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0th Oct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45 Reads)

 Picture

抗爭者入獄 全因泛民無義   

對大多數人而言,抗爭者就是抗爭者。那不是專科稱號,只能是特定的社群才堪使用。戴教授等3人倡議的公民覺醒(awakening),筆者喜歡用的概念則是公民直接行動(direct action),皆不離希望傳統的由代理人壟斷的社會運動普而及之,去到全民有份、全民皆兵。就算不革命,也會成為迫使專權者退讓、改進、妥協,從而得到社會改革的正面結果。可惜,泛民政客基於恐懼和自私,創造出「自己友公義標準」,這是香港社會運動今天空前絕後地失落和失敗的元兇!

勇武左膠 從此結仇

個多月前反東北案的13名被告被上訴加刑時,筆者已經想借事件分析3年多以來的社運形勢。這13人皆非近年冒起的所謂社運勇武派,而是傳統上的所謂「左膠」,是親近民主派主流的社運者。

這一派甚至於佔領運動初期,被指是幫助泛民和政府維穩,主動走到抗爭前線阻止勇武派的激烈行動,建立所謂「大台」,控制群眾的主流,充分依隨泛民主派的指使,最終以拖延與和稀泥方法,令歷時3個月的「雨傘革命」無疾而終。勇武派與社運「左膠」從此結下深仇大恨,到死不相往來。這是公開的矛盾,不是秘聞。

筆者雖較欣賞勇武者的生命力量,敢作敢為,今天是無意秋後算賬,嘲笑已不知如何進退、一片失落的社運「左膠」朋友。畢竟2003年七一後冒起的社運80後,是過去10多年社會進步力量,他們走的也絕對是有別於泛民政客的抗爭型路線。

「雨傘革命」時,出現的警民對峙和衝突模式、警棍盾牌和胡椒噴霧,早於2005年反世貿示威時出現,佔領和堵塞地方,天星皇后抗爭時有了經驗,那時的口號正是要保留本土文化。所以所謂本土勇武派做過的事,「左膠」朋友早就做過;分別是,當這幾年本土派勇武崛起於社運之時,傳統社運派便顯得保守,認為緊守非暴力抗爭的光環更合乎社運利益,結果是下場更慘。

13名反東北示威的抗爭者,其抗爭行為是發生於2014年6月的立法會。當年的佔中運動尚未正式落實,13人的勇武程度也只屬傳統社運所慣用,期間有市民推鐵馬企圖衝入立法會,反被他們的阻止;在防止更大事故發生而言,這批社運者其實是與警方充分合作。不過,政府沒有領情,律政司堅持上訴把他們投入獄中大約平均一年,這才令自以為最懂得如何有理有節地進行抗爭的「左膠」們最意外失落的。

緊守泛民要求和平非暴力抗爭的社運界,3年來面對勇武派的崛起和競爭,一直以看不起別人的心態面對新形勢,不單與新興勢力劃清界線,部分更對勇武本土冷嘲熱諷,認為本土派被專政者強手打壓是自取其辱,自己追隨泛民的路線則是安全和高明。今天的下場告訴你們,泛民的無義不會換來茍安,一樣被DQ,一樣被重判!

這不是專政者無義,只是民主惡勢力無義種下的惡果。在專政者的全局之中,泛民與本地社運「左膠」或是勇武本土,還有不管是城邦派、獨派,還是純情學運,都是同一籃子內不同顏色的雞蛋,那是沒有派別之分的,派別只是你們自創的,以為自己一派更能得到容忍和禮待,只是自己天真自私。事實已經告訴你們,有泛民撐腰的「左膠」,代表有更後面的外國勢力支持,要認真對付你們之時,比不知就裏、一時衝動的普通市民,只會更慘。

泛民的無義不是直接出賣「左膠」,出賣是間接的,但無論直接或間接,起因是出於自利和無義,這是任何今天面對牢獄之災的朋友和他們的支持者所必須反省和汲取教訓的。

專政者玩弄司法,要令其本質上為政權利益服務,是彰彰明甚的實況。本文不是要分析這一方面,而是要作點比較。佔領期間發生過爆玻璃進入立法會事件,有數名市民被捕,其過程遠超反東北時的暴力程度,結果除了一名熱血公民成員因為戴上口罩,因有疑點而得益不被起訴之外,餘皆入罪,但判刑反而更輕,只是平均半年左右。

法庭判罪 由輕轉重

13人於2016年2月底被裁判法院定罪時輕判,法官讚賞他們為東北居民發聲、爭取公義的行為高尚;其時已經是「魚蛋革命」之後的一個月,法庭對抗爭者的態度相當寬容。大家亦應記得2015年多次的反水貨客踢喼示威衝突事件,犯法市民幾乎全數輕判,記憶中幾乎無人入獄。

法庭的態度何時由從輕變為從重?其實,只是由今年初開始「魚蛋革命」事件數宗被控暴勳罪的案件開始。13 + 3的命運改變,也是始於法庭對同類案件從重的態度改變。泛民出賣旺角抗爭者的同時,也就出賣3年前反東北的「左膠」抗爭者。

旺角抗爭的起因是「左膠」為小販爭取過年擺賣的權益。不少參加者只是無名無姓的小市民,得到的是欠缺法律支援的不公平審判。無論技術的證據不足、法理上不合乎比例的重判,皆是極具爭議性;但泛民律師卻表態支持重判,說什麼尊重,又說判刑合適,又站到建制一邊指控是暴徒行為。

請問,沒有泛民的佔中、爭民主;沒有「左膠」長年搞出位抗爭,帶動民粹,何來衝動的小市民參與「魚蛋革命」而毀去一生?君不殺伯仁,伯仁因你而死,你們還落井下石,只為自己人搞上訴基金,這不算不義,什麼才算!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0-10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