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3th Mar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442 Reads)

 Picture

陳慶偉暗批彭寶琴不當   

陪審團式審案在香港本來不多,一周內出現兩次陪審團審案過程出現不當地影響陪審團事件;事件的嚴重性直接影響一件案能否入罪、應否入罪,那是法治上的大問題。

法官不會批評同行


高院兩名法官的態度各異,陳慶偉審曾蔭權案已經完結,他說如果早知有人曾干擾陪審團,一定會解散重審(事實上,他曾解除一名陪審員職務,非常認真)。

法官當然不會公開批評另一位法官,但私下會品評其他法官審案時的表現,相信耳語甚多。借談論自己的案件,以突顯其他法官的不當,中國人稱之為指桑罵槐,這就要看聽者的水平如何了。

可惜的是,對法治最多意見的泛民律師,只是立場不客觀地看問題,於是一面倒還擊陳慶偉的批評為首要任務,發揮一貫「認定自己友才應有公義」的精神,只是新聞在同一天出現,連普通網友也議論紛紛之時,泛民律師仍視而不見,更顯「民主惡勢力」的特性。

再有疑似來自大陸的男子聽旺角騷亂案而向陪審團拍照。筆者做夢也想不到要連續3個星期評論同案兩度出現的干擾陪審團事件,恐怕本文還不是最後一篇。

一般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嚴重事件,彭寶琴法官先是禁止報道,繼而在警方查不到拍照紀錄的情況下,只是再次告訴陪審員毋須擔心,而非諮詢陪審團意見。據報今次是陪審團有人留意到公眾席疑似有人拍照,顯示陪審團已經神經緊張,十分擔心。

彭官執意希望保留這個團的心意十分堅定,連辯方律師也指這已是第二次疑似偷拍陪審團而令其感到擔憂,若法庭考慮解散陪審團,應盡早決定,彭官卻不為所動。

這實在令人憤怒,司法公義不是由一個法官包攬,是人人在事實和道理的基礎上,有權質疑和批評的。彭寶琴的公正性已經備受質疑,司法部最好派人上網瀏覽一下,筆者最少已經見到兩個網媒以圖像列出對比:一位王婆婆在陪審團看不到的庭外戴上有字的圍巾,彭寶琴即時判她藐視法庭罪成,申辯解釋的機會也沒有;大陸人兩度入侵法庭拍照,對陪審團造成實質威嚇,彭官只是一句毋須擔心,公眾實在難以信服。

伸張公義是人人有責的公民責任,彭寶琴是否想見到示威請願或簽名運動,才肯撥亂反正?陳慶偉的取態完全不同,他認為法庭不應容許被告親友向陪審團作出任何影響,以免影響法庭的司法程序和公義,如法庭早知這個情況,或會解散陪審團。

自己人永遠是對的

可以推論,若法庭給神秘大陸客兩度入侵拍照,陳官斷不會先是禁止報道,再代陪審團確認毋須擔心,他最少會詢問並尊重陪審團的意願吧?

彭寶琴的不當,會否成為被告定罪之後的上訴理由,這是法治的嚴肅問題。一般而言,過度干擾陪審團工作,肯定是有效的上訴理由。

陳慶偉判決曾蔭權在案件調查過程中不合作,浪費廉署和律政署的人力物力,應付500萬元訟費,並列出詳盡理由;是否合理合法,曾的一方當然可以就訟費上訴,但民主派的惡勢力這次對法治不再尊重,群起引導輿論攻擊陳慶偉的判詞,便充分反映正義朋友只關心自己友公義的習性,哪怕自己友是個貪腐官員或是議員,總之自己人永遠是對的吧?

筆者先冷靜地與勇字當頭、卒先發難的張達明教授商榷一下,教授用上「離譜」一詞形容法官,前所未有;近來甚至同日出現的法官不當行為,他也沒有怒斥為離譜。

什麼離譜呢?不是指控曾蔭權聘請公關一事,而是指陳官沒有在審訊中向辯方查明便加以指控。這是倒果為因的說法。陳官已說明當時被蒙在鼓裏,事後才知,否則早就DQ陪審團重審。陳官是在為判給控方500萬訟費解釋原因,該評論的應是解釋合理與否,不給解釋才是離譜吧?

黃仁龍反駁是「自發,沒有公關安排」,這被重點報道。但可有留意一眾名人包括陶傑、曾俊華、曾蔭權的回應,皆完全沒有反駁公關安排之說,這正好證明陳官的批評真有其事,何離譜之有!

以公關影響陪審團,其本質是妨礙司法的公正運作,是藐視法庭,是可以構成刑事罪的行為;最少在常人的常識之中,這是不公道不道德不君子的行為,這事本身就不離譜嗎?不值得認真討論嗎?張達明教授,難道你對法治的理解是這碼子的一回事嗎?

同日另一法庭,一位婆婆因為戴上寫有「光復香港」字句的頸巾,在法庭之外經直播聽審,不可能影響陪審團,但被判藐視法庭罪成,對比何其強烈!哪一位法官更離譜,更應受批評,不是很簡單嗎?教授只是關心有權勢者的公義嗎?

筆者看到的更多。曾蔭權有一條公職人員行為不檢罪已經成立,正在等候4月底的上訴聆訊。這一條罪在法理上的定義,本欄曾作介紹,由國際法官梅思賢在2003年終審庭的一件案例中所確立的,當中要點包括有關的行為不瑣碎,瑣碎與否,是官員的職位高低相關,這是說愈高級的官員法律反而愈包容。這是曾案上訴的要點所在。

泛民開足輿論機器去為曾蔭權「漂白」,為的不是已經被陪審團放生的貪污罪,而是將來臨的上訴,司法遊戲的本質,有利有權勢的人是現實,知識分子的責任是踢爆和監察,不是加入其中作幫手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3-13  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