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6th Feb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252 Reads)

Picture
香港前途要國際化非美國化   

12位美國議員致函諾貝爾委員會,提名「雙學」三子和雨傘運動參選諾貝爾和平獎。李柱銘表示這是一種鼓舞,可以振奮士氣;筆者不覺得奇怪。數天下來,並不感覺香港人有多鼓舞、士氣有多振奮;筆者更不奇怪,因為美國議員的行動實在「堅離地」,港人啼笑皆非多於鼓舞。

港人要多點反省

中共DQ新世代的參政權是新階段對港人的打壓升級,港人的政治前途與命運面臨新局面,是更難可以樂觀的新局面。在這困難時刻有來自外國的聲援是好事,人權本來無國界,香港人從來少關心外國的事,更少就國際間正義的話題示威表態,近10多年來更在退步之中,今天期待國際聲援之餘,也應多點反省。

香港不同大陸,連北京市也不能跟香港比,香港是國際社會的一員,全世界都認為香港應比大陸有更多的民主、有更快的民主,打壓香港人的民主訴求,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中引用的《人權公約》,所以歐盟出聲了。大家感謝之餘,也要進步一點,人權問題要放眼全球,多干預別國的不義行為。不過這有點尷尬,因為國際上幹得最多不義而受譴責的國家,正是美國。

筆者少出來示威,回想波斯灣戰爭前全球反美反戰示威,香港沒有幾次。有朋友說香港人不反戰,算什麼國際大都會(倫敦、巴黎已經有10萬人的反戰示威)?於是去了美國領事館示威,300人,雖然人數不多,總算不令港人丟臉。那次示威自然少不了托派出身的梁國雄,他是國際主義者,反美是左派社會主義者的必然信念吧?

想起梁國雄,是因為美國議員的信點名讚賞他對香港民主的貢獻。那是美國帝國主義者大方到讚揚以革命消滅美國資本主義的馬克思主義者,還是梁國雄早就不是托派而已是美帝的人?

說「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令懂政治的香港人啼笑皆非,是信中還讚賞陳文敏和陳方安生,這兩人在佔領期間,似乎影也沒有見過。

陸恭蕙更神奇,她是民主派,是彭定康委任她當立法局議員的事了。就算2003年後出現的民主派明星如梁家傑等,連她的政團是什麼名字也說不出來;這也難怪,李柱銘出道之時,陸恭蕙所屬的香港觀察社已經淡出政圈數年了。

美國一位金主大派金錢支持香港的民主派,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香港人基於二分法的思維,並不視這情況有何問題,而且有很多代美方解說的道理,例如說中共也用大量金錢支持民建聯,孫中山也是靠外國支持才能成功革命之類。

筆者不以為搞政治的團體接受外國民間基金之類的捐助有問題,但由官方派會計員直接到港負責「出糧」,這樣公然參與香港的政治還不算有問題,是太欠缺常識了吧?

自由、平等、博愛、民主、三權分立,這些政治觀念全是源於歐洲哲學家,美國是這些觀念的受益人,自然也信奉這一套;但實行時卻加入兩樣東西,叫實用主義(pragmatism)及美國利益優先。只要有美國利益在,美國支持任何極權政體,都不會有良心問題,出賣盟友的例子更是多不勝數。這只屬國際政治常識,香港人太無知了。

泛民主派及那位社會主義革命家給美國勢力操控太久,無可救藥,也不需救藥,筆者只是眼看以黃之鋒為首的新世代也走上泛民的舊路,不得不直接提出警告:新世代也好,本土獨派也好,如果只是新瓶的舊酒,是不會走出一條新路來的。泛民靠美國的支持作後盾走的民主路,到今天只餘一個接一個的失敗、低處未見低的困難,還不肯醒覺,還要靠害新一代的年輕人嗎?

別走泛民失敗舊路

是誰策劃佔中運動?是誰叫停運動?背後沒有美國的影子嗎?東北亞問題對美國的全球戰略重要,還是小小香港人的福祉重要?香港問題是香港人的全部,但對美國而言,這只是全盤棋局的一隻棋子而已,是完全可以被deal的!

筆者並不反對把香港問題國際化,在國際上尋求支持援助,只是別把所有希望放在以為是世界最強的美國人身上,否則被出賣、被犧牲之時也別抱怨。也許筆者想得太多了,以香港人被泛民帶領多年的水平,根本是死了也不知是什麼原因。

黃之鋒的崛起,並沒有依靠美國人,依靠的是來自他個人的天分和時勢,其時勢就是本土力量這幾年的興起。筆者提醒新世代的年輕人,人民力量只能背靠本土的,餘皆不可靠。

事實上,普通市民年來的捐款足以支持以本土為家的政團參與政治,上一代個別政客的貪錢行為,是應了《三國演義》中一句「幹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而這類人的失敗不待歷史證明,今天已經寫在牆上。

數年前,新世代是憑自己的能量、本土的支持而走上政治舞台的,今天何苦與當年你們看不起的泛民愈走愈近,同坐一條掛了美國旗的船?

筆者並不是重複「港奸」那一套說法,正好相反,香港前途問題在1984年便應該國際化,香港人按國際法有權要求自決前途命運,有權要求在推動民主化之前,由國際託管香港,而不是任由英國人把500萬自由人民的命運交託到一個極權的政體。

到今天,港人面對同一局面,不論本土派、獨派還是自決派要有新思維和團結精神,在參政無望的情況下,更要勇猛精進,努力把前途問題本土化和國際化,但不是美國化,那是已經證明失敗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2-06
A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