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4th Oct 2017 | 時事看法律 | (22 Reads)

 Picture

【煽惑他人公眾滋擾罪】

根叔同芒果佬兩年多前被預约拘捕時,我己作法律分析,煽惑罪 (Incitement) ,並不需要被煽惑者被煽之後真的行動,煽惑者 intend 便可構成犯罪,但煽惑者與被煽惑者之間必需有 some form of communication,這是最難證明的地方,亦所以斷言兩人不會被控告。

兩年過去,三恥加六人突然被帶上法庭;不單我,讀 law 又去過佔領的人無法不被嚇了一跳,9人不過叫下咪,叫大家和理非集會,肯撚定吾曾真接叫市民抗佢警方维持 law and order。咁都告得入時,根叔咪好大鑊?

(【壹週刊20141119】陳雲 鼓吹佔領者勇武抗爭,清場在即,他在 Facebook的 最新指示是︰「天兵下凡塵,神盾護城邦 .... 他單手拿起半邊行李喼,紮穩馬步,由遠處形同舞獅般,向攝影師的鏡頭推進,並同時發出「啊!啊!」的尖叫聲助威,引來多人圍觀。)

9人被告係 incite others to incite public nuisance 煽惑他人煽惑公眾滋擾罪,那是雙重煽惑,需要雙重證明。辯方大律師艾勤賢就質問"他人"是誰人。但雲根案不用雙重證明,根叔旺角教用喼制盾,圍觀者眾,已經有 direct communication 给被煽惑者。近見有此圖,直情有埋眼神接觸。

直接講啦,這是政治性檢控,政治性任務,目標肯撚定只係打擊首要的三恥,幾萬人邊告得咁多?但三恥告吾入之時,會否劍指容易告入得多的芒果佬汪洋大同根叔?他們的支持者超小學雞地說佔旺不同佔中,有政治差要交時仲理你生芒果咩,一件都告吾入點同北京交代?

所以,熱狗高調表明退出社運,芒果佬寫七千字的 confession statement,根叔由選後自誇城邦建國從來就係貨真價實的港獨,到今時天天惡罵獨派,我係理解十足的,不過多撚餘。

神秘中間人係時時會换人的,承諾過你的事也肯定模稜兩可,賣你話都無咁易,出得來威就只能度好自己條數。芒佬家小早遷台搞定小生意,留港只係標尾會。根叔就真係無謂花咁多時間上FB同粉絲圍爐打機啦,開多D收費班,兼多幾份補習好過啦,逃亡好花錢的,你自稱政治犯無撚用架,外國睬你生芒果多。

(汪大最早退場,即是最早被傳話先,也最安全,因為他擁兵自重有講價條件。兩條口水佬就危過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