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3rd Oct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54 Reads)

 Picture

泛民早跪低 當然可參選 

10月18日,李卓人在略為遲了點的情況下,參選資格獲確認(可代替被DQ的劉小麗參選)。一件本來極違反原則、極不公義的事情,在一輪期望管理後,變成一件皇恩浩蕩之事,也成功令中共測試出泛民不會抗爭、並無底線的底線所在。當DQ醜人的林鄭特首是當中最大贏家,但中共是否對泛民便可以安心?大有疑問。

泛民先要打倒馮檢基

客觀分析是,DQ李卓人的理據比劉小麗的更為不足,但一刻不肯給你確認書,你也是一刻尚未入閘;中共玩弄聖意難測的君王之術,就是看你泛民有何反應。

上周四網媒訪問劉小麗便很有意思,她說:「係咪只有可以向佢哋跪低嘅人先可參選?」結果成為網民改圖的上佳素材,證明李卓人終可參選是已經跪低;之後傳出的消息更有意思,萬一李卓人也被DQ,泛民便會呼籲選民投白票或寧投建制,也不會益馮檢基。馮是十惡不赦的叛徒嗎?就算不是,也要說成是,為的是兩年後的選舉。

大家都要玩點期望管理。作為勝利一方的林鄭其實已經踢爆,只要未來兩年泛民政客規行矩步、不要觸碰港獨這條底線,自然符合《基本法》,不會因為兩年前的政綱支持自決、宣誓時玩弄花樣而永遠不能參加立法會選舉。林鄭公開底線,相信也是一早通知泛民,公開底線是講給所有市民知道的,但小麗卓人還是表現驚慌,豈不可笑?也不盡然。

泛民一直玩的期望管理是,自己可能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結果「爭取到不會」,是很有成就的「成功爭取」,是很大的功勞,是值得選民含淚繼續投其一票的理由。兩年後,泛民期望選民基於同情及欣賞泛民於危難時不肯跪低的勇氣,投其一票,如此而已。

事實上,泛民當然早已跪低。小麗已經自動更改兩年前的自決立場,應做的早就做了,泛民不會抗爭、沒有威脅,也是路人皆見的,大家沒有分歧,李卓人和支聯會高叫「結束一黨專政」不算違反《基本法》,屬「偽命題」,亦沒有違反中國憲法,也是半年前中聯辦主任說得清楚的;今天泛民只是利用個別本地左派人士的言論,便吹噓中共要禁絕支聯會、要禁止泛民一生不能參政。結果沒有,泛民便可以予市民「敢企硬、不在原則上妥協」的錯覺。

小麗再被DQ,筆者早在本欄預計。筆者說「按一年前中方媒體的論述,以及半年前3.11補選的安排,中共指令林鄭以『確認書』為手段,禁止劉小麗參加補選的可能,遠比讓她入閘的機會為高」(見8月7日〈劉小麗再被DQ時如何?〉一文)。

並非筆者有何內幕,只是3.11後回望泛民在過程中的言行表現,可以推論泛民與中共代理人的林鄭政府早有交流,知道彼此的底線。

今天回望這次補選,劉小麗3月報名時就知道會被DQ2,而泛民很多主要人物也早知情,於是早作退而求其次的安排,由李卓人頂上;半年來的是是非非,只因未能擺平那位勸不退、不識時務、要加入競爭的馮檢基而已。

表面企硬,實際跪低;表面抗爭,只搞個一二百人的自己友示威集會,即等於不抗爭,中共對泛民理應滿意。

泛民的算盤打得十分精明,中共操控大局後,理應搞些民主花瓶,否則「一國兩制」這台戲在國際上便唱不下去,那非國家的利益所在。

泛民的算盤是,只要在枱面上與港獨劃清界線,半句不談,中共會把首要目標放在針對首要敵人的港獨一派之上,有需要時,泛民甚至可以配合中共打壓。這樣一來,除了馮檢基一類非常少數的獨立民主派之外,控制傳媒話語權的泛民主流便可繼續壟斷民主、包攬民主,保持在港中共以外的第二大政治勢力。

泛本土派有政治空間

中共與泛民的關係是鬥而不破,從來如此,也不會因為泛民的跪低而消除戒心,反而應該更加提防,對不知就裏的本土派更加提防;問題不在泛民表面的跪低,而是泛民背後的國際勢力並無跪低,反而動作不斷升級。

今天的DQ2並不影響泛民整體上的壟斷勢力,市場並無第二位像馮檢基一樣有35年資歷還可再參選的獨立民主派,任何希望參政又不願走進建制陣營的政客,皆只有歸順某金主集團的一途,而某金主擺明就是美國勢力的代理人,中共若能奈之何,他早就不存在了。

在這個大形勢下,近幾年莫名其妙地冒起來的泛本土派,其實一樣有自己的政治空間。理由也很簡單,拉一派打一派,拉攏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從來是中共的鬥爭規律。相對於英美的國際大勢力,泛本土派只要不涉所謂港獨的訴求者,問題便只是人民內部矛盾,而非敵我矛盾。容得下表面跪低的泛民參政之時,豈會容不下泛本土派?希望中共全面撲擊本土派參政空間的想法,只是主流泛民的一廂情願。

泛本土派參政有一個簡單而又複雜的前提,就是真正的泛本土派才有資格。這是說,不會效法泛民政客表面為港人利益請命,枱下收取美國人的捐贈資助。筆者並非告誡泛本土派不可依靠外國勢力參政,正好相反,香港前途不走上國際化一途根本沒有前路,所以在困難時接受外國勢力的救助支援,在情在理在道德上都是合適的。筆者只是告誡年輕人別走已經腐敗不堪的前人之路而已。

也別問我紅線何在。筆者參與政治只限評論,利益只限稿費,十分簡單,所以自由,可以冷眼笑看同代全不自由的正義朋友。當然也不希望年輕的本土派朋友會走入偽革命、真名利的歧途。

 

信報財經新聞     2018-10-23 2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