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4th Apr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89 Reads)

 Picture

梁天琦的與別不同   

控方(即政府)的立場,當然是要指控梁天琦的行為是暴徒的行為,否則無從入他以暴動之罪;辯方的立場,其實絕不會把疑犯英雄化,因為作用往往適得其反,更易入罪,因為英雄是會犯罪並以犯罪為光榮的。認為梁天琦是英雄的,是在街上塗鴉的普通人,也許包括本土派,包括筆者。筆者不知梁天琦曾否自視為英雄,但一定是為自己的存在而活的人,最少到人生這一刻他還是如是。

包攬英雄光環要不得


刻意把自己包裝成為英雄的人,多半正正不是英雄,而只是矯情、計算和造作的人。這類人在社運界、特別是「左膠」群中多的是,這些人欲包攬英雄光環的心態才要不得,因為自相矛盾是最易為人看穿和輕蔑的,但正義朋友少有自知之明!

公平地說吧,就是意外成就的英雄,筆者和很多人還是不介意為這類人送上光環,只要是有犧牲及對社會的改革起到推動的作用,便無妨視之為英雄,假英雄引出真英雄,總是好事。要不得的心態,只是自己做或是自己人做的行為就是英雄,非我派別或自己人,就以兩把標尺攻擊抹黑為暴徒,又切割又劃清界線。別自以為聰明,應知旁觀者比你清醒。

旺角「魚蛋革命」一眾被告入暴動罪的抗爭者深受此苦,本土派的人見梁國雄到法庭「聲援」梁天琦,驚訝革命家何其厚顏,梁國雄曾經嘲笑梁天琦利用旺角事件的光環參加補選,是在「吃人血饅頭」,梁國雄及同行的政客不少於事發時曾經站在政府一方,譴責暴力,劃清界線。

今天到庭聲援旺角抗爭者,是4名被告,還是梁天琦一人?按已在地方法院審結的案例看,其他被告入罪機會不低,獨梁天琦因較早時間已被捕,技術上可爭辯與後來掟石等行為無關而脫罪。善於計算的梁國雄等人,是想當「勝利球迷」而已,但其自相矛盾,則是彰彰明甚。

矛盾之處是,梁天琦是眾被告中唯一在這刻最可能入獄的人,亦是這一刻已經肯定涉及政客所譴責的暴力行為的人。因為他早已承認襲警之罪,以其暴力程度及近期同類案例,無可樂觀之處。

但本土派抗爭者不妨從反面看問題,從而得回一些安慰。政客是無寶不落的,其行為正好證明抗爭者的歷史定位不是暴徒而是英雄;受難者的最大安慰,莫過於競爭和敵對者對其行為給予肯定。

崇拜英雄是每個人的思想自由,英雄的定義人人不同,政治立場各異,筆者不會理會別人如何說話,會堅定不移地視梁天琦及其他旺角抗爭者為英雄,政府用盡方法從重檢控,法官法庭加以配合是一種不義。世上沒有自己做不來的事就只許指摘、不許歌頌,只有心中對英雄妒忌的偽英雄,才會對別人崇讚英雄的行為作出惡意攻擊。

為民請命的年輕人

中國文化從來認同生於亂世而受到壓迫的人,起而作亂,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英雄行為。梁山108名是好漢、是英雄,但在法律上他們是叛逆國家、是盜賊、是恐怖分子,但文化上他們是不折不扣的英雄。今天香港的情況,是正待英雄出現的時代。

寫到這裏,也須提醒大家不能把英雄的桂冠強加於人。梁天琦沒有自認為英雄,但他說過他是一名存在主義者,他的思維也符合存在主義者的論述,而大多數的新一代年輕人也有類似思維。

這是說,他們追求以自己的存在為人生目標,確信為自己信念而存在的人,才是真正自由的人。存在主義者不相信理性,深信自己的力量可以改變客觀的現實。理性主義者雖認為港獨是不可能的, 但改變世界在於自己,沒有什麼不可能。

人應該透過自己的意志來塑造自己,人的本質由自己的存在所決定,人的存在價值不是由國家決定,不是由5000年的歷史文明決定,而是由存在的自我決定,所以,人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

梁天琦只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肯出來關心社會和為民請命的年輕人,這類年輕人從前不多,但近20年社運界和政界新人之中,不知凡幾,「左膠」之中更多,但多數依循泛民主派走的舊路;由於活在舊框框之中,日久異化,為社運而社運,為出鏡而打官司,在法庭上永不認罪,說公民抗命,卻又上訴到底。

梁天琦表現出不同的氣質,這氣質集英雄主義、個人主義與存在主義於一身,一般人只能感覺到他的與別不同,如何不同,卻說不出亦學不來,但又要不由自主地受到吸引,走到法庭「打卡」。

梁天琦的自辯是由自己說起,大多數背景資料與案無關,襲警罪他已經直認,暴動罪吉凶未卜。在一個可能事前已被審核的陪審團、一個保守法官主審的法庭、在一個建制及泛民皆視他為異端、要除之而後快的社會氛圍中,梁天琦沒有放棄表達他要自己主觀定義是非、道德而非在法律制度之內求苟免。

控方企圖引導他認錯,指本民前成員當晚以身體阻擋食環署人員合法執法屬不正確,梁直言不同意,「因為合法唔代表合理」。

換轉是「左膠」,通常會辯稱暴力程度不高,是公民抗命所必需的。梁直接質疑法律的本質,一般不會討好到保守思維的中產陪審團。這是以真理為念的哲學家才說的話,是要自我定義是非對錯的存在主義者的思維,當然也是英雄本色者才有的直言。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4-24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