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8th Jan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31 Reads)

 Picture

聯邦制代「一國兩制」才是正途   

在中台達成「九二共識」的那一年,「一國兩制」對台灣人已無吸引力,對港人則是沒有選擇的選擇,是被迫的選擇,是未知的期待。到了今天,經過21年實踐,你問全球自由世界的華人社會,「一國兩制」成功在什麼地方?

人心回歸是成敗標準

除了中共的宣傳機器之外,若肯中立客觀看看事實的人,都不會說它有何成功之處。香港人作為身受其害的實驗品,所有民調都客觀地反映港人的想法;說「好」的只有「港奸」,因他們是得益者。

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在這一時刻提出在香港失敗至極的「一國兩制」作為反台獨並呼籲和平統一的基礎,是他當政6年的最嚴重誤判形勢;他的統治班子處理香港問題的失誤已經清楚不過,衡量「一國兩制」在港是否成功,不在於能否有效操控香港,有解放軍在、有基於自身利益而効忠中共的官僚機器、有賣港自肥的「港奸」……要操控香港社會有何困難?要捫心自問「一國兩制」成功與否,其實只有一個標準,就是人心回歸了沒有?

筆者這標準已經寬鬆到連人權民主法治這些中產小資才最關心的價值也不論;事實上也只是一般人的生活是否舒適快樂而已。香港人這麼懷念沒有給港人民主的英治時代,也只是因為英國人有優良的管治成績,而且肯在無民選制度之下,充分實行諮議民主(Democracy by Consultation)。

英國人留下的政務官僚有工作能力但從無忠於人民的傳統,他們的傳統只是忠於上司的指派,努力在自己範圍內工作;林鄭政府也只是這樣而已,人心沒有回歸,責任還是在中共自身。

把明顯不過的失敗樣板,作為要求台灣人民支持和平統一,是很可笑的,也反映出習政權的脫離現實,而且處理港台事務的官員個個左口左臉,全無親和力。筆者奇怪,中共沒有知識分子學者以專家身份提供客觀的良策嗎?應該也不是,是習稱帝之後,下面已無敢直說真話的人,這是所有專權者於權力穩固後的通病而已。

中共研究台灣政治的學者和官僚,相信是見到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大敗,才錯誤判斷:針對台灣民眾,在過去兩年中共對台文攻武嚇及經濟上利誘的政策成功,是時候正式踢走當年國民黨倡議、並自說自話26年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代之中共心中的「一國中國,一國兩制」。

習政府怎不想想,不論台灣統派或獨派的論者,在朝或在野的政黨,從來沒有為「一國兩制」說過真心讚賞的話。正式向台灣提出之日,也是正式被台灣拒絕之時,也是企圖用「一國兩制」解決統獨問題這一構想正式而徹底破局之時。

蔡總統是全民選舉產生的領導人,她的合法性和代表性令她可以很有自信地代表台灣人嚴正拒絕了「一國兩制」,這一提議自然畫上休止符。當然,蔡總統年多以後可以不能連任,但她代表的由於是台人的共識,沒有任何下任總統候選人敢背離這一共識,所以不必再等,「一國兩制」今天已經完了,「九二共識」也不用再提了,台人只餘走向獨立之路,沒有走向統一之途。

台海終有一戰,筆者相信是會發生的,但極不可能是一場「征服大戰」;在美日韓軍事介入後,戰爭還是會以互有勝負而結束。戰後台灣也不見得要冒再戰之險,走向改國號的法理獨立,但事實上的主權獨立因戰功而更為穩固,更受各國人民包括港人支持肯定,則是可以預言的。

對香港而言,「一國兩制」的結束,是否代表本土自決的訴求,甚而港獨更無希望?正好相反,中國要解決台灣、西藏、新疆、蒙古的民族自決問題,最終也不能靠「一國兩制」。那靠什麼呢?

解決矛盾之最佳良方

歷史上,國際的經驗最具效益性的,其實就是聯邦制。中國學者從來在務虛的層面有充分討論這一可能性,只是官方從來用非常霸道的態度否定聯邦制的構想。今天隨着「一國兩制」構想的正式破產,大膽構想符合中華模式的聯邦制度,才是一勞永逸地解決中國多民族、多地域矛盾、多歷史背景不同而引起內部矛盾的最佳良方。

先能解決一國之內的矛盾,不同的邦國之間才能團結互助,互補不足,中國才可能實踐大國崛起,成為世界第一強國而不會引起其他國家的猜疑和敵意。當然,這個中華聯邦在內部也必須實施民主改革,台灣已經民主化,香港也有一定經驗,有條件加快進行,若然各省也改成為邦國,可以各自按情況條件、按相近的模式進行改革,在一定時間內,共產黨還可以是最大政黨,甚而是唯一政黨,隨時日而慢慢改變。

一如世界其他聯邦,只要貨幣、經濟制度,以及軍隊是統一在中央政府手裏,各邦國都有代表在中央政府及全國性的議會內解決利益的矛盾,世上的聯邦制國家全部都能和平共存,共同發展成強盛的國家,亦能一致對外。若有爭執,也只是內部利益的爭奪問題,不難協商解決。世上聯邦制國家比單一制國家更多內部爭執嗎?看來正好相反。

何況中國人內心最明白,中國的豐富歷史和文化,才是維繫國家的最大向心力。中國傳統的思想與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權價值並不衝突,香港和台灣早有融合中西文化價值的經驗,亦因而自覺是高於大陸人一等,大陸同胞要拉平這一差距,只能靠自身的改革而非靠強權。根本性的改革,由實行聯邦制開始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1-08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