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4th Oct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79 Reads)

 Picture

不提港獨而說有序推進民主   

對於香港的政治,筆者從來是半杯水主義者,這是在悲觀中永遠保持樂觀、保持積極性。對於習近平報告,評論界慣性地強調其負面一方,特別是他重申3年前說過的「全面管治權」,於是什麼「一國兩制」再見、民主法治已死之類的負面說話成為主流。筆者則主觀地尋找樂觀的民主希望,竟然是有的。

這不是天真。請記着,革命是容不下悲觀主義的。筆者對新人類從來包容支持,沒有對他們一如對政界「老seafood」的狠狠批判,但也必須說,對他們愛哭、愛以Cry Baby形象示人以爭取支持的態度極為反感,希望他們不要再為政治挫敗而哭哭啼啼,再哭就要怒叱你們歸家,回到媽媽處,讓政治留給別人吧!

別以Cry Baby形象示人


樂觀是任何政治人物的思想武器。香港人可以有遠大的獨立目標,中遠的民主目標,一時未能達到,務虛討論的空間也要堅守不讓;真正的民主近期無法達到,則政制的改進亦還是應該爭得一分得一分。保守不是錯,錯的只是泛民那些偽命題、雙重標準、煽動民粹、混民主飯吃的行為。

習近平報告對港人的樂觀訊息在哪兒?第一,筆者認為最重要的是沒有「港獨」這兩個字,明確反對台獨的說法是有的,間接否定港獨也不欠缺:一連說了6次「任何」——「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之前還有一句是「我們有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圖謀」,但仍是沒有「港獨」這兩個字。

上星期筆者在本欄也特別提醒大家,特首林鄭的《施政報告》也沒有出現「港獨」這兩個字。一個月前,香港各大學的學生藉開學機會宣傳香港要獨立的訊息,弄至八大校長醜態盡出,還發表打壓學生思想自由的聯合聲明,建制及中共代理人惡形惡相,逼迫港府法辦。

結果呢?低調不是林鄭敢做的行為,習主席的報告間接告訴大家,不敢讓港獨升溫的是中共,而非香港的年輕人。狹路相逢勇者勝,至少「講獨」的自由大家保住了,這是由於大家的勇敢,而非極權者的開明。

習報告第十一段:堅持「一國兩制」,推進祖國統一;第二節提及民主:「行政長官依法施政,積極作為,團結帶領香港、澳門各界人士齊心協力謀發展、促和諧,保障和改善民生,有序推進民主,維護社會穩定,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憲制責任」。大家只應留意「有序推進民主」這6個字,想一想。

筆者是有些意外的。自「八三一」以來,一直的感覺是「雨傘革命」失敗之後,中共對香港會抓得更死,而泛民再也沒有提出什麼民主的具體訴求。悲觀地看港人,要麼爭取革命性的香港獨立,要麼香港現有的政制會沿用至2047年,不容再改。2015年立法會已經否決中共拋出的政改,再談新改動,便須有所進步。不談反而簡單,而習報告再現「有序推進民主」,又是何所指?

港人不應盲目跟車

當然,悲觀者說那是騙港人的話。問題是,若然「雨傘革命」是一場敗仗,中共何須對敗軍之兵的港人、敗軍之將的泛民再假以辭色?既要強調全面管治權,再「有序推進民主」,豈非矛盾?若然在政制改動上有步向更多民主的空間,那會是什麼空間?中共藉習報告向港人放出什麼樣的訊息?

「政制可以有改動進步的空間」,這訊息中共曾間接向港人發送;換來的是,泛民惡勢力的粗暴回應。大家還記不記得,3月時,特首候選人之一的胡國興法官,其競選政綱有兩大憲政建議?一是同時為22條及23條立法,以作平衡;二是大幅增加選委人數,最終全港選民皆成選委,避開「八三一」框架的限制?筆者當時的評論是,當時的中共媒體並無批評胡官的建議違反《基本法》;我更深信胡官的建議是中共交託給他的。這兩個建議與今天習報告的兩個說法「履行維護主權的憲制責任」及「有序推進民主」,是完全一致而沒有衝突的。

習近平不單廢了梁振英,還迅速調走張曉明,作風符合他軟硬兩手兼備的強人作風。筆者希望胡國興方案不會成為過去,而是得到復生,港人失望之餘,也不致完全對民主絕望。當然,前提還是要泛民合作,不會再次敬酒不喝喝罰酒。

3月時,泛民任由一個大佬一錘定音,把票全部投予曾俊華一人,一夜間,運用自己的傳媒惡勢力把好好的一位法官抹黑成中共的鬼,過程何等粗暴無禮,它只符合惡勢力要盡量突顯中共假民主的性質,其他的則一概不理。這符合港人利益乎?

大多數人很快會忘記事件,亦不會分析。筆者身為資深評論員,雖然無以力敵民主惡勢力,但提醒港人不應盲目跟車的能力還是有的。

這樣吧,如果泛民有勇氣發動第二次佔中,筆者支持;如果新世代、新泛民肯與獨派結盟,再上街頭抗爭,筆者也會全力聲援,量力參與。但如果只是哭哭啼啼地搞晚會,吾不與也。革命也要講究位置之戰,而非「不戰只怨」。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0-24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