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1st Aug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158 Reads)

 Picture

陳浩天不是中共或美帝棋子   

陳浩天在FCC演講得到港獨的強大宣傳效果,有目共睹,大長獨派(自然也包括筆者形容的泛本土派)的威風,大減中共近來對港人惡形惡相的氣燄,也大亂一班靠媚共謀取位置的「港奸」的陣腳。中共靠他們做宣傳工作,但他們對獨派的作為全無辦法,只能不斷吼叫23條立法。中共真想23條立法,十多年前早立了,還用你們提意見嗎?

「老黃絲」的情懷

筆者不談太多人們談論的話題,只想以法律角度分析一下陳浩天建議要美國撤銷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在分析的過程中,倒解開了心中一個疑惑,就是陳浩天會否一如某知名傳媒大亨,是美國扶植的代理人?他倡議的政治訴求,又是否所謂西方反華勢力的一環?還有更可笑的一面,他搞港獨是否中共指使的,他是中共的人?

不管是否在本土出生,陳浩天與黃之鋒、梁天琦、黃台仰、梁頌恆、游蕙禎等是「雨傘革命」之後冒起的一群政治素人,是港人確認立根於本土;有別於建制,也有別於關心中國多於香港的大中華民主派,近稱「老黃絲」;也有別於早年以新一代面貌出現的80後,時稱「左膠」的社運中人。

「老黃絲」是尚在迷戀泛民主派的一群中老年人,他們迷戀過去泛民包攬一切議題的時代,還是對泛民的作為對又支持,錯也支持,笑又投票,含淚不滿也照投一票;這助長了泛民的不思進取,也加快其衰落,時間會證明一切。只是在過程之中,泛民、「左膠」及一眾「老黃絲」,一直用與中共一樣缺德的手法,就是抹紅本土派。這類人最愛吹噓欠缺實證的陰謀論,港獨分子的出現是中共安排的,目的是搞亂偉大的民主派的正義民主運動,令港人厭惡政治,不出來投票(其實是不肯再投票予泛民),變相是在幫敵人的建制派坐大。

「老黃絲」的可笑,本來不值多談。隨着時間的進展,更多的老中青覺醒,低質素的政治論述自會消退。事實上,「老黃絲」也只能盤踞幾個網媒的同溫層中取暖,對不斷改變的新形勢是跟不上的。

要了解政治人物,聽其言、觀其行,勝於認識他們以建立私人關係,因為有了關係,便有私人感情,就不再客觀理智,這也可解釋為何革命家就算已經貪腐失德,還可以有這樣多的正義朋友大力支持原諒。

筆者不認識陳浩天,連他的網台節目也沒怎樣聽過,對他的種種傳言保持客觀的知悉態度,但今天可以推論他不是中共的人,也不是由美國人安排他「宣獨」。

筆者倒不奇怪陳浩天的背後有人協助,甚至來自一些外國勢力,但他犯的一個明顯謬誤,倒令筆者放心,幫他的,不是美國官方,也沒有具實力的美國智庫。陳浩天在FCC演說中論及《美國—香港政策法》時,是空泛地要求覆檢(review)這一條法例的成效。筆者發覺有些傳媒用了「撤銷」這個法例用語,這不是錯誤,而是陳浩天的民族黨一年前到美國領事館示威時的訴求。

2017年8月24日的新聞,是香港民族黨與該黨友好人士向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提交請願信,要求美國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以制裁中共,阻止中共打壓香港的民主運動。這封信的最大笑話是,要求美國政府取消某一法例,而他不知美國政府按美國憲制,根本連立法權也沒有,更別說霸道至撤銷某一條法例。

行事草率訴求謬誤

美國憲法第一條清楚列明,立法權屬於參議院和眾議院組成的美國國會。要求更改法例,正常是接觸美國國會,請願信連要求政府轉交也沒有,對一個普通美國人來說,這樣的要求也是一個違反常識的笑話。那說明最少一年之前,陳浩天連一個美國人充當他的顧問也欠缺,更不會是美國人有心扶植培養的港獨分子了。

美國是真正實行三權分立的國家,美國總統領導的政府,別說立法,連法例的提案權也沒有,總統只能在一年一度的國情咨文,向國會提出政府所需的立法,促請國會配合立法,技術上叫「法律制定勸告權」。叫政府取消法例,在極權的中國也不可能,陳浩天的請願訴求何其草率可笑?這類謬誤訴求更似來自某位多民粹誇張言談的本土派理論家,他最喜歡叫港人到白宮網頁搞這樣那樣的聯署,他也最大力吹噓要求取消《美國—香港政策法》,但理由和論述卻甚為民粹無知。

簡單地說,取消這法例,中共最高興,但筆者也不會因而推論陳浩天或是那位智者,就是曲線幫中共工作,這類反智言論也太阻礙時代進步吧?美國國會藉訂立法例,參與美國的外交政策,在中共看來是煩擾及難應對的事,特別是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剛通過的《台灣旅行法》,以及《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都是令中共頭痛之極的事。中共從來只有嗆聲警告美方,別借法律干涉港台事務,中共只關注將來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幾時表達過對廢除《美國—香港政策法》緊張?

正是因為黃之鋒應美國參眾兩院議員的安排,2016年年底美國國會把新法例的立法做宣傳,中共憤而對黃之鋒的政團「眾志」下封殺令。留意新法例其中一個主要目標是,要重申(reaffirm)《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原則,並要求政府必須每年向國會提交香港民主發展報告,於是只是舊法搬到新法而不會被廢的。

最後看到最新新聞,吃了一驚,不單是陳浩天欠缺美國法例常識,連國際常識也欠缺。美國只是世貿的一個成員國,美國總統何來權力趕中國出世貿?香港政府回應陳浩天已經可笑,各大報刊又有國際版,又經濟版,就是不懂第一時間指出謬誤!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8-21 21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