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0th Jan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246 Reads)

 Picture

DQ再DQ是咎由自取   

也許必須承認,我也低估中共習政權提早收回「一國兩制」的信心。倘DQ已經被DQ的姚松炎「轉跑道」參選,也許還有一些法律上似是而非的道理,政府野蠻之餘,留有空間讓法官撥亂反正,既玩謝泛民,又可彰顯香港還有司法獨立。

專政者看扁港人

不過,周庭小妹妹只是香港眾志成員之一,而「眾志」認為港人有權自決命運,僅此而已,也被DQ之時,樂觀如我也無話可說;只想問,泛民還未有翻枱的心理準備嗎?

這一刻,相信什麼派也會憤怒莫名。筆者相信,泛民各派發起的任何抗爭行動,明顯已經太遲,政府甚至早已預計和準備,專政機器自信可輕鬆應付;筆者也知道港府應付得來,因為港人的抗爭能力,專政者早已看死看穿看扁了,事實上「敵人」並無看錯。

最大的問題是,反對派內訌。過去3年不單未能承接領導港人全民參與的兩次街頭「革命」,反而是只顧黨派利益,黨同伐異,爭吃人血饅頭,爭奪那專政者恩賜的參政空間。大家爭什麼plan B、plan C還只是幾天前的事情。

筆者不知各派事前知否中共會痛下DQ令那樣決絕,看來是警覺性太低,沒有真的預期DQ的出現;現在狼真的來了,那些什麼plan還有何意義?單次DQ,建制可能於補選時奪去泛民兩席,現時泛民反而大有可能全奪4席,甚而重奪梁國雄及劉小麗兩席補選,重奪6席大獲全勝,這又值得高興嗎?

以泛民的識見,某些政黨無端發達,可選議員的後備小政客可以上位,大家便自然開心,於是就算多不公義的遊戲,還是有人以「大局為重」為由,虛與委蛇地照樣參與;但正是這類自私功利、只顧眼前利益的心態延誤香港數十年,到頭來革命家與小政客爭到的同是過眼雲煙,一時的風光過後,只能愧對歷史。

相信大家應該明白,若然DQ姚松炎是基於一點謬誤的法律理據,還有可以進行文明辯論或到法庭尋求公義的空間。專政者行到這一步為止,還可算是留有一線;但當什麼也沒有做過的周庭也被DQ之時,便不是基於任何法律理據,而是中共要以行政上的權力篩選,是赤裸裸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是由中共的官員說了算數,選舉不再具有民主意義上的代表意義。

香港人不應陌生,人大政協的民主就是這個模樣,收起20年的狐狸尾巴,終於全露出來給你看;不是只給你看一看,而是以後都要你認知其存在,這才是要認真面對的。

早於兩年前所謂港獨議題出台之時,筆者已經斷言港獨不是問題,民主才是問題。只要港人要求民主,過程就算完全符合「一國兩制」的政治用語和概念,還是一樣會被扣上港獨的帽子,因為那是中共最方便向國內和國際交代對香港施行獨裁的藉口。

聰明的泛民大佬們不知道這個現實嗎?當然不是,只是用的方法既小學雞亦不道義,就是與入世未深的獨派劃清界線,切割關係,甚至與中共合作打壓港獨派、邊緣化本土派,獨霸政治舞台跟中共周旋,以為憑過去20多年與中共又團結又鬥爭的關係,以為販賣廉價的「六四」和保釣愛國紀錄,便可得到專政者欣賞,能有活動的空間。今天結果如何?

今天可以DQ周庭,到2020年換屆直選,可以同樣理由DQ所有黃之鋒派的新世代候選人,什麼朱凱廸、邵家臻、鄭松泰,只要講過港人有權自決命運之類的說話一律DQ。除非未來兩年多的時間內「識做」,自我批判、認錯,乞求再給予參選機會。

有負於年輕一代

這可能這是非常過分的,但對專政者而言是一了百了的事,一次獨裁免去多次獨裁,除笨有精。前提只有一點是,泛民搞不出什麼抗爭花樣,就算是2003年的「七一」或2014年的「佔領」,泛民再無能力搞出什麼花樣之時,獨裁有何顧忌之處?

以這判斷中共是正確準確的。今天不獨裁,港獨的星星之火燃起來之時,泛民也應付不了;若然港獨之火燃不起來,泛民的民主要求,在背靠國際大氣候之下引起的麻煩,中共一樣也可完全應付,何不趁港獨不成氣候的今天,利用此一時機把主要敵人的泛民主派先行除掉?

時機是泛民主派送給中共的。今天泛民呼籲市民上街抗爭,還有勇武者出來嗎?一班和理非非的泛民慣性支持者上街遊行示威,展示打倒中共,甚至港獨標語,中共歡迎還來不及,因為可向國際展示,香港還是十分自由的,還是中國崛起之下的最佳民主櫥窗。

什麼都接受,不肯抗爭,逆來順受的泛民主流派看似聰明,能在中共的專政下找到生存的隙縫,但在覺醒的港人眼中,不過是世俗名利場中爭逐的一分子而已,與建制派無異,只是在沒有更激的派別之前取其為Less Evil而已;歷史只會視這群小政客是曾經的梁山英雄,最終由朝廷收編利用,只是一群虛有民主之名的可憐蟲而已。

筆者年輕時已開始在本報論政,遺憾地與失敗的泛民主派屬於同代人,今天不悲不喜,雖然無力回天,有負於年輕一代,但也無負手上一支筆;沒有名利之慮,還可以特立獨行;見不到民主,但會見到新一代民主派的出現,繼續同行。

後記:最後結果甚有戲劇張力,大玩聖意難測,其實目標早定。不是更好,而是中共只針對打壓新一代的自決派;而泛民最大問題是,曾否與中共溝通早有共識,一切只是合謀打壓新一代的參政者,一切只是一場戲而已。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1-30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