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9th Aug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42 Reads)

 Picture

美麗島式審判還談何法治?   

不幸而言中了。上星期翻出7年前清算馬道立的舊賬,心中還有點矛盾,是否自己過分批判?過於憤世嫉俗?結果原來是小看了馬道立的智慧,小看了他的當機立斷,也小看了他報効中共知遇之恩的濃度。

馬道立的高明,在於他7年終院首席的任期內,自己不碰任何政治敏感的案件,不作任何表態,只是安排適合的人選審應該審的案件,總的效果自然令中共十分滿意。中共希望什麼?普通法的法理和傳統在憲政敏感的案件上先放一旁,以照顧中共的意願為先,對抗爭者的各類審訊則希望從重從簡。「旺角大審判」並非次次從重的,也放生一些根本證據不強、本來就不會檢控的案件,造成司法還是公正的錯覺,對有把握的案件,自然絕不手軟了。律政界與司法界其實是個小圈子,不必買通法官,只須安排保守而仇視民主派的法官審案便可以了。

馬道立之絕,在於他親自上陣拒絕了「梁游案」的終審上訴許可,令終審庭根本沒有機會再就法理上的問題作出裁決。終審庭有5位個個皆已到退休年齡或早已退休只作兼任的法官,還有一人是國際法官;資歷最淺的馬道立就算自己上陣,也無法在法理面前說服聲望比他高、無任何必要買他賬的法官跟他的邏輯,他只好粗暴地拒絕「梁游案」的上訴,令事件畫上休止符。不過,法理從來不是一個人決定的。普通法不具追溯性的原則很簡單,今天不犯法的事,不能藉修改法律令其違法,以釋法剝奪人的權利,是沒有任何講理性的人可以同意的。馬道立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也就要在普通法的司法歷史上遺臭萬年。

筆者相信泛民的律政精英還未搞清形勢,甚而還未摸清中共的套路,還錯判中共走強硬針對泛民路線只是梁振英的路線、只是針對港獨;隨他的去位,擺出和解姿態、有商有量的林鄭會推行溫和的路線。請問如今如何解讀學生3人和社運13人的加刑重判?過去兩年,泛民的不義是把所有激進反政府的責任推給本土派,所謂社運「左膠」也信以為真,想不到自己也突然要面對美麗島式的司法迫害。

這幾天還有兩邊的律師在技術層面解讀13+3的判刑問題,準備爭上位當律政司的人,為上訴庭法官的判詞尋章摘句,說是加刑有理。李倩怡的網上錄音陳情書在這時出現,為筆者提供了新的啟發,也希望港人從此對香港的法治危機有正確的理解,當然也希望泛民的律師醒一醒。香港的法治已經死亡,大家的努力是如何令其復生,而不是再與專政者合作騙港人說:「法治未死,還是可信的。」

台灣的法治曾經死亡,代表性事件就是美麗島的大審判。台灣朋友告訴李倩怡受的「旺角大審判」就是美麗島式的審判,歷史已判定那是一次政治審判。並不是說當年獲刑的抗爭者沒有違法、甚至使用暴力的問題,但判刑由政治需要所導引是歷史的定義。

李倩怡可能不明那個比喻,但香港的知識分子應該明白是何所指。「旺角大審判」還未完結,還有其他受刑者,而泛民一直對事件錯誤定性,視之為暴力犯罪,是尚未修正的立場,對不起義士就是對不起港人、對不起時代,這是含糊不得的。

泛民跟魚蛋革命劃清界線

把香港年輕人的行為與當年美麗島抗爭者並論是距離太遠,但與太陽花學運一比,大家便無法不汗顏——公民抗命者全部無罪、合法。台灣行大陸法,但台灣法律界有大量留學美國的JSD,同樣是律界精英,哈佛的法學JSD不會比英國的LLB差,大家同以普通法法理講法治,但人家是實行者,香港只是崇拜者,新世代不論是否學法律的明白這點,就不會只是對不平之事哭哭啼啼,而是用行動改變世界。尼采說「上帝已死亡時,人就應起而自救」,就是這道理。

過去年半泛民一直故意與旺角的「魚蛋革命」劃清界線,民主黨當時固然跳出來譴責暴力,涂謹申於旺角首批義士被重判數年監禁後,便為政府和法庭背書,說什麼又是尊重、又是合適,追隨泛民謀生的社運「左膠」也是這立場。說你們不義可能並不合適,這個立場無非是典型「香港仔」所為——走精面、撿便宜,以為中共只針對港獨,對溫和泛民留有餘地,所以「和理非」、有節制的社運最利民主之說大有市場。

港獨是新興派別,何以能於一年之內替代從前不屬於泛民的所謂激進泛民主派?「和理非」的社運「左膠」深耕細作營運多年,一時間由他人取代,自然不忿;但為何輕易被佔去光環,這才是必須反思之處。是大勢使然,並不是獨派有何獨特過人之處,求變的港人取他們而代「和理非」派,可說是民心所向。資歷短淺的獨派提出要團結,不要再互相攻訐,倡議命運共同體之說,更值得思想尚未轉得過來的正義朋友反省。尤其是司法已淪陷,「和理非」路線的抗爭一樣,避不到數以月計的判刑,勇武或「和理非」還有不同的命運嗎?再分為楚河漢界的派別意義何在?

泛民的套路中共早就看穿,泛民老油條,九七前躲在英國人背後爭民主,九七後躲在法官身後爭公義,最後躲在新世代學生群之後搞佔中,出事便把責任推給不夠老練的年輕港獨想理主義者,把責任推給不知險惡的普通熱血年輕人,混民主飯吃也到山窮水盡之時了吧?之鋒與新世代再加獨派年輕人,其勢其實未強,也遭中共強手打擊,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隱然已經由泛民收編,也就是成了外國勢力的代理人,也就成了敵我矛盾的問題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8-29  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