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9th Jan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44 Reads)

 Picture

【梁振英無法再享清白】   

一般人的理解往往錯誤,以為司法程序可以還人清白,例如某議員收取大筆捐款後,便在立法會為某有權勢者說話,又不申報捐款,被告上法庭,事實全部公開,但證據上無法證明因果關係,疑點得益後,還可以大大聲說已還他清白,而且成功連任,只是一般人簡單地迷信司法的神聖與獨立性,不用腦去多想。

逆向思維地看,梁振英若運用他政協副主席的身份,成功令他的案件連法庭之門也不會觸及,看似聰明,其實令自己無法清白,十分愚蠢。

筆者曾經就《香港證券及期貨條例》撰寫專題課本,也曾在大學教授《公司法》多年,年輕時也曾任職廉政公署,熟知《防止賄賂條例》的運用,早在4年多前在本欄評斷梁振英的UGL案不犯此例,也不符普通法的公職人員不當罪。到了今天的看法還是不變。

避過官司 以為聰明

英國調查機構已經結案,澳洲證監4年前已說沒什麼好查,只是筆者再多寫合乎法理、無可爭辯的文章也無法還梁振英清白,道理很簡單,這不關乎政治立場,我的分析只是基於已知的公開資料,並非本案的調研檔案;如果有的話,又如果我可以看的話,我的結論是可以完全不同的。

梁振英作為前特首,無功也有勞,而且表面上已經貴為國家級別的領導人,中共站在他一邊,支持他不受調查,是正常的思維方式;在梁的個人立場,受調查有風險(指認真徹底的調查),可能引出其他法律問題,畢竟從商的人很難不觸犯這樣那樣的規條,看嚴重與否而已。他要求中央支持他不受調查,中央指令一到,特首及律政司還可以如何?只是,想尋找不應檢控的法理依據也不容易,更何況是全面調查也不展開?

於是,在一般港人的公開審判中,梁振英在UGL案中是有罪的,是中共不合理地在背後干預香港司法獨立;而違法醜聞不斷的律政司、以低民望坐上特首大位的林鄭月娥,從何令港人不信這是一次政治干預司法的事件?港人會這樣定性,國際也是這樣定性,歷史也將如此定性,梁振英永遠成為一個戴罪之身的政客,如何還可以再有所作為?

有小聰明的人最易被聰明所誤,自陷於進退維艱的困境,梁振英現時的境況就是如此。千辛萬苦爭取到不被檢控,但忽然自覺保持低調,不是應該高興歡呼律政司已經還他清白嗎?律政司是資深大律師,律政署之內不乏刑事案的資深專家,級別與到英國找位QC(御用大律師)還不是一樣嗎?沒有能力作出同樣專業的判斷,此案沒有case嗎?

當然不一樣,自己人查自己人,全世界都會先認定有問題,敏感如此案更加如是。郭榮鏗動議鄭若驊要向立法會解釋UGL案,只是政治炒作,當然會被建制派操控的立法會否決,但迫使鄭要到立法會解釋,炒作的目的便已達到。

泛民政客申請法援JR律政司的不檢控決定,也是一種炒作,這件事還可以繼續炒下去,對泛民而言,這是一個本小利大的炒作題目,可以炒到明年立法會改選,何樂而不為?炒得愈久,公眾對梁振英有罪的定性更深,永遠不會清白。

所列原因 似是而非

事實上,鄭若驊列舉3個不檢控的原因,皆似是而非,無法服眾:

一、若通過議案,會干涉律政司在刑事檢控工作的獨立性;已受到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公開反駁,因為公開理據,有助還涉案者清白;2003年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偷步買車事件,政府公開18頁理據,既沒有影響律政署的獨立性,也還了梁錦松清白,到今天沒有人介懷阿松當年的失誤,更別說認定他有罪。反之,梁振英案如斯複雜敏感,不檢控的決定只有一頁簡短的新聞稿,公眾自然認定中港政府偏護梁振英。

二、把刑事調查及檢控的證據、理由及相關文件全面披露,會構成公審的情況,剝奪梁在刑事司法程序應享有的保障云云。這說法只能騙倒「法盲」,別說不披露會令公審情況更甚,事實是,立法會的討論與法庭的司法程序完全無關,互不影響,影響梁的司法保障又從何說起?

三、推說處理有關決定時,尋求法律意見並非律政司的慣常做法。那當然是百分百的謬論,公眾和政客馬上列舉大量先例以駁之,這裏也懶得再論。

律政司這類反智低質素的解說,不單令所有讀法律的人搖頭,更加深公眾對梁振英是有罪的定性、加深香港司法已無獨立的定性;反映到國際時,也會這樣定性,梁振英不可能再是一個清白的前特首。

這樣一來,請問他能否效法前特首董建華一樣,在國際之間活動活動,又可報國又可在事業上再上層樓?答案已是寫在牆上,這個情況若然是梁振英努力疏通的結果,筆者只能說他其實又自私又不愛國,為自身利益破壞「一國兩制」下信譽本來不差的司法獨立,自作自受的結果是,前途止步而且永不會清白。

其實最高興的,還是幾年來全無表現的泛民政客,梁振英UGL案是個炒不完的好話題,不炒下去才笨。

申請司法覆核律政司的不檢控決定是一定輸的,因為這權力源於皇權一部分(Royal prerogative),在普通法系統中從來不受質疑。當年梁愛詩基於公眾利益而不檢控的例子也算可笑之極、不合常理之極,也沒有JR這回事,今天焉會例外?

事件對中共、港府、梁振英而言,皆是三輸局面,只有泛民政客是贏家。有沒有解決方法?還是有的,但筆者不浪費筆墨了,讓奸有奸輸,更好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1-29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