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9th Mar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63 Reads)

 Picture

疑點得益歸於控方是法家治港   

法家,在中國有二千多年傳統,今天還在影響所有人,包括大多數港人,以為法庭判了林子健有罪,便是代表他有罪,這是典型傳統法家思維方式,也是典型習近平式的法治觀念——以法律(作工具)有效治理國家。這恐怕不符港人引以自豪的西方法治觀念,還有最少一半港人對法治一知半解,仍是活在法家的法治觀之中。

判監5月 豈合比例

筆者與大多數人一樣,覺得林子健的行為古古怪怪,不合情理,也覺得他在案中有自殘的可能,這是對事實認定,以我的理性分析比較可信的一方面,也許也是大多數人的認知。但這代表他有罪嗎?代表他應判5個月監禁嗎?筆者估計有多於一半港人、本案法官皆認為判決合適合理。這令筆者慨嘆港人口中講法治(西方的),心中還是法治(中國人的法家治國觀念)。

法家的理念是「重法尚刑」,嚴刑峻法對犯法者視為理所當然,是把法律視為統治有效工具所必需的一部分。

香港有太多民粹草民認同這一論述而不自知,亦所以受西方法律教育的涂謹申律師,對只是掟膠樽雜物的「暴力」行為要判多年監禁之時,不假思索便評為「合適」。

有西方文明法治思維者,應先問這符合比例嗎?重刑是真有社會需要嗎?這是人權公約中對文明法制的基本要求;還是活在小農民粹思維中的法盲,則直覺地只要不符自己喜惡的行為皆是該死的,所以重判也是罪有應得的。

善於利用法家理念治國的人,當然會好好利用這類民粹思維,以筆者觀察,香港的法官是讀了西方法律而實行時還是充滿中國人的法家思維。這是所謂「儒表法裏」,而政府及司法界也特別喜歡在中下級法庭安排多些「釘官」,以增加以法治國的效率。大家不妨自己觀察或自問,港人近年已減少公民抗命,那是認為抗命是錯事,還是因為「懼法」?

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指,林子健「造成社會不安、恐慌、浪費警方人力物力」,所以判監禁5個月,這是近乎該罪的最高判刑,是百分百配合當政者法治思想的「尚刑」精神,希望以重判阻嚇同類行為,但理由令人噴飯。

浪費警力的事件天天發生,警方大多數對這類「刁民」行為,一是不告,二是告也是經簡易程序,不會花百萬以上成本去調查,也花不來,因為告入也只是守行為罰款之類。

今天政府執意要「釘死」林子健,還要重判,本身當然有打擊民主派民望的政治考量,這是有腦的人皆明白的,要利用法治作工具之時,調查及法庭皆要配合。蘇惠德是否作了配合政府的裁決,留待市民公論,但事件竟然可算作「造成社會恐慌不安」,蘇官若不是有意誇大其詞,則他恐怕很易恐慌不安,這類性格的人恐難當法官吧?

中國公安跨境執法早已存在,有市民口傳的,也有公開新聞上了頭條的林榮基事件;港人若有恐慌,也早慣了,也不應是林子健特別引起的吧?除了中港政府基於「尚刑」的理念特別希望重判之外,還有更合理合情的解釋嗎?

恐共鬧劇 可能自製

筆者認為林子健行為古怪,較有可能真是自導自演了一場恐共鬧劇,這是我的理性分析,但筆者並非說他有罪,因為明顯存在入罪而未能超過合理懷疑情況。那是什麼?筆者不以擁有3個法律學位的權威告訴大家他無犯罪,因為不能超過合理疑點只是常識,就常識而言,筆者與大家沒有兩樣。

本案主要依賴的重要證據是閉路電視片段,請問這可以是偽造的嗎?偽造不容易,要證明偽造更難,但筆者不是請大家證明沒有假,而是想想有沒有造假的可能,有可能嗎?有就不能入罪,這才是西方法治精神的「寧縱毋枉」,反之便是中國的「寧枉毋縱」的「尚刑」法治。

筆者敢問蘇法官,可有IT改圖或是拍攝電影的經驗?作為一個普通人,就算人傑精英,不易憑一己外行的觀察知道有否作假,審案過程有否尋求專家協助?由專家判別真偽的責任在控方還是辯方?相信你當然明白是百分之一百在控方,而控方有政治任務要入罪的意圖明顯,你不知乎?你沒有保留地信任控方警員的證供,心中可以全無疑點?你有盡維護司法公義的責任嗎?疑點得益歸於控方是法治嗎?

花費警力 責在警方

香港的司法制度從來充滿「尚刑」的思維,沒有學者敢去研究批判,只有推動司法的崇拜,從來如此,如今尤甚,由馬道立這個司法魔王上任後更是惡化,公眾開始留意質疑源於一眾政治審判案件,未嘗不是覺醒的好事。

筆者並非故意挑剔踢爆,而是看到偽正義律師還在為這日漸敗壞的制度塗脂抹粉,迷惑大眾法治還存在,還是什麼「有險可守」!法治失去還可爭回,但裝睡的律師能代表港人尋公義嗎?

本土派因林子健是民主黨人而幸災樂禍不已,這是傳承泛民的自己友公義的壞習慣。在去年眾多審判旺角義士的案件中,中下級法庭的法官一如這位蘇惠德,認人過程主觀兒戲,疑點得益全歸控方,被告在戴了口罩也給法官英明神武地、超過合理懷疑地認出入罪。

這情況到了高院由陪審團審理,就算有彭寶琴多方引導,十多條控罪也只有兩條告入,只因疑點得益歸於被告。司法淪喪,所有人都會受害,沒有本土與泛民之別。

最後必須指出,花費數千小時警力的責任在警方、在特首、在律政司、在必要「釘死」林子健的中共;更重要的是因為警隊多冗員,消費得起,因而重判,合邏輯嗎?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3-19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