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9th May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50 Reads)

 Picture

彭寶琴審案不穩妥也不令人滿意   

 
梁天琦旺角騷亂案審結,勉強有一條暴動罪成立,未知辯方會否上訴。政府與法官彭寶琴予人感覺是如釋重負,終於成功把主角人物如願定罪。彭寶琴可能心情太好,隨口便說些違反常識的話,駁回辯方的求情,不外乎把她判刑從重的理由合理化(下面再論)。現先介紹一個關心梁天琦上訴機會的朋友一個法律術語,就是法官審案的過程不穩妥也不令人滿意(unsafe and unsatisfactory)。

有令梁天琦入罪的意圖

彭寶琴從開始主理本案的審理過程,都是極不穩妥的。筆者的判斷早已在本欄公開的,就是彭寶琴偏幫政府一方,有盡力令梁天琦入罪重判的意圖,極可能得到馬道立的支持。

動機是什麼?借用彭法官長篇大論指示陪審團的說法,動機並不重要,意圖才是重要的。讀者可從公開報道的事實,自行推論筆者的指控是否成立。

從一開始,多次有陌生人在法庭拍照,其他法庭都認真面對處理同類事件,獨彭寶琴極力抗拒把陪審團解散重組,堅持可能已受干擾的陪審團繼續工作。最後時刻才最詭異,陪審團討論48小時還未有結果,但附有陪審團照片的電郵一到法庭,沒多久,陪審團便有了有罪的結論。

彭寶琴事後要求警方保護陪審員,那是極為多餘的,因為發電郵者已達目的,梁天琦已經成功定罪,哪怕只是兩條暴動罪中的一條。事實上,也沒有出現更多的電郵,也沒有「還有很多」的照片流傳網上。理由還不簡單?目的已達!這會是穩妥及令人滿意的裁決嗎?

整件事給予任何反對派的訊息都是很清楚的,就是老大哥在看着你,看得清清楚楚,而且無所不能。政府固然早已站在老大哥一邊,連法官及司法制度有需要時也不保護小市民,而是站在老大哥這邊。

若是老大哥傳了電郵給司法部,為何不能同樣以大家不知道的方法,傳給部分認為梁天琦無罪的陪審員?電郵一到,裁決便有結果,只是巧合嗎?還是老大哥給港人一個別再挑戰其強大能力的訊息,告訴港人我有能力操控審判結果,還可以比法官早一步知道!

身為司法之首,馬道立對近期法院審案連番受到干擾,竟然可以不置一詞。不是叫你表態逼彭寶琴解散陪審團重審,那你也應說些穩定公眾對司法制度信心的話吧!難道馬是知情而最失去信心的,正是馬道立自己?

筆者早在拙文〈彭寶琴的明顯謬誤〉(刊2月27日),直接質疑政府有事前對陪審團成員作政治審查(Jury Vetting)的做法,以保證成員均是保守,有利入罪,大概所有人以為只是筆者誇張的陰謀之說而沒有理會。

5月19日開審前,一則報道令筆者拍案而起,筆者也算小心留意本案所有報道,但驚見的就只有這一則:「開審前申『篩選』陪審團被拒,法官指辯方破壞制度」(《東方日報》)。報道指嚇人的不公但被忽視,而且是在已經審完才見到的報道。

原來開審前,辯方曾以擔心被選的陪審員會對涉案事件存有偏見,向法官申請抽選陪審團前,先把遴選名單讓辯方過目,待其查證候選人曾否在網上批評被告,以及讓警員的家屬豁免擔任本案陪審員。結果是控方反對,彭官也不批准。

解說如「你覺得係就係」

表面看,隨機抽樣對雙方皆公平,但有少許常識的人都知道手握公權力的政府,用資訊科技及其他方法可先得到遴選名單,實在易如反掌,也不會有人知道。彭寶琴明知自己無法保證名單能保密,又不許辯方也有審查的權利,是哪門子的公正?有心偏幫控方豈非寫在牆上的事實,人盡皆見?

筆者並非身處法庭親耳聽到彭寶琴如何引導陪審團理解各項證據,所以並非如辯方律師一樣有詳盡紀錄,能在現時判別其引導是否不穩妥及不令人滿意的程度,可以令梁天琦能在上訴洗脫唯一一項暴動罪(襲警罪早認),但就新聞報道而言,彭寶琴的引導有明顯的問題。

首先她十分強調動機(motive)的非重要性,於是一切為社會、為民主公義的動機皆對入罪不構成影響。法律原則本來如是,但她的表達有誤導性。她舉例,由於不想病人受苦而殺死病人,同為謀殺,但就是這例子,殺的意圖與動機有一定關連,常人理解所謂「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能說明情況,行為不是憑空出現的。一個憎恨社會(動機)的人,與一個愛護社會的人,進行暴動行為的意圖(intention)是截然不同的、是完全對立的。

梁天琦暴動的意圖是什麼?證據何在?這可是控方有責任證明超過合理疑點是存在的,而彭官有責任清楚解釋引導陪審團了解的。

事實上,陪審團在商議十多小時後,向彭官提問,正是有關「意圖」一詞不清晰之處,要求法官更清楚解釋。

彭寶琴的解說,就連我這個擁有3個法律學位的人也不明白:「是一般日常用語,考慮他曾經做過的行為,又或未曾做過的行為,及他的作為及不作為的影響,並考慮他講過的說話或者無講過的說話……罪行發生前、期間以及之後所作出的行為……」(香港電台5月17日即時新聞)

我的天,玄之又玄,等於說「你覺得係就係」,法律豈能這樣兒戲?彭寶琴違反常識及邏輯,亦反映在文首說她駁回求情理由所舉的例子,她問為何不能考慮梁天琦在犯案前一直在觀察,就像有強姦犯看準事主會啞忍,再次強姦同一名或其他女子。這確是神級的比喻,也是邏輯學入門稱之為「比喻不倫」的極佳例子。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5-29 21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