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0th Oct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56 Reads)

 Picture

習近平為林鄭加強底氣   

筆者周前的文章說過,20年來港人對社會的怨憤,源於三大惡勢力的作怪,分別是中共對港的遏抑、泛民不斷挑動民粹話題(不單是民主訴求),還有就是地產霸權、亦即資產階級掠奪太多社會利益的不公義。

中共深知在不願放權發展民主的情況下,中港關係在民間的層面無法改善,於是對特區政府的最大期望是,要好好控制後兩者的勢力,減低類似佔領中環一類近乎民變事件的出現。

不選唐英年曾俊華理由

筆者無意分析三大惡勢力何者的責任最大,這不容易搞清楚,筆者也實在無法搞清楚,因為三者的關係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鬥而不破的關係。中共當然不信任有國際勢力支持的泛民,拉攏資本家打壓民主訴求,在港英時代已經如是,而且卓有成效;中共對個別資本家可能十分信任,但以一個階層來看,資本主義從來都是社會主義的天敵,不能不防。

你能說唐英年和曾俊華為官時不照顧中共的利益嗎?他們不值得信任嗎?為何中共就是堅決不讓他們登上特首之位?他們與泛民關係較好,就算是不信任的理由,但也只是利弊參半,好處是令社會更穩定,但當泛民與資本家聯手支持某一代理人時,中共對港的控制將出現大問題,亦所以中共結果選擇了官僚出身的林鄭當這一屆特首,較之上一屆梁振英,林鄭無疑是手段更好,更能與泛民在枱下作交易。

這年來能穩住局面,相信中央對林鄭的表現滿意,進而希望她能更進一步,為中央解決令香港社會不穩的深層次矛盾。

「東大嶼」計劃的推出,有兩大目的,那是《施政報告》內講得清楚的,但大多數反對的人視而不理,只咬實一兩項科技、環保或是財務安排的理由,再不然就是來個陰謀說法,例如「那是中共的殖民計劃,新建樓房只會益大陸人」等等。

這些命題其實都是可以有數字、有資料、可以客觀論證的,所謂假的真不來;但香港人忽然吹起一股強烈的反對之風,筆者也不太奇怪,無論對政府或中共中央,香港人都是從懷疑和不信任開始看政策,政客也善於利用這種心理,何況今天真的觸動了資產階級的根本利益,不出大事才怪。

林鄭在官場混了幾十年,對各方勢力的行事手法耳熟能詳,認定反對聲音再大,自己也沒有應付不來之處,所以老神在在,處變不驚,就算面對本地左派、地產霸權、泛民主派等要聯手拉倒她的「東大嶼」計劃,她也不放於心上,這個發展大計根本就是中央交給她推行的任務,而且計劃本質上對大多數人都有利,怎會被一些理據不足的反對聲音吵吵鬧鬧就拉倒?

但關乎國策的事拿到香港,在中共而言,從來是好心也會被算作壞事;香港人與台灣人一樣,是傳統的反共,天然的獨立。中共趁港珠澳大橋開通之時,特意安排習近平破格與香港特首並行,這當然不會是隨意的事,那是特意為林鄭作加持,平息一切阻止「東大嶼」上馬的反對聲音!

已經有太多專家作出分析,按中共官場的習性,林鄭與習近平並行絕非平常之事,只有一國之君才有資格與國家主席並行,難道習主席支持香港獨立?就算是禮待地方首長以示親民,也應與港澳特首加上珠海市長並行,主席還應先行半步。所以今次的動作是中央有心安排。最簡單的理由是,要突顯香港獨有的「一國兩制」地位,同時傳達了中共對林鄭施政、特別是她的「東大嶼」計劃(其實自然是中央規劃好交給她推行的計劃),全力支持。

本土派要有自己論述

無論如何,往後的一段時間,地產霸權與特區政府的角力一定十分激烈,亦一定會利用他們的關係發動一波又一波的反對聲音,以求爭取資產階級的最大利益;社會上最強而有力的反對力量,自然有用武之地,也一定直接或間接被捲入反對的陣營之中。

這一回,連與泛民勢成水火的泛本土派也派上用場,本土議題很容易便包裝為反「東大嶼」的論述。筆者這裏並不是叫泛本土派基於敵人(泛民及左膠社運界)反對的便應贊成,而去支持「東大嶼」計劃,絕對不是,只是應以本土利益而不是地產佬利益、政客的利益,而去充當勇武的先鋒反對「東大嶼」的填海計劃。

舉例而言,本土派關心新移民侵佔港人的公屋權益,就可利用反對力量逼政府追回150個名額的審批權;退一步是增加透明度,不歡迎會佔用公屋資源的新移民,改變政策,限制未滿7年的新移民不能佔用公屋資源之類。

本土派與其人云亦云,跟隨泛民和地產佬反對填海造地,不如清楚表明本土的立場是,造地的後果若是有益本土利益,便不會反對。本土派沒有自已的論述,便很容易「被代表」,君不見一些似是而非的謠言很有市場?例如新公屋都被大陸人佔用了,所以不應該建公屋。坦白說,這些說法只對地產霸權有利,有可能就是地產霸權利用公關網軍放出來的謠言。

本土派有勢而無統一力量,亦無統一代言人;這也有其好處,就是百家爭鳴後得到總體的利益,而不是一家一派的利益。大家可有留意《施政報告》的一項是,增加女性僱員的產假,由政府出錢。林鄭突然推出這一政策,是回應了本土派的指控:政府想消滅香港人,想以大陸人代替,所以不建屋,更不會鼓勵年輕人結婚生育。本土派的影響其實一直增加中。

本土派當然不應該簡單地反對填海建屋,而是要求政府保證新建的房屋,本地香港人有優先入住及購買的權利,否則才會反對到底。這才是正確的本土思維。

信報財經新聞     2018-10-30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