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rd Jul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37 Reads)

 Picture

梁卓然流鱷魚淚當然難受 

講法治,香港人的觀念錯得嚴重,最嚴重之處是以為律師代表司法公義。這是泛民律師控制傳媒話語權、長期為公眾傳播錯誤知識的結果。事實上,律師沒有公權力,在司法制度之內是最銅臭的一部分,收取金錢,全力保護當事人利益而已。

檢察專業的道德責任

代表一地司法是否進步文明,有三大權力,分別是執法、檢察、法院。港人想要回復理想的法治,應集中精神武裝自己的法治知識,監察這三大權力,而不是崇拜泛民的律師政客!

筆者有感而發,又要為讀者武裝一下法治基礎知識。有感而發的是上周一宗小新聞。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表示,如果因為案件涉及政治或社會話題,律政司便被冠以「政治檢控」的指摘,自己會感到很難受。

這樣令人反胃的矯情說法出自刑事檢控專員之口,梁專員的欺世盜名技巧可列入厚黑學說的教科書內。何解呢?

眾所周知,與前任律政司不同,現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專長於民事法律,是建築法律的專家,所以她的角色只是負上政治責任。我們知道,律政司的憲政權力來自《基本法》第63條;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受中央任命,理論上可以獨立於政府之外而不受特首干預其檢控的權力。

作為檢察專業若然受到政治干預,任何有良心、有尊嚴的檢察官都應辭職不幹。這是普世檢察專業的道德責任,香港的律政與檢察工作正備受「政治檢控」的指控,梁卓然應做的是,以法律、道理和事實說服公眾並無這回事,而不單是為上司被指摘而「難受」,因為作為刑事檢控專員,責任本來就是梁卓然自己的,理論上是,事實上也是。

按《刑事程序條例》第15條,律政司所享有的酌情權,同樣適用於刑事檢控專員及獲授權的檢控人員(所謂檢察官)。事實上,鄭若驊在刑事檢控方面要依賴梁卓然的專業知識,公眾對律政署連串檢控與不檢控的責難,責任在檢察官之首的梁卓然,而不在負責「孭鑊」的律政司(司法部長)。

檢察官作為公權力的行使者,有國際級別的專業及法治責任;道德良心的責任也遠高於只為保護顧客最大利益的律師。以國際標準看,檢察官的責任是「制衡法官,監督執法」,香港人大多不知檢察官有此重任,究竟梁卓然是不知,還是知而不為?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無論是我們的普通法制或是大陸法系,所謂檢察官(prosecutor)皆有相近的專業責任。在大陸法系之下的檢察官於法治維護的地位,比法官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法官的角色是被動的,是不告不理的,所以可以有為、亦可以不為的檢察官,才是法治的第一線守衞者。國際上有兩份有關檢察官專業行為標準的重要文件。這兩份文件猶如照妖鏡,當照到梁卓然及他的律政署之時,香港的檢察官理應感到慚愧,無地自容,無法面對世界各國讀法律的同業。

給公眾合理解釋便可

這分別為:一、聯合國1990年預防犯罪和罪犯大會下通過的《關於檢察官作用的準則》(下稱《準則》);二、1999年國際檢察官聯合會通過《國際檢控人員專業責任守則和主要職責及權利的聲明》(下稱《聲明》),這份聲明已經在聯合國的司法委員會於2008年通過成為決議。

鄭若驊與梁卓然滿口「依法辦事」,肯承認濫作「政治檢控」才是怪事。若對本文的批評不服氣,請公開回答筆者一項質疑。在香港的一般刑事檢控,需用到律政署專業檢察官進行檢控工作的情況下,入罪率接近八成,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與一些人的錯覺相反的是,高入罪率並不是濫用檢控權的結果,正好相反的是,香港檢控質素一般而言很好,所以入罪率比例高而公眾並無冤案處處的感覺。這是符合國際標準的「提起刑事訴訟只應在案件有充分證據支持,並且證據是可靠及可採納時才會進行」(聲明4.2段)。

筆者要公開請律政司及檢控專員回答的是,為何旺角所謂暴動罪在沒有陪審員、由一個保守法官獨斷的情況下,入罪率也只是一半一半?很多案件的證據不清楚、不足夠,是公眾有眼見到的。

到梁天琦為首在高院經陪審團審理,10條暴動控罪(一條襲警罪自認不算入內)指控,審了幾十天,只有梁天琦及盧建民各一條入罪,入罪率不是慣常的八成而是相反的兩成,這不是有違上述的國際標準、不是濫告、不是政治檢控,還是什麼?

梁卓然請你不要難過哭泣,請收起你的鱷魚淚,給公眾一個合理解釋便好了!

律政署一眾檢察官也請問問良知,你們盡了作為一個專業檢察官的責任沒有?還只是盡你們的知識去滿足專權者的要求,假法治之名,迫害善良正義的香港人?法治存在與否,不是當權者或是你們這類不專業者、巧言令色說說便有的,是公眾用常識也能達成共識的,是要經得起筆者這類專家的質疑辯證才可以過關的!

作為合格的檢察官,要有適當資歷,為人正直而有能力;(《準則》第1條)要依法行事,尊重疑犯的尊嚴及維護人權(《準則》第12、18條),法律程序有問題時,應中止訴訟程序。

梁天琦案辯方曾要求免除警務人員的家人出任陪審員,控方不單反對,而對法官彭寶琴有家人曾為警務人員而可能有偏見的事實則默不作聲。彭官出身律政署,難道你們不知她的背景嗎?

檢察官的天職不是要入罪,而是與法官一樣維護司法的公正。知否檢察官制度的由來,正是為了分割法官代表皇權的過大權力而來嗎?(法國大革命後的副產品)香港的檢察官與法官通力合作弄出兩成入罪率,不汗顏嗎?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7-03 2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