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nd Jan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117 Reads)

 Picture

賊過還用興兵?人大說了算數?   

執筆之時,未知元旦遊行的規模如何,但可估計會是慘不忍睹的場面,大家又要忍受泛民大佬訓示:你們不肯為民主和港人的利益上街,不肯起來抗爭「一國兩制」的消逝,法治受侵蝕,溫水煮蛙而不肯覺醒……

總之,錯在港人,不在泛民、不在法律界的精英,大家要汲取教訓,要繼續崇拜支持這群偉人,下次記得票投泛民。

不忿失去法治解釋權

三權不能分立,只能慣常地分立,但在符合國家利益的前提下應當合作。這是習近平數年前的最高指示。筆者早已形容為「司法魔王」的馬道立於幾年內便不知不覺間落實,並有效執行。

法律精英和泛民十分矛盾,一方面不願面對現實,不忿失去獨霸法治的解釋權,另一方面則放不下基於港人崇尚法治所產生的一面神主牌,於是天天指控中共違反法治,但並無任何抗爭的打算,不單不會走到街上,梁家傑還明言「港人要就此提出司法覆核,難過登天」。

真的嗎?真的是法治已經完結?那還談什麼、爭什麼?再叫市民上街是賊過興兵;更不堪的是,叫兵上陣的將軍紛紛安排聖誕新年長假期的外遊,放假大過天,當然也大過法治。廢話還是要說的,因為這是成功上位的方程式。

港人不是不知道「一地兩檢」的問題,8年前便嘗試包圍舊立法會企圖佔領,泛民也大拉其布多個星期然後通過。今天只是歷史的簡單重複和延續,當年的勇武者朱凱廸靠武鬥上位,今天也加入泛民建制玩文鬥;一般市民不願再上街被消費,那是智慧和經驗的提升而已。

如果泛民律師認為自己的法治觀才能代表港人,人大以決定方式為港府的「一地兩檢」方案背書之後,正是港人捍衞「一國兩制」和法治獨立的開始,何來一人說了算數?

由始至終,港人才能代表香港主權,才是說了算數。港人不同意,只要不搭高鐵、不踏足西九,中共便要讓步了。百萬人上街試過,千人以武力衝擊立法會試過,萬人佔領街頭也試過,中共絕不敢看扁香港人;若是,根本不用花那麼多精神與港府配合,為高鐵的「一地兩檢」方案打那麼久的輿論戰。

問題是,專政者早已看清看楚看扁泛民政客,特別是搞法律的,不會有司法抗爭,還會於表演抗議後配合法案,有驚無險地通過。筆者曾作呼籲,刑事案、政治案不要信何俊仁和涂謹申,現在也要提醒,憲制案別信公民黨的梁家傑、陳淑莊、楊岳橋、吳靄儀,還有同路人的陳文敏,因為他們對法治的「知行」並不合一;即基本上有矛盾,也逃避責任。

若然這群人的法治觀是對的,梁家傑何以說港人提出司法覆核難於登天?潛台詞是他們不會、他們的同路人也不會進行司法覆核;他們只會在民主派傳媒惡勢力的配合下數臭中共違憲,自己則連失去堂費的風險也不冒,這麼便宜的司法英雄獨香港有。

等待精英的革命呼喚

筆者並非站到港府、梁美芬、譚惠珠等人的法治觀,認為人大以決定方式便已解決重大的憲制問題屬於合適安排;但既然認定不合適,思路自然走向不同抗爭的建議,議會內外、法庭內外、制度內外,可供抗爭的方式多的是,筆者在等待精英的「革命」呼喚,等到的第一句竟然是「難於登天」,那你們還發表那麼多偉論幹什麼?

「道之不行,吾早知矣。」你們連溫文的儒家先師也不及,因為「知者過之,愚者不及」。孔子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是一種影響千百年知識分子的精神所在。聰明人如這群泛民律師太過明白現實的道理,所以不去實行;愚者則無知識去實行,責任誰者更大?社會如斯沉淪,港人怪責泛民正常,革命家惱羞成怒,反責批評者你們又做過什麼?你們何不自焚爭取公義?

「一地兩檢」方案尚待本地立法,拉布已成歷史的今天,泛民當然應呼籲包圍立法會,甚至佔領,是真的人民行動,不是叫群眾來開party供你們消費。「和理非」的佔領只要人多,威力還是巨大的,但害怕要負責任的政客一開始便不敢做。

法例通過之後,才是真正法治考驗的開始,若是違憲,法院有責任保衞香港的憲制,經司法覆核否定法例的合法性。悲觀的梁家傑未開始便預告司法覆核「必然失敗」,這代表什麼?這代表筆者一類批判者的說法正確,法制在馬道立的操弄下已經失去獨立性,只會是人大任何決定的橡皮圖章,所以司法抗爭注定失敗。但為何公民黨的楊岳橋早前還呼籲大家要信香港還有法治?各位律師是失去邏輯思維能力,還是心存「愚者不及」的想法,可以騙取「愚者」的支持,千秋萬代下去?

包圍立法會後,便應該天天包圍法院,以放大鏡審視法官的一言一語,發揮民間的監察作用。法官不同政客,羞恥之心還是有的,精英的專業精神還是個人安身立命之本,當不了法官,還可以當其他工作,不用當保安或洗巴士吧?專政者不退讓還在背後操弄法治,大家便以行動支持馬道立和高院法官總辭吧!不接受支持便逼他們吧!

當然,如果法官能以理性分析,向港人在法理上拿出一個完美答案,港人便接受「一地兩檢」的安排,也是心安理得的。只是,到時也一併放棄以法治崇拜玩弄大家多年的人,也很公平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1-02  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