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0th Mar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44 Reads)

 Picture

 

國際法視侮辱國旗國歌為人權  

《國歌法》終於來了,相信立法會沒有不通過的自由。

我從來認為胡言亂語、出口傷人、侮辱別人,只要沒有附加傷人的暴力,便應算入言論和思想的表達自由權,也即是人權一部分。

由此引申,侮辱國旗國歌國家領導人,也是自由人權的一部分。常識告訴大家,似乎除了美國之外,沒有幾個國家(包括歐洲的民主國家)的人權可以去到這個程度。

法律縱存在 未聞負刑責

對的,學者的意見是,自由權利永遠應向前發展,而所謂侮辱權(right to insult)應發展成為獨立的公約,要求各文明國家簽署,以增補現有國際法中已有國際公認基礎的言論自由部分。

即使有法律,中國社會的實況是人權不彰,而且國家愈發展,反而愈向倒退的一方走。

香港本來就有自己的主權,中國的法律不引用到香港,但可惜「港奸」太多,中國一立《國歌法》,他們便主動巴結奉承中央而唯恐不及,相信港人的自由會進一步倒退。

政客如梁美芬、葉劉淑儀之流,經常提議立什麼辱警罪的法律,以討好公務員和警員,代價顯而易見,就是令港人的人權標準向大陸一方倒退下去。

從前的香港,市民說什麼都行,沒有聽過噓英國國歌或對英皇不敬,要負刑事責任,縱然法律其實存在。社會政治化之後,部分政客引入台式罵人文化,加上互聯網文化、傳統的廣東粗口文化,社會上罵人侮辱人的風氣無疑盛了,但有大問題嗎?要立法阻止嗎?那是另一回事,沒有港人願見言論自由等人權會人為地減退,從前合法的言談會一朝犯法,那只令港人更討厭中國,更不願認是中國人,因為那代表文化人權落伍的民族,港人更希望保留自己的特色。

面對23條及更快立法的《國歌法》,筆者深恐人權意識與建制派「港奸」相差不遠的泛民律師,是不能阻止立法的,亦無力在原則上把法律條文對思想自由的傷害減到最少。

本文為大家補補課,希望意識好之時也可以多爭一點。《國旗法》在前,有古思堯多次侮辱國旗被判監的先例,不過,法律界似乎從沒想過球迷噓中國國歌是一項人權。

是否文明禮貌筆者不爭論,我不會侮辱國旗國歌是一回事,承認別人的侮辱權是人權,則是應有的公義,正如別人無權阻止我多次以法理去侮辱失職的法官、藐視不文明不專業的法官。

談到人權的表達意見自由,港人的依據是數條人權公約,包括《公民政治權利公約》及《消除種族歧視公約》等。

這些公約的起草者,起草時尚活在二戰納粹時代種種違反人權惡行的陰影中,加上經歷戰亂,故在承認言論自由之餘,容許一些限制,以便保障國家安全和社會風氣的健康。

可惜,就是因為有了這些「例外」(exceptions),心術差、本質極權的政體,例如我們近鄰的偉大強國便充分發揮「例外」的創意,上綱上線,簽了公約而又不必遵守公約,照樣違反人權,以法整治人民和不同的政見者,並美言這是「國情不同」。港人最可悲的現實是,中共把破壞人權的創意拿來對付港人。

歐洲的經驗也只是有意圖煽動滅族(genocide)和煽動暴力的言論,才算是犯法行為;煽動種族仇恨、敵視的言論也可刑事化;只是令人震驚(shocking or disturbing)或擾亂的言論,不應刑事化。大家馬上明白,噓國歌或塗污國旗要坐監的道理何在?這一定是人類文明反其道而行的惡法!

以言入罪 只限最極端例

順帶一提,本欄也曾介紹,英國普通法有一指導思想原則,源於自由哲學思想家,稱之為傷害原則(harm princeple),指個人行為不會傷害別人,只是令多數人不高興、不接受,便不構成刑罪,所以英國歷史上屬刑事犯罪的同性戀、婚外情、當性工作者等,今天已不再是犯罪行為,那為什麼噓國歌便屬犯法?簡直是文明歷史的倒退!

以言入罪,只限最極端的言論,而且這是甚具爭議性的;煽動暴力也只限有即時及嚴重後果的言論,中間要能證明因果關係,例如某人大叫「殺無赦」,視之為笑談便可,但香港有很多天天談言論自由的人,卻不自覺地持雙重標準,要求刑事檢控。

侮辱罪通常針對三類情況:侮辱領導人(rulers)、侮辱宗教(religion)和皇室(royals),這也包括侮辱國家;香港在這方面都是非刑事罪,九七後有了《國旗法》,便已倒退,很快會更加倒退。

其實,很多國家也具創意地把反恐和發報假新聞刑事化,還會創作影響國家安全之類的罪名;香港的強鄰在這方面的創意享譽全球,看來還很有決心要香港也跟隨。

還好香港很早已經廢除刑事誹謗的法例,否則以香港法官近來不合乎比例的判刑習慣,政治新人類更多災多難。

篇幅所限,這裏直接跳去學者在參考多個國際人權委員會討論後總結的原則,這些原則被認為可經公約確立為普世人權標準。

首先國際間要承認侮辱權為人權,侮辱言論只會在煽動暴力或嚴重刑事犯罪之下才會刑事化(還須在客觀上極可能有這些後果)。侮辱領袖和國家、特別針對旗幟(flags)的刑法,應視為違反國際法而予廢除。

反恐及國家安全不能成為禁止侮辱性言論的理由,看了上述學者高見,筆者對香港的困境雖然憤怒,但對人類文明有信心。今天支持立《國歌法》的人會被歷史恥笑。

筆者按:本文學術觀點可參考:Amal Clooney and Philippa Webb: The Right to Insult in International Law, Columbia Human Rights Revuew, 2017, p.1-55.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3-20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