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7th Oct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53 Reads)

 Picture

林鄭新政避重就輕不談獨   

看林鄭的《施政報告》,可以很舒服地看完,特別是對社會要求不高、已經慣於逆來順受的一般基層,施政的改善沒有任何驚喜,也沒有浮誇的承諾、也沒有願景、沒有夢;唯一有的是,沒有更差、沒有進一步的迫害,也許情況已經很差,迫害已經夠盡,難以再進一步。

平庸報告 難起火花

正在乞求大和解的泛民實在有太多話題可表達不滿,以控訴「一國兩制」已死。問題是,泛民只知控訴,不知有責任,或知有責任而不敢不想負起責任,於是聽控訴聽到麻木的小市民不再去想壞事情,不再批判地看林鄭新政;也造就了林鄭的報告詳盡而簡單,避重而就輕地順利過關,就算未能皆大歡喜,也不算再加添Fire and Fury。

筆者並非讚賞林鄭的《施政報告》,但評論一份平庸的報告也實在不容易激起火花。港人在梁振英5年的折磨中可以暫時喘一口氣,也是幸福的事。3個月的傳統蜜月期剛好過去,林鄭可以交出這樣平庸的報告而不犯眾怒,一要多謝梁振英,二要多謝乞求和解的泛民。也不解釋了,有幽默感的朋友會會心苦笑;沒有幽默感的,筆者奉勸一句「牢騷太盛防斷腸」。

作為第一次報告,林鄭說的篇幅甚多,但其實不說的更多,這是很怪異的,也是筆者只可以用「避重就輕」4個字來形容她,非褒非貶。所有敏感的政治話題她一概不談,當不存在問題;新世代年輕人近月努力炒作港獨話題,她完全不當一回事,半句不談,不談便當作無事發生,也就不是一個需要政府用心應對的問題。

這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這倒是新奇的套路,中央是否滿意她淡化港獨議題,筆者不得而知,一眾「港奸」也答不上嘴,無所發揮則是尷尬之事;23條立法也打入冷宮,也令炒作要立法的梁美芬之流進退失據。林鄭說會「嘗試創造」有利立法的社會環境,典型的打官腔套語。筆者的解讀是不會立法,這也是我在本欄多次肯定的估計。

23條立法只是自找麻煩之舉,特別是當理想主義者如筆者之流要堅持面對入獄也照樣「講獨」之時,麻煩只是有法不依、執法不力的林鄭政府。不為23條立法一定是北京的決定,而熱心過度、不察時勢的梁美芬之流還不醒目,必受北京私下訓斥。

政改呢?民主呢?林鄭一句「推動政改的社會氛圍」,也是一大佳句,說了等於沒說。大家記憶不太差的話,梁振英上任次年的1月中,戴耀廷教授在本報拋出一篇鴻文,發動了驚天動地、結果是虎頭蛇尾的佔領運動,民間被激發起的結果是,弄出一場「雨傘革命」,成了這一代港人最震撼的集體回憶。

據聞有美國議員建議「雨革」的市民和黃之鋒3人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這是光榮的事,還是不堪回首之事?最不堪回望的是,發起的泛民集團今天只求脫責,把責任推給他們引發出來上街的小市民,指摘他們的暴力行為破壞了崇高的民主運動。暴民可以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嗎?

不談政改,林鄭對年來社會不少熱烈談論的問題一概不在報告中論述,也當作沒有問題的存在。她為何這樣有把握?當然是北京對泛民的大棍子與大和解暗示發揮的作用,這些熱門話題包括「一地兩檢」、推動普教中和愛國教育。

林鄭何以這樣有把握?筆者相信泛民的配合必不可少——高鐵既然開通在即,泛民不會有抗爭行動,當年靠反高鐵上位的政客既已上位,就會以保住席位為優先,這是梁國雄的成功方程式,中共看得通達一些,很多政客其實很容易應付。

走數壓力 來自霸權

民生問題的最大件事是,不離全民退保和房屋問題;前者林鄭的立場從來一貫,眾所周知,大家安心多等5年給下一任特首解決吧,自然不可以排除林鄭有條件做夠10年,泛民正在乞求她的大和解,她絕對有能力和稀泥下去。

房屋問題令筆者意外之處是,她再不談開發郊野公園。開心之處是,假設政府私藏足夠的土地建公屋,不用再開發新土地。筆者不會假設這是事實,梁振英萬般不是,還是個真正懂得房屋政策的專家,他不能連任,其中地產霸權對他開發土地而弄跌樓市有所不滿是有一定因素的。

林鄭《施政報告》第144段列出她的房屋政策有四大元素,分別為:視房屋並非簡單的商品,是社會和諧穩定的基礎(當然人人同意),適切居所是居民所望,政府有其不可或缺的角色。她認為以置業為主導,令港人樂以香港為家,這是董建華仿效新加坡的老路,但20年來做不到,林鄭憑什麼可以做到?聚焦供應及供應未到位前,善用現有資源,不外乎是大搞劏房、貨櫃屋或臨時屋。

具體的做法竟然是把4000公屋變居屋,是逼略有餘錢的公屋居民變業主而已,一間房屋的供應也沒有增加過。最特別是她早前「放氣球」,說要弄5000個首置單位,結果只是1000個,「走數」的壓力來自地產霸權,不問可知。這與前朝又有何差別?

年輕人的卑微要求也只是安居樂業,結婚生子,延續香港人這一族群的傳統和文化。陰謀論是中共長期殖民香港,每天增加150名國內人,而香港的年輕人居無安定之所,便自然不結婚生子,也就自然滅族。反正今天年輕人都信了,連我也開始信了,也就自然地同情支持新世代爭取獨立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0-17  16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