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rd Apr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116 Reads)

 Picture

項莊舞劍 非在耀廷 志在美帝  

戴耀廷到台灣參加一個研討會,引來中共宣傳機器不尋常的高調回應,手法是百分之一百的人格謀殺,矛頭也是針對戴教授一人。

先有港府、中聯辦、港澳辦作官方發出聲明譴責,最新是《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的署名文章,指戴耀廷公開尋求境外支持,企圖分裂國家,嚴重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本港《刑事罪行條例》中的煽動條例,直接挑戰「一國兩制」底線,云云。

應先要多謝戴教授,所謂一言興邦,戴教授一句「港人可以考慮是否成為獨立國家」,雖然之前有多項假設,事前也有無數仁人志士包括筆者鼓吹城邦建國、香港獨立,並無受到專政者眼尾一顧,全靠他今次一石激起千重浪,令死氣沉沉的港獨話題馬上熱鬧起來。

與政治先行的法盲教授梁美芬之流不同,戴教授是法律專業,與筆者一樣清楚知道在台灣、香港或在大陸發表「五獨」言論,法律上的後果完全不同,戴耀廷發表言論的地方是台灣,那是在香港和中國法律以外的區域,那是香港法律完全不及的地方,戴教授既無在港犯法,港大是連討論的空間也是沒有的,是香港的司法自主權保護了戴教授,他是百分之一百安全的。

言論濫炸章法混亂

其實,在香港發表港獨言論,就算23條已經立法,也是可以的。道理很簡單,筆者還有保留當年的諮詢文件,分裂國家只限行為,不包括言論,那是中共有簽的人權公約所保證了的,亦是在香港行之有效的。

中共要走回頭路,要收回「一國兩制」,筆者歡迎,也不介意被迫收筆,但中共付出的代價遠比筆者巨大,筆者也不必為中共操心,當然更不會被什麼寒蟬效應所嚇怕,筆者與大多數有智慧的香港人一樣,是被嚇大的。

戴耀廷表現得有點怕,慌慌亂亂地作些辯解,什麼這只是學者的見解,純是務虛,從不支持港獨,是言論自由,云云。大家記得成語有一句「大智若愚,大勇若怯」,戴教授表現出的怯,在中共強勢攻擊,在「港奸」的群起幫腔下,是大勇的做法,是以弱戰強,是誘敵深入的大智慧表現。

比對戴教授的表現及中共的輿論陣線,借用中共的政治術語,是教授「有底」,而且底氣十足;反而中港一方「沒底」,只能發動自己友在言論上狂轟濫炸,章法極為混亂,完全處於下風。

戴教授把自己包裝成受迫害者,是他最高的一着。他的「底氣」有兩大方面:一、香港法治制度的保護,除非中共使用法外手段,否則想制裁逼他退避認錯是不可能的,原因前面解釋過了。

二、「底氣」所在,是民主惡勢力背後的大靠山美國。香港大學無疑是換了個大陸店主,但這家英式百年老店有深厚的傳統和制度,在香港境內及境外的國際上關係深厚。大學祭酒迫害知識分子在大陸正常的,在香港就難矣。

之所以,「港奸」表現得愈是抓狂(是不得不作的表態,心中自知謬誤),戴教授愈是當了個無本生利的大英雄,如此而已。由戴耀廷當上港獨的教父,最不高興的人皆在本土派內,但當他站上港獨的高地而背後有國際勢力的支援,本土派也只能站到他的一邊,最多是不作行動支持,總不能加入建制派批評戴教授吧?

這真是一件迫害小教授言論自由、為23條立法造勢的事件嗎?客觀地說,不是,而且風馬牛不相及。在香港借學術之名討論「五獨」議題的學者多的是。除了立心媚共者之外,沒有人要先表態反對才可以討論,甚而認定在法理上人民要求獨立在世上事例數不勝數,以和平公投或武力抗爭而成功的先例也並不少見。針對戴教授,只是想製造寒蟬效應嗎?如何可以有這效應?這效應又是在針對誰人?

大家明白,戴教授不是教授咁簡單,他發動過「佔領中環」的運動,震驚中外;他不是偶然社運,之後發動過「雷動計劃」,下次選戰他又在策劃「風雲計劃」;教授這幾年來參與推動多次「民間公投」的行動,又豈是一個弱小書生教授咁簡單?

寒蟬效應反引蜜蜂

本土派的人在網上也罵戴教授是政客,中共以政客視之、並以對付政客的方法對付他,那是全不到位的錯判。應付政客還不容易?DQ他們的參選資格就紛紛下跪,連革命家也要暫時放下棺材道具;但戴教授是以小小的議員職位為志的人物嗎?DQ他的教授身份又如何?筆者可以預言,遭剝奪香港城市級別大學教授的卑微位置之後,戴耀廷一定可以在牛津、劍橋、哈佛、麻省這類國際名大學中得回教授位置。寒蟬效應反而引來花引蜜蜂、糖引螞蟻的結果。

若問,美國背後支持泛民和戴教授,不怕引起干預中國內政、影響中美關係的問題嗎?大家開始看到今次風波背後的深層次原因了,中美關係的歷史,本來就是又對抗又合作又團結又鬥爭的矛盾關係。簡單地看,近年是處於強國崛起而影響到美國利益,不得不發動鬥爭的階段。

一個小組織搞一個幾十人的研討會,變成「五獨合流」,也太誇張了吧?中共當然認為事件是美帝在背後搞鬼的結果,於是也便小事化大。站在本土立場,不論是有心栽花,還是無心插柳,事件有利把港人的民主訴求、自主權利,帶到國際之上,筆者認為是好事,深表歡迎。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4-03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