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6th Jun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544 Reads)


Picture
「七一」遊行委曲求眾籌 
 

除了「六四」,「七一」遊行同是港人另一大型民眾上街聚會,不單夠歷史耐,而且兩次超過50萬人上街的事件,均為香港的政治生態帶來深遠影響。不過,「七一」的意義不同「六四」,並無固定,反而是由每一年的群眾以行動賦予,人多時幾十萬,人少時大概如今年只有兩三萬,可以預期。

隨時插隊是常態

今年令港人動氣的事有不少,「七一」本應大有作為,但泛民操控下的民陣就一如泛民本身,不斷把傳統的抗爭行為降級,只求保存已有的勢力範圍;而警方也樂於欺善怕惡,把遊行的集合點限於維園一個草場,減低參加者的意欲。

這是自去年開始,由親中團體預先「生人霸死地」而民陣退縮接受的安排,就預期以後都會如是。所以,今年的爭取,大概只是社運界的姿態,千篇一律還是要求民眾出來遊行,沒有特別呼籲,但不應或忘的是帶點錢,筆者就代為提醒吧!

這是否很罪惡呢?筆者個人從來十分討厭,也成為不想去的最佳藉口,但籌錢總是你情我願的一回事,多年下來已成「七一」的次文化甚而是特色,也是很多社運小眾小組織一次籌集經費的方便場合。

筆者建議社運善款應盡可能捐給小團體,那些吃政治飯吃得腦滿腸肥的政黨政客及革命家,別理也罷。他們謀生的途徑早就太豐富了,也太喜歡把錢花在打官司了。

筆者也認為獨派及本土派好好利用「七一」遊行,人多自然勢眾的機會,上街宣示政見,也可加入眾籌者之列,特別應該為一眾旺角義士籌款,亦可以測試民眾對本土派的支持度。這是重要的,在專政者連番打壓及不少人被判刑,本土派支持者欠缺行動目標的時刻,組織起來上街不會沒有正面作用。

警務處長公然恐嚇市民,不依警方的指示參加遊行是犯法行動,可能被捕或被檢控云云。這只是警方因應民陣那群怕事組織者的言論,民陣呼籲市民最重要是出來遊行,可以隨便選擇起步點,特別是東角道。民陣負責申領牌照,不滿警方多方留難又不敢公民抗命,就只能乖乖依從在草地出發,但一般人不在草地出發犯法的麼?

筆者自己就極少從維園出發。記得2003年的「七一」根本進不到維園,於是跑上中央圖書館頂層等到日落人少才下來遊行。港人向來以醒目靈活見稱,不理民陣也不理警方,三五成群中途插隊中途離去本來就是常態。法律的問題不是沒有,只限有頭有面的人物,而他們為了順利籌款一定十分合作,所以也就沒有問題。

今年「七一」沒有努力動員,所以人數是不多的了。估計就如去年一樣,自稱6萬而警稱1.7萬。無論「七一」遊行或「六四」晚會,基於長期的習慣已成香港一種文化,總有一些人是會到場參與的,這些人其實都是可愛及應受尊重的,是他們建立了香港的集會文化。

特別是「七一」,並無愛國主題,大可以支持統一與支持香港獨立同場出現,這成了香港還有自由的指標,中共其實樂於見到,特別是最近中美對峙的國際大氣候,倒是本地左派不斷出位搶話語權。

例如數月前譚某代中央發言,說叫「結束一黨專政」是違憲,結果反而逼得中聯辦主任表態說這一說法是「偽命題」,變相表明開綠燈;又「七一」臨近,《大公報》用社論呼籲要取締「七一」遊行。香港人如何解讀?大概十分麻木,不受影響。

要多懂博弈理論


如果正義朋友處事時多點博弈理論,多點勇氣,警告港府及本地左派不交還維園足球場作遊行起點,就公民抗命,呼籲港人自由上街,就一定可以奪回主權,道理十分簡單。

港府在這情況下,要麼逼左仔交回場地,要麼命令不批准遊行,見一個市民拉一個,正式取締「七一」遊行,遊行成為與旺角一役一樣成為犯法的事情,港人還會上街嗎?以現時的氣候而言,港人會上街抗命嗎?泛民敢支持帶領公民抗命嗎?相信不會,「七一」遊行正式被取締成為歷史。

專政者花了這麼大的代價,把司法的不公平及受操控的面目公示於天下,重判這麼多的義士入獄,目的還不只是要打壓香港的公民社會,要港人成為順民?港人敢冒險去維園及上街嗎?當然不敢,長痛不如短痛地徹底收拾香港的「刁民」,今時不是機會正好嗎?

玩得有技巧便成

在中共已經搞定了香港的民主派,已經有效地阻嚇了勇武派,已經有效控制了整個社會,為何不順手取締「六四」晚會及「七一」遊行?問題不在港人,在中共自身。一如中共從來有效控制了香港立法會的過半數,從來要通過23條的立法全無難度,但永遠只聞樓梯響,不見草案再來。

這就是筆者說的博弈空間,這空間不單容得下泛民,甚而容得下港獨,只要玩得有技巧便成。道理其實很簡單,沒有了聞名於世的「七一」遊行,沒有了「六四」晚會,「一國兩制」這台戲還可以演下去嗎?到了港人不去晚會不上街,全世界都認定不是港人變得愛國,而是中共要把香港大陸化,要取締「一國兩制」的結果,沒有了兩這件盛事,中共比港人更不能接受,不知如何是好的。

明白了這個簡單的博弈道理,港人「七一」上街喜歡怎樣便怎樣,喜歡怎樣插隊就怎樣插,展示支持港獨台獨藏獨標語十分自由,把法官的玉照打大交叉會被追究嗎?去年十分多人這樣做了。大家玩厭了不再出來,不再去愛國「六四」晚會,中共更害怕!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6-26 21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