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3th Nov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68 Reads)

 Picture

港珠澳大橋推動本土意識 

世事很奇妙,往往出現很多偶然性,無法預計。港珠澳大橋最大的原罪,本來源於其高昂的造價,是浪費的大白象工程,原來的估計是不會有足以支持營運的使用流量,所以一定蝕本;結果是引來大量的低端旅客,使用不足的問題得以解決,得益只是大橋營運者、東涌的商戶,但馬上引起沉寂一時的本土「光復運動」。筆者以各次前例為依據,可以預言,本土派又會勝一仗。

本土意識一點也不宏觀偉大,它沒有世界和平、人類共融的高調,沒有國家民族上下5000年的榮耀,有的只是不要拿走我自己生活穩定舒適的權利、自由的權利。「拔一毛以利天下,吾不為也」是先秦時期中國人已有的處世之道,只要不損人,利我是符合中國人固有的價值倫理。

這是為何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建議要分流,便馬上刺激起全港本土派的惡罵,並湧到東涌加入「光復行動」。沒有任何政客支持分流,縱然這必然是唯一方法,但一定會對東涌居民表示同情,避重就輕地把問題帶到香港可以承受到的大陸遊客的總量。

大家若不善忘,包括泛民政客在內,各方對陸客帶來問題的立場不一。當街道淪陷的情況只限上水、粉嶺之時,所謂左膠的立場可以是呼籲包容,對已經受不了的居民的自發趕水貨客行為拒絕支持,並視之為自私行為;就算數年前當水貨客情況蔓延到沙田、屯門、元朗而引起勇武抗爭事件時,泛民政客的表現是驚人地脫離群眾,站到建制一方指摘反水貨行為是暴力行為。

不是講法治的時刻

相對於只會慣常裝模作樣抗爭的社運者,這的確是暴力,但十分有效,彰彰明甚;當年也只有筆者在本報獨持異議,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出現武力抗爭後,預言港府不怕中央怕,「一簽多行」及水貨活動必受遏止。

港獨的出現及其背後的理念,也只是簡單的本土權益的爭取。香港不獨立,港人將無法保護自己的權益,所以筆者把獨派歸類入泛本土派而非三刀兩面的泛民主派。事實上,獨派搭靠本土議題出現時,比搭靠泛民議題(言論結社自由)有效而順理得多。中共比泛民更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今次「光復東涌」行動必然以本土派的勝利告終,以免事件得以擴大。泛民也想分吃人血饅頭,但顯然處境尷尬。

低端旅客不是走私客,連水貨客也不是,只是為自己買消費品的小市民;低端旅行社也沒有犯法,甚而沒有違規,只是走罅隙賺點小利。筆者其實十分欣賞珠海市的小企業營商的靈活多變。但正如前述,不歡迎就是不歡迎,滋擾就是滋擾,感受是實在的,這不是講法治大道理的時刻,就算本土派是炒作議題,但只要有效,就應炒下去,為民請命就是請命,不是說教。

兩周以來,本土派用的藉口是「公眾監察違規旅行團」。違規不一定違法,自由旅行也不一定靠旅行團,幾個來過一次的珠海市民已是識途老馬,下次可以呼朋引類而來,針對旅行社導遊的打擊,很快可以成為過去,而問題依舊,所以本土派的「光復行動」是可以不完的,成敗甚而反映到明年後年兩次選舉。

政治上,所有希望參政的政客一定要借用本土牌,由本土論述帶着走。這就是為何筆者預言本土派形勢大好,幾年後爭不到民主的泛民主派,必然黯然踏入歷史舞台,給泛本土派取代。

港珠澳大橋的出現,是為了把香港與珠三角地區加以融合,經濟上香港的高端經濟能力與這些地區的低端生產力配合,共同發展,必然互利,理論上是沒有錯的,但真的成事之時,帶來的不是利益,而是中港矛盾的爆發,本土思潮的壯大甚而是港獨訴求的膨脹,害處就大於利。

「一國兩制」要成功,「兩制」便要分開,不能分開也要人為地分開,融合必然令「兩制」消失,這是很簡單直接的邏輯,但處事的中港官員往往很容易誤解和漠視這一邏輯。若然問題惡化,人為地以行政手段禁絕大橋作運輸以外的民間交流之用,可能是唯一的結果。

打開地圖一看就明白,單是一個深圳市的遊客,已令整個新界東承受不了;珠海及鄰近的中型城市如中山、江門、佛山等,從前需要拐個大彎經深圳到港,交通費貴,又不能一日遊,旅遊成本並非小市民所能支付,但一兩百塊錢的車費便幾乎人人能夠負擔。

至於交通分流後,就是在人工島轉車便可直達香港各處景點,即日來回,以一天10萬人流而沒有出入境和運輸問題計算,一年會帶來3500萬人,加上每年原有的1000萬名陸客的香港,這是一個全港街頭淪陷於低端陸客的恐怖境況,那會引起全民上街抗議,無一政客敢作異議的政治訴求,更是一個一夜之間教育所有港人命運自主的重要性的運動;情況一旦惡化,港人起來以武力要求獨立,就不再是說說之事了。

所以,今天各方提議解決陸客逼爆東涌的方法,都只是細枝末節,見樹木不見森林,特別是限制旅行團導遊及加車分流的想法,若然成功,才是災難的開始,只要學會過關及乘搭交通工具的小問題,以香港交通網絡之齊全,陸客一到東涌就能自由到達全港任何地方,一如全港市民可以自由去東涌一樣,還需導遊嗎?

對泛本土派而言,今次是難得團結的機會,不必互相協調,只須各自努力發揮,就地在各區發動「保衞香港我的家園」行動便可。還有就是好好利用選票的力量,是兩次補選也好,明年區選、後年大選也一樣,就是只投關心本土利益的候選人。曾經敵視本土的左膠及民主派,管你民主口號叫得多好聽,一票不投!

 信報財經新聞     2018-11-13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