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1st Oct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28 Reads)

 Picture

大學媚共令學生更思獨   

連大學也保不住學生的思想自由,你還能說「一國兩制」不走樣嗎?中共的國勢再強大、加盟「港奸」的人再多、泛民為求政治自保而不再以港人利益為優先的趨勢再劇,也改變不了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年輕人更憤怒、更不肯認同中國人的身份。下次再爆發社會危機,將比2014年那次暴烈10倍。

大陸來港的「國際」學生

香港有沒有法例不准以種族歧視的語言侮辱他人?有,是《種族歧視條例》,但這條法例的定義是,大陸人不列入法例保護之內,於是港人近年發展出好些罵大陸人的字眼,例如「蝗蟲」、「支那」,那都是合法的言論自由。

合法不等於合理,筆者從來不用這些字眼(當然,本文只是學術討論),但法治社會賦予言論自由的人權,便只能問合法與否。

既是合法,周竪峰罵大陸學生為「支那」人,中大憑什麼記他的過、罰他在圖書館服務40小時?網友質問得好,若然中大認為學生不禮貌而受處罰是一種教育,那麼大陸學生以民主自由之名而撕掉港生發表的言論標語,是否也是不禮貌?中大就算不加處罰,也應提醒一下這些疑似「共青團」的人,這是言論自由,在香港是受保障的!

鑑於中文大學已由一個媚共的管理層操控,而周同學也希望低調在這個惡勢力操控的校園順利畢業,筆者的評論也到此為止。泛民的法治朋友從來只選擇為自己友求公義,筆者也難期望他們會為「非我族類」的港獨學生伸張公義,以司法覆核中大的決定。只是,筆者知道事件留給所有大學生的印象會是負面的,會令他們更討厭來自「支那」的所謂「國際」學生。

歡迎大家開放思想,認真討論。「支那」其實從來不是侮辱性詞語,梁游兩位議員因為說了個「支那」的用語而失去議席,是一次政治操作的打壓事件,香港法官不敢堅持中立於政治的原則,才是盲目崇拜法治的人應該反思的,讀法律的年輕人更應批判和討論。

今年6月,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發出一份司法文件,明確寫明「支那」一詞不合貶意,屬中性用字;馬道立視而不見,中大校方更是如此。

台灣檢察官的理據很清楚,「支那」在國語詞典中是指中國,是古印度對中國的稱呼;而「支那」的發音與許多歐洲語言的China發音近同;在我國(台灣)人民主觀認知上,認為「支那」只是China的中文譯音,不含貶意。請問,馬道立與中大的學棍看了這些清楚不過的道理,汗顏嗎?

港獨不是幾個人說說便成氣候,是中港大量欠缺政治智慧的動物弄出來的共業。沒有疑似共青團的發難、沒有大學校方的吃裏扒外,年輕人不會質疑過一個大問題。

筆者9月12日在本欄公開質疑過了──香港一眾大學管理層為何慷香港年輕人之慨,把珍貴的大學受資助學額分10%予大陸學生?為何香港的政客從不敢質問這一現象,不為年輕人的利益請命?也難怪新世代這麼討厭泛民的政客。

比照一下台灣的政策,便知港人招收強國學生是多冤枉、多蝕底。最近看到台灣政界討論一則大陸新政策,視之為台灣的危機,筆者順便比較一下陸生到台灣和香港的待遇,大吃一驚,方知香港的大學學棍與政府教育官員出賣年輕人的教育利益以討好中共,那是多麼嚴重的事。

台對學生有各種保護

台灣對陸生開放始於2011年,但堅持一個「三限六不」政策,充分保護台灣青年學生的權益,不似香港當權者出賣香港學生利益而不遺餘力。台灣人口與大學比香港多3倍,陸生到台亦只是1萬,來港的則多出一倍;台灣有17萬個學額,香港只有8萬多,但陸生已分去1.5萬個。

台灣大學收取陸生的學費,全部按照台灣私立大學的收費,收取陸生可增加教師的就業機會而不會減少台灣學生的入學機會。

香港把一成受資助本科生學額給予陸生,當為招來「國際」學生而增加港生的視野,但來的卻是共青團和講權勢關係門路的大陸文化。台灣不准陸生工作,畢業後不准留台,香港則一等夠7年,便可成為騎在香港學生頭上的治港階層。

所謂「三限」是,只限收大陸優秀院校、限收額總數、限制不收醫學和關乎國家安全的專業。香港大開中門,蝕底之極。「六不」是不涉加分優待、不影響國內招生名額、不給獎助學金、不得在台就業、不得報考公職及專業考試。以人權角度而言,筆者認為相當歧視(港澳學生沒有「三限六不」),還更不人道的是,不給健康保健,有大病請回大陸醫!

台灣是主權獨立,自己可以控制土地、人民、政府和軍隊,自然不同。

據「一國兩制」,港人亦應有權作出類似保護自己子弟利益的政策,可惜自然是因為「一國兩制」是假的,而「港奸」無處不在卻是真的。不過,筆者還是要為香港年輕人的骨氣而自豪。台灣還有1萬名學生到大陸讀書,最近有所謂軟性「促統」,中共以大量獎學金和各類社福、自由就業吸引台生,台政府因而視為危機。香港呢?香港的學生讀毅進副學士,也不回大陸升學,不單不回去,還要爭港獨!

#王岸然 #時事評論 - 大學媚共令學生更思獨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0-31 21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