對是個大數目,這是有軍事常識的人皆知道。

名者,實之賓也。「一國兩制」的構想若要成功, 重點是在「兩制」而不在「一國」。在不影響中國利益之下保留香港有實無名的主權,才是最符合中國長遠戰略目標,也是當初提出這一構想的鄧小平原意。

可惜的是,20年來中共的經濟成功得太快,迷信中央集權才是國家興盛的原因,而大陸人長期妒忌香港的優越而埋下深深的自卑,今天見國力強大,便以為毋須靠香港的「兩制」,要想香港趨同,令「一國兩制」變成有名無實,碰到港人「港奸」近年的興起,賣港最力者不在北京而在港人之中,大勢看來是香港劫數難逃。

而香港的命運也在轉形之中,港獨思潮在20歲以下的年輕人中迅速冒起。新世代是沒有BNO的,是不可以歸英或逃亡的,只能以命運自主甚而爭取獨立作為社會目標,這是當代社運界和政界最不理解的事。這也不重要,總有事件令各派合流。「雨傘革命」是一次各派不期而遇的事件,而且從未成為過去。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8-15 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