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9th Oct 2018 | 時事看法律 | (233 Reads)

 

 Picture

儍B與鄭宇碩的⋯⋯ 囚徒困境

法律介紹過啦,基哥亦多數先取得法律意見才行動,寫定份資料比記者,唔似雄仔報案咁兒戲。
ICAC 我工作過,辦案手法,我係專家,最有資格講兩句。
節目主要內容係兩人一唱一和,柯尿淋似路人甲,不似串謀者,
內容太具體,唔該提供多少證據,好似當年東方有張支票副本,有袋住仙入黎宅照片,有無?
儍B作野從來無底缐,但今次提醒你勿p 圖,好撚大罪的。
調查員會同時會見儍B同碩碩,可能加埋賣花生位陶伯,不是開會,係分房問料,有關節目內容資料的由來。
三人私下說什麼保密,出現博奕學中的 ⋯⋯ 囚徒困境。
理論上刑事案疑犯有沈默權,現實上合作利多於敝,全世界辦案的人心態相同,坦白從寬,屎忽鬼者追殺到底,看看曾䕃權。
老廉查案更有特權,要求證人在宣誓下提供資料,知而不講,有罪。
所以,我雖然好討厭儍B,還是專業地建議你知無不言,才最符合你利益。最終律政司有權以公眾利益為理由,NFA 一件情節不嚴重的小案,有一點好多人唔知,查案的人有權在報告中建議寬大處理,情況是被告合作協助調查,行為情自可原,類似法庭上求情理由。
想想何志平的境況,就知囚徒困境是什麽一回事了,就係盡快把責任推比同案的人也。
儍B乜料?有幾多江湖關係知咁多秘聞?二手煙唔好亂吸啊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