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9th Jan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172 Reads)

 Picture

若驊之過如日月之蝕 可以過關?   

評論鄭若驊之過之前,大家應回想一下2002年董建華推行高官問責制的目的何在?中共中央肯支持這個《基本法》之外加添的政治制度,是為了支持民主改革,還是另有目的?

搞清楚這些背景後,「若驊門」對鄭若驊的影響、會否被迫請辭等等,分析起來會更為到位。

高官問責制的目的

當然,今天說「為了民主改革」便是個美麗的誤會,向港英留下的公務員奪權才是主要目的。另一個目的是消解政治矛盾,增加政治的穩定性,那亦是個重要的作用;這一點,劉兆佳當年已解釋得很清楚。公務員犯錯不必去職,而問責官員自己若然犯錯便要請辭,有需要時,就連特首犯錯,問責官員也有責任代為孭鑊,自己請辭以求保護政府的威信。

過去的經驗是,任內因政策推行失敗而要請辭的有梁錦松、葉劉淑儀、楊永強;因個人誠信問題,於上任12天後速速辭職的有麥齊光。他騙取房屋津貼一案終審時,所定之罪被推翻,案件性質也純是他的個人問題,與公職無關。

這些高官問責過程的處理,已經過江、胡、習幾位領導人,現時正處於習主席強勢治國的時刻,中央的要求只會從嚴,不會從寬。

若驊之過,比麥齊光的更明確、更嚴重。貪心、欠缺承擔,顯然是處身於她這個位置的人極不能有的品質,但顯然她已有了。政治慣用語是她「欠缺誠信」,一般是指她騙了港人;其實不然,她騙的是中共中央,她上任既成事實,吃了黃連的啞子是中共而不是港人,她要中共任命才能上位;明明傳媒10多天之前已經詢問她僭建之事,她卻不答,一直拖到中央任命到達之後。她才不蠢!

問題的嚴重性是,中央事前是否知情?是否原諒並支持她?相關的問題是林鄭知不知?泛民知不知?什麼時刻知情?當中的學問可謂大矣,理清這些問題後,才可評估若驊能否順利當上律政司司長之位。

筆者從無二手小道消息,靠的是細心觀察和分析,更從不因立場而作假設。執筆一刻的觀察是,從左派媒體和建制的反應來看,事前不知情的機會更大。林鄭知情較早,但她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靜觀其變,盡力置身事外。如果所謂「媒體的查詢」是來自泛民的民主惡勢力,則泛民早知若驊的「痛腳」,選擇律政司司長交接之日公開事件,顯然是一次精確的計算,效果也很好。

泛民早知而選擇延後爆料,才是事件最詭異之處,你相信會是巧合嗎?一般外圍泛民(例如社民連)的條件反射,當然是示威、要求交代。奇怪的是,他們並無慣常要高官下台的「激進」訴求。

民主黨的態度最堪玩味,胡志偉形容只是對鄭若驊的一次「政治考驗」,「最重要是開誠布公,如實處理問題」;涂謹申只形容是品格審查程序有問題,「倘鄭無交代則不恰當」,會令人懷疑其應對公眾及危機管理的能力;林卓廷則去信要求「糾正」及承擔責任,避免損耗律政司和政府的公信力云云。

民主黨的態度,簡直比建制派更寬容,互為呼應;建制派的定性,一致是「政治敏感度不足」。各派如斯合作,鄭若驊經過一輪尷尬時刻之後,當可如常工作。

回想當年民主黨自己的「匯標事件」,民主黨人不單委託外人調查涂謹申,發表報告狠批,黨內不少人還勸涂謹申自行引退,以示向公眾承擔。今天對敵人竟然如此寬容,是民主黨人偉大,還是別有所圖?

所圖者,既然不敵魔鬼,不如與之交易,更為上算。魔鬼對上帝豈無戒心?不見得有興趣進行交易,但魔鬼的代理人是基督徒,其人也蠢,更身處當家困難、多面不討好的困境,交易的空間便很大矣。

還有多少黑材料

有個說法很有意思:中共就是喜歡提拔有問題的人當官,可便於控制,所以會任用有問題的鄭若驊當司長下去,她對中央會更加唯命是從。這個說法有意思之處,在於可把關係調一調,看看今天泛民對她的友善態度,便會恍然大悟。大家自然質疑筆者的陰謀論如果成立,泛民應把事件私藏而不公開。對!但我會再問,已公開的是否已是事件的全部?泛民對鄭司長及其丈夫還有沒有其他黑材料備用?

以鄭若驊處理事件過程的愚笨和冒失,還有她丈夫在商場多年留下的足印,要尋找更多類似的「材料」,不難;難於要有強大的惡勢力作為支持的後盾,這方面中共的國安部也十分擅長,但事前顯然對有心投靠的大狀精英欠缺戒心,沒有做足調查,今天便完全處於被動。

6年前至今,眾多影響深遠的政治深水炸彈都不是一般媒體單憑一般的調查能力而弄到的,很多時涉及高科技、大量人力物力和情報,只是大家看事件以為在看戲,一切都是十分自然地發生而已。

誰人可以翻查政府10多年前的紀錄,知道某人開會時沒有申報利益?誰人可以準確無誤地找尋各類政府檔案資料?誰個媒體有錢配置特工才有的超距離攝影器材,可以影下特首在遊艇上的活動照片?不是國家網軍之助,誰可輕易進入別人電腦,找到開給梁國雄的支票副本?鄭若驊事件可以讓大家看到的,恐怕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1-09 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