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7th Jul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24 Reads)

 Picture

過度消費劉曉波夫婦   

站在本土的立場,中國的人權問題只應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權情況一樣受關注。由於有「六四」這件與港人有歷史關係的事件,較為關注也是正常,但是泛民的傳媒勢力明顯地把劉曉波和劉霞兩人過度吹噓,也就成了過度的消費,新聞多得令人討厭,也就適得其反,特別在本土新世代崛起的香港,泛民傳媒的做法可說十分「離地」。

港人慣按西媒定是非

中國人的壞習慣是,愛拿虛偽的道德標準強加於人,於是不為劉曉波劉霞發下聲、表下態、捐點錢就不是人。人皆怕被人標籤為不正義、冷血、不愛護人權……所以正義朋友無不要在臉書為劉霞的「獲釋」而表示興奮;還有人因而剃鬚而成為新聞。

這類集體造作也太令人不舒服了,也太誇張了吧!過分的消費行為,反而會激發新世代的反思,反思的結果只會是反感。

劉曉波和劉霞是西方媒體關注的焦點人物,劉曉波還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以說他不對不容易,什麼要尊重中國司法制之類,甚而形容他是刑事犯也有,這類說法是「港奸」及「台奸」的專利,台灣民進黨人不會附和,也尊敬劉曉波是人權鬥士;幸好香港的本土派也不會蠢到附和「港奸」的說法,只是冷而漠之而已。

劉霞已到西方世界,從此自由了,而香港有幾位逃避政治迫害的年輕人逃到台灣和西方社會,至今還不敢公開露面,就連人權律師何俊仁也不為他們請命,第一時間便把李倩怡定性為刑事犯,什麼不符政治犯的定義;黃台仰和李東昇更不必說了。

一天西方媒體不為香港的受迫害者說話、不為他們加上人權鬥士的光環,以港人慣於按西媒定是非的習慣,再加上一些人的冷言冷語,只會質問他們幾時回來「找數」。只待西方社會正式定性這些港人是政治犯,給予庇護,正義朋友就會馬上換上另一面孔。

劉曉波串連一些知識分子和西方力量搞了個憲章,維護思想自由這一西方價值,便被判10年監禁,自然十分過分。說有西方力量支持,十分中性,並無價值上的對錯。沒有西方關注,死了也沒有人知,更別說有諾貝爾獎了。

不過,只是掟了幾個膠樽,便被判7年監禁的香港青年盧建民,就不過分嗎?被特區政府冠以刑事罪名的迫害,就不是迫害而是法治嗎?只是身在所謂暴動現場,就被視為暴動首要犯人和組織者的梁天琦(不是因為襲警,這罪只判1年)要坐監6年,就不過分嗎?香港人的習性是,新聞過去了就淡忘,今天放下香港人的政治犯不理,改為劉暉的釋放請命,是真正義或是明知這類小角色一定可以出國,所以爭做「勝利球迷」?

泛民操控的支聯會高調支援劉曉波和劉霞,社民連及行國際主義的革命家梁國雄對劉氏夫婦是國族主義的熱心關注,過時過節全世界有無數革命人物不理,但必定去西環為劉曉波夫婦請命示威。

泛民不為達賴請命

早前還為劉氏籌款立像,是過度消費劉氏夫婦的另一典型笑話。笑話在於同為「中國人」,同樣得到國際上極為關注,支聯會和梁國雄為何從來不敢為另一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說話?為他的回國權利請命?筆者指的是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早已表態支持「一國兩制」解決西藏問題,也長期要求回到中國,也同樣得到國際上的大力聲援,台灣人有為他發聲,有請他訪台。

港府當然不敢讓達賴入境訪問,但尚有言論自由的正義朋友,為何對達賴的權益從來不置一詞、不作表態,甚而不敢重複西方的立場?支聯會不是負有民間教育港人愛國的神聖作用的嗎?為何達賴肯認做中國人,香港的正義朋友反而不敢多言?

答案不說自明,支聯會和梁國雄就「六四」的反中,是已經得到認可的反對行為,具有在民間宣傳愛國的副作用,所以得中共容許;為劉曉波夫婦請命,也具有相近作用,所以也是安全的反共。達賴喇嘛則不是這回事,正義朋友也就不會多事了。

所以一直教育香港人爭權益、爭民主法治、還應愛中國的泛民主派,就是這樣的縮骨廉價。明白就好,筆者今天也只是重複以前批評過的說話,希望港人特別是新世代覺醒,能用新思維、新作風面對香港的未來,是需要耐性的,還好筆者有這個耐性。

過度消費劉曉波夫婦的梁國雄,最近成了網上的笑話人物,很多網友追問他多年來為劉曉波夫婦示威請命之時,必定順便放置籌款箱,小數怕長計,一次幾萬,多年下來恐怕總有幾十萬,這些小市民支援的款項今天正好拿給劉霞作生活費用。

梁國雄斷然否認,表示從未有為劉氏夫婦籌款,但網上有關照片多如牛毛,只差是否有人認真追究而已。梁國雄見錢「袋住先」早有先例,恐怕不會有何交代的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7-17 16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