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9th Dec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62 Reads)

 Picture

拉布成歷史 抗爭現前途   

筆者於一年將盡之時,要高度評價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這是整年來政治低迷下唯一值得大家熱烈慶祝的事。所謂置諸死地而後生,香港的議會政治發展要靠政客拉布作為一項抗爭手段,早已是笑話;這個不好笑的笑話延續多年,今天大家毋須再為不好笑的笑話而笑,這不是應該開心高興之事嗎?

社會運動的本身性格

筆者在本欄無論從學術或政治角度出發,對什麼「議會抗爭」從來持否定態度,但對「市民包圍立法會支持拉布」則是支持的;圍攻議會是政治行動,是堅實的社運,民主國家經常出現;台灣的太陽花運動簡直就是香港「雨傘革命」的啟蒙。2014年6月,千人衝擊立法會更是經典,也是一度實在地佔領立法會,筆者當年3天皆在現場,體驗了人民力量的偉大,是個美好的回憶。

筆者今天寄語市民,不只要記取成功的美好回憶,之後的失敗也要分析;原因不難明白,只因是給政客出賣了。明白就好,見證過程的人固然可以口述回憶,要研究也有錄像,YouTube上多的是;大家上網按「梁國雄勸立法會示威者撤出」字樣,便可重溫並明白政客的議會抗爭方程式是如何運作,這運作模式今天還在重複。

政客先炒熱題目,呼籲市民到立法會外集會,人多集會時,自然成為新聞頭條,政客輪流發言,大仁大義,經網絡及新聞報道,傳遍一般支持者,成功營造為民請命的形象,為選票儲備積分。

任何社會運動當群眾參與之後,便會出現運動本身的性格,會有本身的生命力,這時候,政客便會出頭,以這樣那樣的理由叫停群眾的行動,習慣上稱是要「保住革命的成果」。上述梁國雄在片中呼籲已經佔領立法會的市民撤退,就是經典例子;他強調大家可以「全身而退」是最好的結果,事實是3年後有13人因那次事件而遭秋後算賬,平均坐監一年,絕對無法「全身而退」。

4年前6月的連續4個星期五晚上,市民都響應政客的呼喚去「守衞立法會」,反對東北發展,結果是,前期撥款還是在政客拉布之中,於6月27日通過;通過的一刻,現場2000人站起來準備有所行動,主持人即馬上呼籲大家冷靜,並解散集會,然後政客上台,廢話連篇,叫大家支持民主,繼續努力。「七一」上街時,群眾也在沒有統一意志的的吵嚷聲中散去。

「議會抗爭」未嘗見也

這一幕多年來簡單地重複,過去一個星期又來一次,分別是只餘百多名老弱殘兵,年輕人則不見了;政客對準鏡頭落力表演,手舉V字的手勢則是一樣,分別是這次只為議員的「拉布權」而來,而拉布權將隨拉布的失敗而走進歷史。

拉布有用嗎?拉布是一種抗爭嗎?拉布是社運嗎?拉布可以阻止政策的推動嗎?基本上,答案是否定的。間中的成功,不是源於拉布,是伴隨拉布而來的抗爭運動,有小成是來自抗爭,而非拉布。

這點我們清楚明白之後,對《議事規則》的修改不單不應失望,反而應該高興,香港人終於明白所謂「議會抗爭」的虛妄性,自會知所進退,不會再隨政客的擺弄而浪費生命,絕對是好事。

大家回想一下,近年幾次有小小成果的事件,都是基於抗爭行為而非拉布本身的效果。東北發展計劃本來是中港融合、港深一體化的計劃,計劃未有取消,但政府因為害怕4年前的衝擊,計劃於不知不覺間已修正延緩,更像個建屋計劃;5年前的反國教集會亦然。反對變相網絡23條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兩年前由政府收回,不是拉布的神效,而是網民在立法會前有燒垃圾桶的行為,人民的憤怒和抗爭令政府有所顧忌。

筆者全面否定拉布,不是始於今天,而是經過認真研究後的定性。2012年11月21日,本欄文章〈革命不靠拉布靠人民〉,介紹拉布源於羅馬的元老院,近代有名的拉布經典,有1957年美國要通過民權法案,參議員瑟蒙德(此人當了47年參議員,以過百歲的高齡於2003年始退休,可見其人民望之高)的發言共24小時18分鐘,成為經典。不過,美國早有案例,自1892年起只要有六成議員通過,就可以終止拉布。

澳洲綠黨於2012年拉布12小時是最高紀錄,其後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發言為20分鐘;加拿大議會1991年於拉布一天後修例,防止同類事件發生,限制議員發言為30分鐘;英國上議院的拉布紀錄是8天,下議院的拉布只有十多小時;法國的左翼政黨於2006年一項議案時,準備了13.7萬條修訂,預計辯論可達10年,結果也是自己全數收回。

雖然香港立法會非全部民選,卻打破全世界民選議會的拉布紀錄,它本身不代表有其合理性,只是香港政客莫名其妙地創製了一樣叫「議會抗爭」的東西,然後不思改變地玩了近10年,了無意義,但樂此不疲。高院早在2014年梁國雄的一宗司法覆核主席曾鈺成案中裁決主席有權何時剪布終止討論;後經上訴進一步確實,拉布早成絕路,泛民還是照樣拉了4年,把拉布當為拉票活動而已。

大家可上網查一查,也可到圖書館查遍所有政治學、憲法學的教科書,有沒有一個叫「議會抗爭」的政治概念?這是香港政客創造的東西,欺世盜名多年,終要破產,怎會不是天大的好事?23條來臨時,政客無布可拉,還可以怎辦?總辭上街吧,怕便退休吧,有點廉恥可以嗎?還騙港人不夠嗎?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2-19 21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