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5th Jun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64 Reads)

 Picture

保衞本土無膽 支援北京矯情   

我從來都認為,香港人能做好自己的事情、爭好自己的民主、保好自己的權益,就是對中國的最大貢獻;到2014年以後,這個感覺更實在,亦所以一反20多年的習慣,再不參與六四晚會。

討厭政客是必然的了,從前批評政客利用「六四」拿政治本錢之餘,「六四」我還是參與的,並呼籲他人去;今天不去太正常,「六四」的意義已經倒轉,再去是偽善到足以誤國的地步,是在變相幫中共高壓治港、塗脂抹粉的行為。

本文刊出的時間真好,剛過了「六四」,不用負上唱淡、阻礙港人正義愛國的責任;寫的時候知道氣氛淡薄,但相信基於慣性還有一定場面,人心不死之類的說話還會如常出現,但新世代還應承傳日漸失去意義的「六四」嗎?失敗的這一代人,還應為年輕人設置上一代的道德框框,逼人依從嗎?方方面面都有反省的空間,雖然大多數人不慣反省,政客為了自身利益而只顧立場,但從各大學學生會的表態和論述看,六四周年祭的價值迅速下滑,過幾年將成為政治負資產,可以預期。

自己也為「六四」動過情,也年年堅持出席了20多年,對還是堅持年年出席紀念活動者的情懷,自然明白,說不定當晚會人數下跌到一萬幾千之日,我會再去重拾舊情。但我也肯定40歲以下的人,其實沒有我們對「六四」的感覺,看臉書上這些已是中青者的論述,再看新世代如「眾志」臉書上那些宣傳,「六四」對他們是似宗教的教義,信了這教,便拿着教義自由發揮而已,說得愈偉大,愈是引我發笑。

八九「六四」是一次當代中國的重要事件,但本質上不離政治事件。如何定性各取所需,官方當然定性為暴亂,所以鎮壓合理,殺人是意外,也就無可避免,不合理也說成合理,專政政權呼籲人民往前看,而北京市民、北京大學生也實在向前看,不欲再深究,歷史上的慘事太多,不公平之事更多,大陸人的慣性是等待「六四」那一代領導人都過世後,官方才有較客觀的定性和平反。

你能說北京人不對嗎?「六四」是發生在北京,市民才是真正有切膚之痛,北京人不願面對的傷痛,香港人有必要年年10萬人到維園提醒北京人這件事件嗎?

香港人的定性接近西方媒體,是屠殺及迫害人民的惡行,這點大家耳熟能詳,不用多言,也不必爭議。事實上,1989年的「六四」舉世譴責,又制裁又杯葛,又逼中共認錯,但之後不現實嗎?還不是一樣向前看嗎?香港人以堅持為榮,自以為是世上最抗共、最勇敢的道德巨人,從前我也如此自我膨脹一下,但這類精神自慰過了29年還不疲倦嗎?還不肯醒過來嗎?

捐贈物資 引致慘劇

香港人比西方世界多了一重定性,那就是「支援愛國民主運動」。「支援」與「愛國」是支聯會倡議港人的特有責任,全球華人照搬名稱,也照樣學足港人一樣,只敢說,不會做。

難道你可以叫「英美澳紐加」的華人再去愛中國而不愛身在的國家嗎?支援更不必說,從來就沒有人敢做,全世界的華人就只有悼念活動;除香港人之外,也沒有人視活動為一種愛中國的活動。香港人真的愛中國嗎?真的愛就會真的支援,事實上香港人過了那一天後,就沒有支援過北京人民了。

「六四」之後過了幾天,有人提議罷市半天;半天而已,結果中共一嚇,政客就退縮,港人也就連唯一一次支援北京市民的罷工罷市行動也沒有(北京人當年可是罷了兩個月的)。這也不是政客的錯,而是港人作為一個集體而言,本質就是現實功利,影響到港人利益時,愛國便會放在一旁。「今日北京,明日香港」是當時叫得最響的口號,本身就十分功利,是為了香港的利益,不想香港出現北京的鎮暴,所以支援北京市民的民運。

香港人支援北京「六四」的活動,歷來都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矯情、偽善。這百分之一百是共同責任,別把責任推給政客了事;不是政客下流而自己高貴,是大家一樣下流,不負責任,對不起北京「六四」的死難者。

「六四」死了那麼多人,與當年的港人,特別是政客是有直接關係的。香港人大量捐贈物資,各界特別是學界(不少當時的學生領袖今天還是政界社運界的中堅)人物帶同物資,興高采烈地北上串連,令北京天安門的佔領退潮之後又回潮,終致慘劇發生。

政客港人一走了之,全數安全回港,一星期之後還高調搞了一次「港人救港」運動,去爭居英權,懶理北京正在開展的白色恐怖的捕人行動。29年來,港人除了悼念還有什麼?如果還悼念下去,只應為了一個原因,就是反省港人對六四屠殺應有的責任,而不是永遠地把責任推給中共,自己只擁抱正義的光環。

這一代港人既無反省「六四」的責任,把錯誤自欺的價值和定性,要求新世代年輕人承傳下去,也是不義的,也是遲早出事的。香港人有自己的「六四」事件,那就是「雨傘革命」及「魚蛋革命」,上一代的香港人只有部分覺醒,但新世代有切膚之痛,對上一代的愛國及民主論述猛然覺醒,拒絕再偽愛國、偽爭民主下去,亦將與代表上一代的偽愛國民主派劃清界線,各行各路,拒絕再為中國的民主而承傳「六四」的活動,豈非十分正常?

面對上一代人這樣厚顏的偽善還不醒覺,才是可悲的事。爭取平反「六四」?先爭取平反旺角義士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6-05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