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7th Aug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62 Reads)

 Picture

劉小麗再被DQ時如何? 

我從不認為中共對香港政治的收緊,針對的是港獨,因為沒有成形實力、未能有效動員人民抗爭的港獨派,沒法形成對中共在港權力的實質挑戰;港獨只有資格充當次要敵人,其主要敵人,自始至終還是表面已經溫和順從的泛民主流。

殺雞真正目的

殺雞的目的,不一定是殺雞而在儆猴。陳浩天只是去過台灣跟政治組織交流,但《社團條例》與當初23條立法所針對的是,「外國政治組織」、台灣的政治組織。台灣被點名,只因不能視之為外國類別,而黃之鋒遠走進行交流的地方則是美國,嚴重性不言而喻。與美國政黨建立關係敏感?還是與台灣政黨交流更敏感?

所以,最近針對所謂港獨的高姿態,只是項莊舞劍,不在浩天而在之鋒,不在「民族黨」而在「眾志」,不在「港獨派」而在「自決派」,因為後者才有真正作用的國際勢力作後盾。正因如此,中共不能一開始就殺猴,只能藉殺雞而達到儆猴的作用,從而避免更大麻煩的出現。

明白局勢背後的大氣候所在,泛民主流與中共在「雨傘革命」時算是正面交鋒了一次,這幾年間處於「鬥而不破」的,而本是處於緩衝位置的林鄭政府及香港的司法制度漸失獨立性,只能按旨意行事。

中央未到必要時刻,還未會殺猴,但殺雞的動作還是會經常出現,以收儆猴作用。公民黨主席楊岳橋形容林鄭執政一年與泛民關係緩和了,不少人嘩然。楊岳橋心中的泛民,只是指最有實力與中共周旋及在枱下講數的民主及公民兩黨,餘皆外圍,是要時可利用、不要之時可犧牲的馬前卒而已。熟知所謂民主派的人,當知其三大特色;大佬文化、派系分明、親疏有別。

最早被DQ兩人,是最疏的港獨派,只是在原則和權利上,不能不為他們的無理被DQ發聲,但不會在行動上支援;到了後4人,其實也並非主流兩黨的人,所以也不曾有抗爭的發動,而只是着眼於補選的安排,希望保留席位在泛民主流之手。

第一次補選結果也知道了,4席失去2席,是自己不爭氣的結果,而且沒有汲取教訓,還是十分順從中共的安排。中共的安排是按其邏輯和意願安排補選,不論合理與否,泛民全接受了,所有抗議都是雷聲小、雨點也少。

到了最後兩席補選,中共再次玩弄「聖意難測」,到今天有政府人員告訴劉小麗你的參選資格符合嗎?按我們所有偉大泛民律師的法律意見,是人大釋法不觸及補選的權利,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到這一刻最可笑、最過分的不是要DQ劉小麗,而是DQ與否也不置可否,完全保密,而泛民完全表現出逆來順受,不單不抗爭,杯葛也不敢。

泛民的逆來順受,是敬請中共以法治為念,不要再過分橫蠻,悍然再DQ劉小麗的補選資格,楊岳橋不是已經十分討好地讚林鄭政府與泛民氣氛緩和了嗎?但決定權一定是在北京,林鄭全無角色可言。泛民的應對,不是抗爭而是安排Plan B,一切順從北京發落。這樣自辱的低姿態,可以換來北京的網開一面嗎?

筆者當然不知,連林鄭都不知的事情我怎可能有內幕?最近中共備受美國壓力,在香港這些小事情上表現開明一下的空間還是有的。只是按一年前中方媒體的論述,以及半年前3.11補選的安排,中共指令林鄭以「確認書」為手段,禁止劉小麗參加補選的可能性,遠比讓她入閘的機會為高的。

姚松炎是轉跑道而入閘

劉小麗親近自決派遠高於本土派,甚而自己也講過港人有權自決命運之類的論述,「儆猴」的作用一點不比半年前DQ周庭低。早於一年前,中共在港喉舌清楚表明被DQ議員若經補選回朝,是對人大常委釋法及終審庭支持釋法的否定。法律上這是無依據的說法,但政治上合乎中共的邏輯,而且的確如是。

劉小麗若在補選中勝出,泛民媒體及評論員必然熱烈歡呼,九西的50萬選民用選票狠狠打了中共及香港終審庭長馬道立一巴,港人不認同不民主的中共及法官有權決定誰人可當議員,DQ民選議員不得人心,民主萬歲!劉小麗與泛民頭頭可以對中共的寬大表示感激,但無法控制到熱情澎湃的一眾KOL支持者。

大家回憶一下3月的補選,為何姚松炎又沒有被二度DQ?可能大家沒有留意姚松炎是轉了跑道的,功能組別的選民並無機會以選票否定人大常委及終審庭的決定,姚最後時刻轉到九西參加泛民的初選,極可能是中共給他的訊息明確,讓他轉跑道算是不絕情的讓步。可惜的是,泛民只知內訌,打了一場丟人現眼的失敗選戰。

泛民現在最關心的是,補選Plan B的安排而非Plan A劉小麗的生死。能為劉小麗的二度DQ做的事情是個2000人的集會及一次2000人的遊行抗議吧?這似不似為臨死的病人安排葬禮而非盡力搶救?

泛民不舉,劉小麗作為社運一員,會否一力發動抗爭?她是個可以因為支持魚蛋小販權益而弄出一場騷亂的人物,人少不等於不可以弄出大抗爭,絕食10天呼籲港人上街可以嗎?問題是,激怒中共兩年後再被DQ,永不准參選怎麼辦呢?筆者無意再嘲笑什麼,只是希望新世代的人認識政治,參與之時多點智慧、多些新意而已。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8-07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