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7th Nov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89 Reads)

 Picture

選民終學懂用選票懲罰泛民

每次選舉過程,都是民主經驗的累積,增加政治文化的深度,開啟更多的民智。周日(25日)的補選結果絕非什麼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更不是港人已經屈服於中共的淫威、不再追求民主;全沒有這回事,有的只是成熟的港人以選票、或不投票、或投白票懲罰不可一世的泛民主派,這會直接加速老泛民的被淘汰,加速泛本土派興起,怎會是壞事?這實在是民主勝利的光明一天!

[建制派沒進步也贏]

簡單的數字足以解答最基本的事實,弄清不必要的謬誤。建制派從沒有進步過,一切只是以泛民為主要的力量的非建制派在分裂。建制派在2016年選舉的九西得票是103224票;今年3月的補選則有107479票;周日的補選則是陳凱欣得票106457票,比鄭泳舜還少1022票。

鄭泳舜與陳凱欣都是建制派素人,選前無大社會活動紀錄,鄭是區議員在選區佔優,陳是記者出身,又當過政治助理,表達能力較好,兩人同樣依賴建制派建立的選舉機器,這套機制運作順暢專業,不論花錢多少,分別也不會太大,在九西而言,10萬票就是基本盤。

非建制派的派別複雜,內部又須競爭,大金主一聲令下,補選中並無不同意見,今次出現的「異端」是馮檢基,在3個月來的打擊抹黑之下,基哥並無勝算,力保12509鐵票,雖敗亦勝,有能力於兩年後捲土重來,更會多了欣賞他敢對民主派惡勢力說不的勇氣的選民,少了次次都要「含淚投票」的泛民愚忠者。

非建制各派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九龍西的得票約16萬,取得6席中的4席,是得勝率最高的地區,九龍西的選民保守嗎?九西曾是發生「雨傘佔旺」、「魚蛋革命」的選區,九西居民極有革命精神,極能包容勇武抗爭,這些都是16萬選票清楚反映出來的,所有人都有必要找尋一個合理解釋,為何16萬票會跌至姚松炎的105060票?再跌至李卓人的93047票?找到答案才是重中之重,餘皆廢話!

就算加上馮檢基的12509票,非建制派只取回兩年前的三分二票數,失掉三分一!而建制派得票並無變化,這也就反映建制派選民並無改變,變的是泛本土派的選民對泛民主流的失望及拒絕支持。

更明顯的是,若把非建制派分為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泛本土派已由佔非建制的兩成,上升至三成多(筆者樂意把近期向本土派示好的馮檢基,歸類為泛本土而非泛民),這才是今次補選的世紀啟示錄,這連中共也不應掉以輕心,以為可以掌控香港政局。

不論傳統泛民、港府、本地建制,或中共中央,不懂妥善處理泛本土派興起的問題,香港必出亂子。筆者是全港首名以「泛本土派」稱呼的評論者,並預言泛本土很快會取代傳統泛民,成為最大的反建制勢力;經過今次的九西補選,就算未成鐵一般的事實,也已經是鐵一般的趨勢。

筆者分析過泛本土派並無統一論述和組織,也無主流媒體作代言人,只有不時互相攻擊的網媒小山頭,誰也不服誰,但在統一立場時,就佔了非建制勢力的四成,今次的統一立場是反李卓人,李卓人就在泛民主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下,照樣慘敗;下次到梁國雄的補選,與梁牙齒印更深的泛本土派只會更杯葛、更焦土。梁國雄可謂絕無勝算。

泛本土對泛民的敵意由來已久,一言難盡。有留意本欄的朋友,也許意識到仇恨非由直接衝突而起,而是由泛民主流種種不義作為所累積而來的,包括篤灰劃界、只顧自己友的人權公義、動用傳媒惡勢力的抹黑打壓。這一切的源起,其實只為感覺到本土派興起的威脅,而不願選擇合作互助的態度,反而處處設防打壓排斥抹黑,久而久之,勢成水火。

傘後第一次補選,本土派統一代表性人物是梁天琦,那次亦形成本土派有兩成支持的格局,這一格局反映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本土派成功奪取多個議席。之後的發展大家記得,不再重複。

[泛本土派以勝利者自居]

兩年前補選得勝者還是泛民主流的楊岳橋,兩年後這兩次補選本土派並無競爭者加入,主流泛民何以反而一敗塗地?為中共及泛民聯手打壓、弄至代表性人物皆入獄,有代表也不准參選的本土派,為何影響力始終不減?擴大為泛本土之後反而可以經不投票、投白票或所謂焦土地投給建制派,從而令泛民的李卓人慘敗?

沒有學者會虛心研究一下泛本土的政治文化,學者都投入泛民陣營當啦啦隊,令泛民的正常失敗變成不能接受的慘情,如喪考妣,個個不知如何是好。網上所見,3個月來的對立,令泛本土派的支持者對今次泛民的敗選高興莫名,以勝利者自居,又何其怪異?

建制派的得勝,當然不會有利本土派,哪有應該高興的地方?有的,本土派是經由手中的一票懲罰對他們輕視及傲慢的泛民主流,對特別是年輕一代而言,代表泛民「老而不」的李卓人慘敗,的確是出了一口烏氣,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和意義,不因失去話語權而只能在泛民之後充當跟班。

不投票、甚至投予對家,也是有效力的政治行為,足以左右大局;事實上也左右了大局。焦土思想在泛本土之中只屬非常的少數,但只需幾千票,一來一回,足以令趾高氣揚的李卓人瞬間變喪家之犬!票票都成了關鍵一票啊!

本來泛民主流已經成功收編新世代年輕人之中最精英、最有潛質的一群,但當精英失去批判反思、變新創造的能力之時,天才也變成庸才。你們的反思,希望與泛民老派有着本質上的不同吧,有厚望焉!

信報財經新聞 2018-11-27 A21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