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8th Dec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55 Reads)

 Picture

承認法治已死 方能法治重生   

「法治已死,今天是法治最黑暗的一天;今天你不是審判我,是在審判法治。」筆者最討厭聽到這類悲觀又空洞的套語,這類說話是包攬政治話語權的政客最愛說的,濫情而欠缺深度,而且經常矛盾,例如希望你支持他們及他們謀生的法律專業之時,又會告訴你要對法治有信心希望,香港還是有險可守的。這類套語只會令一般人迷惑失智,失去應對的方向。

政客立場先行

這自然是由於政客是立場先行,法治只是工具,只希望一般人認同其立場,投其一票,沒有更多;教育大眾法治是學者的工作,可惜香港的法律學者要麼獨善其身,要麼根本就是政團的幫閒,自然也是立場先行,令人分不出是學者還是政客在發表意見。

梁振英案發展到今天,百分之一百成為一場政治鬧劇,天天叫法治已死的泛民法棍,上演了一場自證預言:法治已經死給你看。不過,依你們的論述,不單香港法治已死,不肯調查梁振英的聯合王國也法治死亡;澳洲不是快要一樣,而是早就一樣,因為她的監管機構4年前已經表示無案可查,是炒作的泛民堅持有新資料,要發起什麼「天下為公」,要把梁振英案和曾蔭權案相提並論。

泛民法棍的論述是「有罪推定」,先一口咬定梁振英有罪,然後一棍一棍重複地打;只要有不同意見,就會抹黑為「梁粉」或投共。筆者這4年在本欄評論此案的文章十分有限,因為作為曾經就證券期貨法例寫書的人、作為一個曾經執法、熟讀防賄法例、並寫過甚多文章的人,最重要的是作為尊重學術和法治的人,筆者只願客觀地分析梁案,4年前就認為此案理據甚弱,上不了法庭,上了也難定罪。

今天我也認同法治已死,相當的失望,但不是因為梁案不會在法庭定罪,而是過程失去公義,顯示權大於法。筆者在本欄多次的主張是,廉署調查後交外判獨立的大律師(最好在香港以外)研究案情,以其意見作為檢控與否的標準。

大家若然心水清,筆者的說法和主張,泛民從不強調,因為這不符他們「有罪推定」、一定要把梁弄上法庭的立場。這幾天他們也說肯搬龍門,但太遲了。

中央若厚愛梁振英,就不會把他升上神枱而不讓他連任。升上神枱,權力雖減少,但位格則高升,多少也是國家級領導人。這就可以解釋政治掛帥的中共不准特區起訴梁的原因,就算是中國傳統的法家思想,也強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是所謂「不殊貴賤,一斷於法」。

基於愛護「一國兩制」及本案根本證據薄弱,中央本應同意特區外判專家以利服眾的安排,但也不肯了,這是中共不斷對香港法治收緊的大氣候所影響的,也是考慮到作用根本不大,因泛民還是一樣會炒作梁振英有罪論,不會承認客觀的法律分析,因為對泛民而言,這本來不是法治,而是政治。

於是,泛民天天告訴大家法治已死的預言逐步成真,梁案只是冰山一角;泛民喜愛JR的結果是,迫使司法界更快倒向現實;「一地兩檢」案承認人大常委的裁決也是憲法的一部分,法官是依法律及現實決定對錯的,一決定就一了百了。

革命不是法官的責任,爭民主也不是法官的責任;吃政治飯的人不會行動,天天到法院要求法官作他們政治失敗的擋箭牌,一句法治已死就把問題推給法官嗎?自己就無責任而不需行動了嗎?那為何市民還須投你一票?

法律服務政治

佔中九子案已經審完,筆者本來以為公眾妨擾只是小罪,也沒有什麼判例,按國際人權公約的原則,這類為維護社會秩序的法例,因與公民的示威權有衝突,其限制必須合理及合乎比例,不可能重判,但經過梁天琦案及同類的暴動案件,也再難樂觀。法官會配合中共的思維重判,用嚴刑峻法以阻嚇同類社運的再現。法律為政治服務,自然又是法治已死,當然也包括連串的DQ事件,違反《基本法》如家常便飯,泛民唯一的行動還只是去JR,失敗之後再叫法治已死。

這一兩年的氣氛是令人窒息的,法庭已不是可以主持公道的地方,政客也不可靠,港人還可以如何自處?筆者不願學那些早年叫民主回歸、晚年移民走人,或追隨泛民做個黃絲、自我感覺有希望的同輩友人,這是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新一代人的。

新世代連BNO也沒有,只能與這塊土地共存亡,本土派才是香港的未來。面對法治已死,大家應抱什麼心態面對?

筆者想起莊子的話︰「方生方死,方死方生。」香港的法治文明並不是自古以來就是如此的,筆者小時的社會是很貪污、很不公平、福利極差的,從前並不是新世代想像中的美好,將來能否回歸美好,其實不在別人手中而在自己手中,失去了的法治只能靠大家用行動爭奪回來,而不是天天悲叫法治已死;法治真的已死,正是法治重生的開始。

別問我如何行動,筆者以筆代劍,8年前已在本欄警告所有人,法律水平甚差的馬道立升任司法之首便有今天的結果。筆者年多以來已經一改從前寫作法律文章的習慣,就是從判詞找尋道理改為嚴厲批評。

如果公眾敢用對付黑警的態度對待法官,大概他們總會克制一點,法治的死亡過程,法官一如溫水中的青蛙是不知不覺的,他們還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因大多數人被誤導還在崇拜他們代表了公義的希望。

 信報財經新聞     2018-12-18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