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5th Dec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778 Reads)
 Picture
【黃台仰開港人政治避險先例】 
 

執筆之時,尚未聞黃台仰有進一步消息,他最後的停留地點是英國;若尋求避險,英國是一個比台灣更好的地方,因為是正式離開「一國」。以目前香港的政治氣候看,活躍政治或只想保持個人的自由人權(例如噓國歌的權利),皆可成為政治迫害的對象,大家有必要清楚知道國際法上尋求政治避險之時,有何法律依據。

民主派的律師不可信

筆者先特別提醒所有關心這個問題的朋友,香港律師多不懂國際法,未必提供有效的意見,特別不要相信民主黨的兩位律師——何俊仁和涂謹申。

要充分了解港人將要面對類似政治避險時,應如何自處,請保留本文作參考;本欄6月13日〈訴願蔡英文 庇護李倩怡〉一文,亦曾介紹有關的國際法在台灣引用的情況。

民主派的律師不可信,因為他們與建制派律師是同一陣線,雙重標準,只懂保護自己友的人權法治,對有潛在競爭威脅的本土派義士,就連公道話也不說,還落井下石。

若非筆者嚴正批評兩人曲解法治,今天兩人大概又會跳出來,利用正義律師的光環,作出與左報和建制律師相近的評論。

他們會說什麼?涂謹申評論旺角義士被重判4年半之時說「判刑合適,予以尊重」;何俊仁第一時間評論李倩怡事件時,定性她是「暴動罪疑犯,不符政治犯定義」。那不單在法律上全錯,更是故意貶低義士為普通逃犯。身為一個曾處理無數外國人在港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權律師,何俊仁是無心之失,還是有心站到建制律師和中共一邊?落井下石打擊本土派,不是彰彰明甚嗎?

筆者談法理、論法治,全部都有鐵的知識作為依據,既不怕公然藐視筆者形容為「司法魔王」的馬道立,當然更不怕這兩位欺世盜名的小律師。小,不是相對大律師的大,而是他們的小政客思維格局令自己渺小。

香港的法治在水深火熱之中,法治失守,則人人的人權皆會受害。泛民只顧自己友的公義作為,而不但不幫本土派,還落井下石,幸災樂禍。黃台仰走了,這些人不敢嘲笑已是「進步」。問問自己君體也相同時會如何吧?為期也不遠矣!

筆者以「政治避險」的字眼而不用「庇護」,因為庇護的基礎也不外乎不會被引渡回港受審,受「司法魔王」領導下的司法,假正義之名所迫害。不能引渡,在國際法上有六七種情況,包括軍人、間諜、死刑犯、一事不再理等原則。

中英並無引渡協議

本文只介紹與所有抗爭者最有關的三項,而這三項黃台仰全中;其實不用全中,只要有一項符合,抗爭者便可以在中港以外的全世界地區停留,尋求政治避險,不會於第一時間被引渡回港或是回國,爭取居留權則大可慢慢搞。

這三大鐵項是:一、本國公民不被引渡;二、雙重犯罪原則;三、政治犯。三項之中,最重要的是第二項,國際上近乎全無爭議性。

黃台仰由於有BNO,與所有20歲以上本港出生的年輕抗爭者一樣,有所謂某一類別的英國國民身份。英國從來在國際上給予BNO領事保護,以彰顯BNO為某一類別的英國公民(沒有居留權是另一法律問題),但公民不會被引渡,是國際法已通行數百年的原則,第一時間保護避險的國民。

中英之間無引渡協議,更重要的是,中共的《引渡法》第8條申明,中國公民不會被引渡(台灣中華民國《引渡法》第3條有相近條文),基於國與國之間的對等原則(reciprocal),中共連開口要求引渡BNO也十分困難。港英之間雖有引渡協議,但基於國際習慣,引渡BNO英國國民回到司法不公的香港受審,英國政府無法面對人民的反對和法庭的JR干預!

本國國民不被引渡別國的原則,可以上溯至古希臘的城邦時期,理念是國家有義務保護國民,特別是當別國法律與己邦不同,不能信任,國民可能受到不公平審訊;不引渡並非鼓勵國民到外國犯罪,有關罪行還是拿到本國法庭審訊的。

政治犯無統一定義

本港法律與英國的相同,非法集結與暴動罪本是英國固有之罪,可惜本港的法官團隊在「司法魔王」的領導下,審理旺角案時從重從嚴,對人權不尊重,那是濫刑,是中共化、是殘暴不仁!黃台仰、梁天琦的暴動案若是拿到英國審理,裁決結果港人信服,在香港審,港人會信是中共背後操控馬道立的結果。

這就帶到第二大項的相同犯罪原則(Rule of Double Criminality),若兩地法律不是處於相等情況,特別是請求國比被請求國嚴苛之時,被請求國不會引渡疑犯。請問,在英國燒了一輛的士,無人受傷,會坐監4年半嗎?受警員開槍挑釁的示威者掟石頭,並無傷人,要坐監3年嗎?法官可以對Provocation的辯解視而不見嗎?這不是公正的法官、是酷吏!涂謹申說「判刑合適」,英國的法官、律師和學者會認同嗎?

同樣道理,有哪個司法開明的國家的法官因有人燒了一面國旗而判他入獄8個月?偽正義律師只敢說合適而不敢質疑。《國歌法》通過後,一場球賽弄出過萬名政治犯,這樣的法制還是合理嗎?

說到政治犯一項,筆者更要質問何俊仁一個問題:政治犯的定義是什麼?為何你可以輕率地說李倩怡不是政治犯而是刑事犯?答不到吧!並無任何公約為政治犯提出定義,國際間也無統一定義,那是由各國政府自定;但愈是尊重人權的國家,定義愈是從寬,何俊仁憑什麼想也不想,便代台灣下此定義?

筆者倒可以參考各國情況後,為政治犯總結一個定義,那是主觀上有政治目的,客觀上侵犯了社會的政治秩序。依這定義,黃台仰及所有倡議港獨的人,走到國外都是政治犯人。

#王岸然 #時事評論 - 黃台仰開港人政治避險先例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2-05
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