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6th Mar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00 Reads)

 

 Picture

黃崇厚回復司法理性 錯案理應重審   


筆者並非認為黃崇厚法官審理「美國隊長」容偉業一案(「容偉業案」)沒有問題,問題還是有的,下面再論。筆者只是要以「離晒大譜」形容去年由彭寶琴主審旺角警民衝突案(有陪審團審理;「天琦案」)。兩案對比之下,黃崇厚算是表現專業,筆者就算對結果不滿,也應承認黃官保障司法的客觀理性,挽回公眾一點信心。


司法公義靠全民維護


請大家對不公義不要善忘,不要自欺地叫人向前看。旺角警民衝突事件的真相從無出現;在不公平審判下定罪的義士尚在服刑或上訴;有義士選擇認罪或放棄上訴,不代表他們承受不公平審判過程合理,量刑合適。


彭寶琴審理「天琦案」的過程公眾嘩然,議論紛紛,筆者也忍不住打破慣例,在審案過程中就在本報及其他報刊發表多篇評論,這是要冒被指干預司法運作、藐視法庭的風險的。律政司多次發表聲明,語帶威嚇不想公眾評論法官,但支持言論自由歷史深厚的《信報》及筆者全不當一回事,是非亦自有公論,連其他法官也看不過眼(見3月13日〈陳慶偉暗批彭寶琴不當〉一文),暗示彭寶琴處理不當。


司法公義其實要靠全民維護和監察,絕不能為了維護司法界虛假的尊嚴而文過飾非,任令過去的成為過去便算,何況事件並未過去,要挽回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別無他途。按普通法鐵律,陪審團裁定無罪的案件控方不能上訴,裁定有罪的則可上訴推翻判決,或給予減刑。筆者當然希望上訴庭直接裁定梁天琦及盧建民無罪,並不單是討價還價的減刑期;但基於公眾在「天琦案」審理過程中質疑種種失當,重審此案交由一個新的陪審團裁定梁與盧不應負上暴動罪成的惡名,更符合公義讓人看見的原則,也更令公眾回復信心。


這一點也不複雜,就如黃崇厚審理「容偉業案」,有引起公眾嘩然嗎?有引起筆者撰文痛斥嗎?公眾和筆者是公道的,也反映不公道影響公眾對司法信心的,只是彭寶琴個人的專業失誤。當然,讀過彭寶琴的判詞明白她根本對抗爭者有偏見,對公民抗命的合理性全面否定,更能反映筆者和公眾對她的嚴重質疑其實是理性表現。


今天黃崇厚算是回歸司法理性,辯方、筆者和公眾也自然理性、公道地評論案情;而且今天有了結果後而非急得要鳴起警號。


黃官是否一如彭某對抗爭者深懷偏見,筆者也須留待他的判詞後再作定論。這一刻,筆者沒有上網查看黃官是否也是出身律政署較為親近建制或警務人員的「釘官」,也未覺網上跟進此案的網民對黃官有質疑,一切只從已知的報道加以評論,非常公道合理吧?尊重地說,筆者還是認為黃崇厚未算完全公平,容偉業經五日四夜陪審團馬拉松討論後得出兩條暴動罪成的結論,也相當令人意外。黃官若在須重新審視本案過程以為量刑裁定並寫下判詞的過程中,能承認自己的缺失,下令只就容偉業的定罪重審本案,不待上訴庭作決定,會獲得筆者及公眾更大的尊重。


當陪審團討論到第三天尚無結果時,曾透露容偉業兩項暴動罪考慮比數是6︰3及5︰4,無法達成有效多數的裁決,但最終結果是出人意料地變成8︰1及9︰0。表面上,黃官指示陪審團不須考慮時間的問題,但常識告訴大家,周五必是重要的心理關口,因為再拖就要跨過周末的兩天;到了第四天,辯方大律師曾表示希望法官考慮提醒陪審團,疑點得益歸於被告,唯黃官拒絕;提醒陪審團基本法律常識為何不可?這本是引導陪審團時,便一定說過的。


應考慮被告是否受挑釁


對一個討論4天的陪審團再作提醒是合理的事,特別是當他們無法作出有效多數裁決時,而作用是明顯的,當日黃官亦未有提及解散陪審團一事。若黃官及早提醒陪審團疑點得益的權利,以及未能達成有效裁決的結果可以再審,本案在陪審團沒有時間的壓力及需要有所裁定的錯覺下,可以不那麼戲劇性吧?法官大人公正嗎?


黃官第二天引導陪審團時指出:辯方曾指出警方部署、行動出錯的問題;但強調此非案中關鍵,因為今次並非警方的紀律聆訊,市民如有不滿,可以投訴云云。尊敬地說,筆者認為這是不公平的誤導。被告若有被挑釁激怒的情況,為何不是一種有效的辯解?最少陪審團考慮被告的行為和意圖時,是否曾被挑釁而失去自制能力,應該一併加以考慮。


對於容偉業原來患有精神病(自閉症),這點於法律而言何其重要?不知是傳媒沒有報道,還是黃官沒有對陪審團作出指引或是指引太簡單所以沒有報道,筆者因而不能評論黃官的引導是否正確。辯方提出清楚有效的醫學紀錄,控方若無有效的反證,只能假設醫學證據獲接納。在這情況下,法官應指導陪審團考慮容偉業欠缺犯罪意圖,或認真考慮控方是否已經證明容偉業超過合理懷疑地沒有精神問題一如常人地犯法。結果顯示,陪審員根本視容偉業一如其他常人一樣地行動,所以有罪。裁決是何其不安全、不妥善、不可靠?


筆者曾經介紹過,國際公認的檢控原則是檢察官(香港指律政司)是檢控工作的把關人,隨便檢控入罪機會低的案件是濫告,對人權是侵犯,在本港而言更是政治檢控,非常可恥。沒有十足把握的案件不應檢控,「天琦案」和「容偉業案」的成功率只有兩三成,還因得到法官可疑的偏幫,司法工作者可知羞耻!

 

信報財經新聞 A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19-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