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2th Feb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95 Reads)

 Picture

家庭團聚與人道人權無關   

新正頭,筆者希望比較心平氣和地論政,奈何本文標題一定民粹及具爭議,要大家放下先入為主的定見,想想社會問題,談何容易?但問題總要說清楚,希望新正頭大家的心態能持平一點。

本土話題興起於2014年佔領運動之前,很大程度是針對大陸來港新移民引起的各類矛盾衝突。在「一國兩制」下,人口政策不在港人管控之中,港人無代表參與黑箱作業的審批制度,中央認為這是主權所在,英治時代已經如是,連解釋及提供詳情也拒絕,只簡單解說那每天150人的名額大多數是用於所謂「家庭團聚」,以維持其合理和合法性。這說法甚至得到泛民支持,筆者最近看到一張大約8年前泛民的記招照片,議員舉牌寫的大字,就是「家庭團聚是人權」,這完全是謬誤的。

筆者是個研究人權、絕對支持人權的人,但「家庭團聚」並非一個人權項目;也看過認為這是人權的學術文章,說「家庭團聚」是人權,那顯然是張冠李戴、魚目混珠的謬誤,只是所謂「左膠」長年以來帶給港人的錯覺。

「左膠」帶給港人的錯覺

細心留意一下,泛民雖有人說過「家庭團聚是人權」,但官方很少這樣形容。張建宗最近說「家庭團聚是人道原因,希望大家包容」,同樣是沒有依據的、是不相關的。那麼,以家庭團聚為由,容許大量大陸人移居香港的道德基礎何在呢?基本上是沒有的。

難怪那些「殖民論」——中國想對港人「滅族」的說法大有市場,也刺激了本土意識的興起。中港家庭選擇在中或港家庭團聚,並非一項人權或人道的理由,充其量只是一種人情。兩者的分別大矣,前兩項是不能推卸的責任,是普世價值之所在;人情則是一種你情我願、大家高興的人際關係。現時港人不高興,要拒絕這一關係,就沒有道德或法理上的問題,且是保護自身利益的合理權利。

筆者既是支持人權的人,也害怕自己學問不足而弄錯,所以特別呼籲左派高人、人權學者多寫分析文章指正這個論題。人大釋法是否破壞香港法治而爭論不休是另一個命題,距離第一次釋法已經20年,那一次釋法已修改《基本法》港人一項權利——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雖然也是香港人,但並無自動移居香港的權利,這已是香港法律制度一部分。

談人權,特別是國際人權標準,離不開三大人權公約,分別是《世界人權宣言》(1949)、1976年生效的《經濟社會文化公約》、《公民政治權利公約》。新年期間,筆者特別細閱這3條公約,均找不到一條條文說「家庭團聚」是一種人權。依此為據,筆者推論「家庭團聚」並非國際公認的一項人權,也不是《基本法》給予港人的人權,因為上述的釋法,只關乎居港權利,並非說「家庭團聚」是一項人權。

人道理由呢?同樣是沒有依據的。人權公約中的人道立場,針對的是殘忍或侮辱的待遇。當年大量越南船民到港,政府只把船民禁閉,與社會分隔,營中生活待遇不佳,也被國際指控不人道;但當年港府對港人包括新移民也照顧不足,數十萬人還居於木屋、艇上或是九龍城寨這類不人道的環境,結果也是不了了之。國際之間的人道救援,指的是救死扶傷,人道從來是指對生命的保護,與「家庭團聚」毫無關係。

人權宣言及公約只是說「成立家庭」的權利應予確定或保護。依此為據,香港政府從來沒有支援過香港的年輕人成立家庭,基層青年不獲公屋、不獲假期或其他生養津貼,對香港人自己成家立室也沒人道支援,反而把資源用於支援外來的家庭團聚,如何說得過去?

「人口紅利」是問題核心

寫到這裏,筆者要強調個人立場與一般的民粹排外絕不相同。所謂「既來之,則安之」,爭取由香港社會自己決定人口政策與排外是兩回事。年輕新移民是勞動力的來源,是本地的所謂「人口紅利」,也容易融入社會,成為地道的港人,有二三十年的時間會工作,會貢獻社會,而且會成為比本地出生的港人更本土、更勇武地保護這個社會。這是港人應該理解的。

說得現實一點,港人不歡迎的,只是中共把老弱傷殘的低端人口,本應由自己照顧的人送來香港,而把「人口紅利」留為己用,這才是問題的核心,也是本土論述者要搞清楚的立場,否則會被心懷不軌的中港政府利用。中共樂見港人與新移民活在仇恨與對立的氛圍之中,這樣7年之後,新移民不會成為本土派而會支持中共對港的管治,這是殖民地統治者的慣常手法,叫「分而治之」。

林鄭政府更不必說。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在於資源分配的不公平、在於官商勾結,也在於政府樂於為了討好北京當權者,把資源用於大白象工程,出賣港人利益,於是盡力剋扣港人的基本福利以節省開支。社會矛盾爆發時,林鄭政府一如所有右翼政府一樣,是樂於引導社會輿論把社會問題歸罪於新移民的到來的。

很多政府掌握的數字本應公開解說,但樂於模糊化,並讓一些以偏概全的例子被誇大,例如綜援個案在過去10年持續下降,由29萬跌至23萬,當中單是長者佔去14萬,病患傷殘佔去4萬,還有多少數字可被濫用?但公眾的印象是,香港的社福皆被新移民佔去,那就怪罪於新移民而不追究政府的刻薄了。本土論述近來天天壯大,這是可喜的,但論者要搞清事實,不要被政權利用,這也是重要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2-12 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