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6th Feb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96 Reads)

 Picture

基層青年老人將被流放大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一出,其實解答了近來很多施政上令港人不解的問題,包括政府忽然緊急修改《逃犯條例》,上星期筆者估計主要針對是經濟犯逃來香港的麻煩,看來正確;另外,北大嶼填海計劃中有介紹目的之一是,打造中環之外另一商業中心,為大灣區服務;這幾年既強推普通話教育,又力爭高鐵及港珠澳大橋通車,原來一切只是為大灣區這經濟大夢作配合。

《綱要》原是糖衣

追夢是無錯的,追不到是另一回事,正如筆者臨老與年輕人一同追尋香港獨立之夢,就比同年紀一班「老黃絲」還在自欺欺人地講民主有意思得多。有人借革命家哲古華拉扮革命,實情連抗爭都小心翼翼,明眼人早已見怪不怪,但一樣捐款支持,不外乎當買一個永遠發不完的夢而已。

大國崛起,創造了不少經濟成就,是不爭的事實,筆者無意也無膽阻止領導人發經濟夢,特區小領導靠北京點頭才有位置,更無不陪領導人發夢的自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已經好過一眾急中共未急的「港奸」。

只是,隨着中共的爪愈伸愈入,要求愈來愈多,港人特別是退無可走的本土派,絕不可以對特區領導人的良心有何幻想,對只識追求利益的政客也不可信任,人人都要準備以個人的直接行動參與政治,保衞本土的利益。從這思路出發,不難看出《綱要》隱含一套把港人與大灣區居民換血對調的計劃,這已經從之前的陰謀論,進化為一個有可行性甚而路線圖的「綱領」,下一步就是利用方方面面實行的政策逼港人依從。今天官員口口聲聲說自願,那只是騙人的,中共70年來的施政,都是「官定民從」,從無「自願」這回事;所謂「自願」,便是文革時要年輕人上山下鄉的那類「自願」!

中港經濟不論融合或是互補,只要互相有利,港人並無反對或不滿的理由,只應支持。但為達目的而要犧牲部分港人的利益時,又應該支持嗎?那當然要問閣下是否身在被犧牲之列。得益者大言炎炎為了香港好而犧牲別人的利益之時,是全無道德基礎可言的,就算民主制度也不是多數人有權要少數人犧牲的吧?

《綱要》是糖衣,包的是為了國家強大而要部分港人作出犧牲的毒藥。不要因為自己不是在被犧牲者之列而贊同《綱要》,到今天不能離港移民的港人都是本土派,Hong Kong is not China,大家有條件不依從,只要團結及正確理解問題所在,港人有說不的空間,除非自己放棄。

筆者清楚地從《綱要》中看到有兩類港人被放棄。換言之,他們會經政策有目的地被流放到大灣區其他地方生活,空間會用來容納來自大灣區更年輕及精英的人口。

弔詭的是,這對香港的發展是好事,當政的人大條道理支持,這樣對國家好、香港好,為何不推行?香港人仇老情緒近年嚴重,送走大量「廢老」大家支持嗎?

那有一個很好聽的說法,叫「安老、養老」。大家要明白,香港不單地小,人工也貴,把老人移往大灣區其他地方的安老院等死,節省的金錢花費長遠而言,十分驚人,港人人均收入4萬多美元,大灣區九市有五市人均收入不足1萬美元;生活費用也如是計算,放逐老人到該地又人道又具成本效益,有何不好呢?

的確,如果我們視養人如養動物,只需食住行同合理醫護便可以,的確是好事,只要不是自己被逐便好了。道德問題筆者留給讀者細思,只提醒《綱要》內其實有完整的規劃,養老大計在40頁,安排香港社工北上工作服務以保證計劃初期順利的專業資格互認在43頁,特首連老人有病可以回港就醫,港府已經可以安排老人家在大陸領取老人福利(生果金之類)也特別談及,用心何其明顯?計劃何其周詳?其他官員心虛地強調不是逼老人北上,不可能逼港人北上云云。的確,有物業有生活儲備的老人如筆者,政府無法逼我離開,靠政府養的「廢老」呢?不加老人綜援金額幾年,不給院舍宿位,「廢老」還有議價的空間嗎?

安排港師港生北上

「廢青」倒不必憂心,你們逼不走,大陸也不歡迎你們北上,也無合適位置收容你們,基層也需要你們的勞動力,老了變廢老再說吧。《綱要》的規劃是把優等及頭次優的大學生從大灣區移入香港;在自然競爭的過程中,令香港次優和及格級別的本土大學生,特別是來自基層的,被迫北上發展,最終結婚生子留下來成大陸人,完成換血的目的。

在全國全局的領導人心中,這不是對所有人都公道有利的安排嗎?香港的創富能力最強,把最精英的年輕人放到香港成新香港人,他們也願意,也能更好發揮,大家有利。香港次等成績的大學生,還是比大陸次級的學生英語更好、更醒目靈活,北上工作比大灣區的本土生更具競爭力,不是很好嗎?也許港生皆不願北上工作,但在港工作機會被陸方優材生佔去之後,還有選擇嗎?

香港學生及教師北上的安排在第33頁,鼓勵創業就業在第38頁,年輕人要好好讀一讀,那是國家為你們安排好的未來。想來,香港政府這幾年不單在中學要教普通話,大學也在逼學生學普通話,是為你們將來適應大灣區的學業及就業早作準備,是用心良苦,別說成是早有陰謀這樣難聽吧?

筆者不在被迫走者之列,近年上網看得台灣節目多,「國語」也大有進,適應新香港應還可以的,長命之時,數十年後也許有機會用普通話為新香港人一代口述歷史的唏噓。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2-26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