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6th Sep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38 Reads)

 Picture

「香港獨立」與「殺無赦」皆言論自由   

近來網上開始流行一句由蔡若蓮喪子相關事件引發出的「新成語」,嘲諷在位及有勢力者在道德與法治的理解有雙重標準,這句「新成語」會否成為本土成語或潮語有待發展,但當下例子不少;馬上引用到律政司對學生的戲言也刑事追究到底,但對建制自己人的何君堯就第一時間說他無意圖進行相關的行為而不追究,成了第一個應驗該「新成語」的法治觀例子。

應停虛張聲勢的調查


評論何君堯的言論,可以有不同角度,道德層面早就百家爭鳴;上述「新成語」所諷的現象不會在網上出現,但就明顯已經在應否對何君堯進行刑事調查甚至拘捕之上表現出來。因為,處理相同言行標準是前後不一。

兩年前的5月27日,警方高調拘捕了3名網上電台節目主持人,因為他們在節目中說了一些話,包括「殺警就要夠薑」、「有自殺傾向的人,一定要殺幾個警察再死」等言論。這3人分別名叫馬健賢、陳文、何啟明。馬健賢還涉及另一事件,就是在fb留言指屈穎妍一家「應當滅門」,人民力量成員譚得志(快必),亦因類似言論被捕及調查,時任特首梁振英高調公開贊成警察「秉公執法」。如果港府的執法觀念不太雙重標準的話,今天正式拘捕何君堯進行刑事調查,是必不可少的動作。

但法律上只應停止於虛張聲勢的調查,真正檢控並安排一名「釘官」使他入罪,不入罪又要上訴等行為,直接是影響了港人的言論自由,是不可不知的,律人嚴而律己寬,也就是自己也雙重標準了,更何況任何打擊言論自由的法律皆雙面利刃,寧寬勿緊,不可不察的。

如果沒有記錯,上述3人及譚得志最終也沒有被以言入罪。大家希望這個社會可以繼續出位亂噏,還是大家都要小心言談,有些話不能公開說,例如「香港獨立」?星期日有遊行,大家希望一如以往出現英國旗、雪山獅子旗、港獨標語,還是這些都因為言論自由被指濫用而被禁止在遊行再出現?答案恐怕是自明的吧?

正如筆者從來反對搞社運抗爭的人不務正業,將精神花在去打JR官司,在議會中玩拉布,或成為在宣誓過程中作小學雞行為的始作俑者。這些都是民粹、誤導,不利人民力量發展的行為。這些作為令到一般港人思想懶惰,智慧下降,所以香港的民主原地踏步,港奸及愛字頭的聲勢日盛,身受思想自由打壓的戴耀廷聞何君堯的「殺無赦」言論,因為是在集會上作出,提醒何是犯了《公安條例》第17B條。這一法律意見馬上主導了一星期來的討論。可惜據上面對言論自由必須優先的分析,筆者對面對刑事責任多多法律理由逃避的戴教授深感失望。

《公安條例》17B,指在公眾地方喧嘩、或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意圖激起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可能會導致破壞社會安寧,就是犯法,可判監禁12個月。從來泛民搞集會警方就是用這一條多加限制,時作檢控的威嚇,泛民「己所不欲」,一樣可以聯名要求「施之於人」,不是雙重標準嗎?

向律師會投訴何君堯


法律是兩面刃,大家受的害還不夠嗎?還要筆者再次提醒嗎?單以法律而論,大口亂說話的人欠缺認真的犯罪意圖,以無以入罪的,寧縱無枉,才是文明的法治觀,草民不明白,大教授也不明白嗎?這樣說來,何君堯可以繼續鼓吹煽動言論,不受制裁嗎?要制裁何律師、何校董、何議員,一定要靠法律嗎?大家的思維可否寛闊一些,這樣才可更有智慧,更有效力,更不會弄出雙重標準。

類似的言論,可視之為仇恨言論,(hate speech)法律上可以沒有問題之時,道德上不見得可以同樣過關,何君堯是專業律師,教育界、政客。特別是專業及教育界,對仇恨言論有更高於法律的道德標準,大家完全可以在這方面發動輿論壓力給律師會、嶺南大學及立法會。特別是前二者,若何君堯不公開道歉,收回言論,律師會可以紀律行動,大學可以加以譴責,劃清關係,逐何君堯於校董會之外,理由不用他犯了法,失德已是足夠。

律師有責任維持律師的專業名譽,不能影響律師的專業形象,這是所有專業社團的習慣要求。先例是很清楚的,在立法會中爆粗的馬恩國停牌一段時間,穿泳褲扮超人拍裸照的謝偉俊亦曾被律師會紀律處分,大家要的是向律師會正式投訴,何君堯的仇恨言論不符律師應要講法律的專業要求。

這裏要公開譴責香港律師會黑箱作業,維護了律師會前會長的失德行為。結果也害到何君堯今天再犯同樣的低級錯誤,事緣去年2月,何君堯在《城市論壇》公然表示警員有權射殺旺角事件的示威者。不單因為香港法律沒有了死刑,更是警方也絕無授權警員在同類情況下向人群開槍。何為律師,將嚴重違法行為說成有權合法,是有違律師談到法律之時要小心謹慎的專業要求。

筆者以法律學者的身份具名投訴要求律師會紀律行動,及要公開否定何的說法。律師會的執業操守組在4月21日函覆,不敢否定我的指控,只說我因為在事件中沒有個人利益,所以不被告知調查的進展或結果,看來何君堯前會長在黑箱作業的保護下連被告誡也沒有。律師會何其可恥!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9-26 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