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9th Apr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95 Reads)

 Picture

【本土派不應為奸商而戰】   

聞戰鼓,思良將,可惜良將皆在獄中;本土派也非後繼無人,這幾年不單港獨之聲未絕,走上街頭趕水貨客、趕陸客、趕大媽,保護了港人生活質素的人,正是本土派。若說中港當權者有所顧忌,不得不小心施政,阻嚇性不是來自天天哭哭啼啼、怨這訴那的泛民及左膠,而是一言不合,二話不說,會燒垃圾桶掟石的憤怒青年,各方皆不討好的本土派。

所有人心中明白,50萬和理非公民上街,也阻不了已下決心要推行《逃犯條例》修法的中港政府。4年多前有5000市民在金鐘堵路,3年前有500市民在旺角街頭因警員鳴槍憤而掟石,才是專政者所怕,因為再進一步,就是人民的起義,就是革命。今日引起公憤的「送中條例」會引起同類事件嗎?急公好義的年輕人會再次起來嗎?在這一刻,大家的共識恐怕一致,是不會!想也別想!

[既得利益者 本性保守]

為何不會?因為不應。熱血青年曾為旺角街頭的小商人而戰,這是義行,但若為自私無義的奸商利益而戰,是不義而且愚蠢的。吃過民主派及奸商大虧的本土派不會這樣蠢吧?不會再為滿口民主人權理想、滿口司法公義的泛民主派所迷惑吧?現實的無情,是這些人的言論自由、司法公義,只顧及自己人的利益。How?只有自己友的抗爭才是英雄好漢,你們只是暴民,重判是合適。不是嗎?

奸商不易下簡單定義,但一定不是指在港營商的本土商人,他們並不是《逃犯條例》所針對的。修例所針對的,是改革開放後受中共器重,在內地關係人脈好,得到重重政策便利,營商靠與當地政府打好關係,官商勾結,損民自肥,官員暴富,也有奸商成了政協名流,拿盡紅利。習近平打貪也打不到頭上,因為有港人身份隨時一走了之,回到這片「法外之地」,還是合法的上流社會中人。

奸商自然有幫兇,包括會計師、律師、財務顧問及各EMBA管理專才。這些人受良好教育,是社會發展的一線受益者,喜愛坐而論道,支持民主人權環保,也樂意捐點錢給志願團體政黨作為良心的贖罪券。筆者上文介紹過,修法不豁免協助教唆者,也不放過串謀者,因老闆的壓力所以犯法,中港以至全世界都不是辯護理由,只是求情理由。

中產者也是既得利益者,他們的德性也充分反映在泛民主派的言行之中,是陳義高而行動有限,參加幾次和理非遊行就以為很有民主承擔,別說已過去的30年,再多300年,這類口頭民主派也爭不到民主。年輕人看不下去,行動升級,這類人的保守本性馬上原形畢露,葉公好龍地回到建制的立場。

他們心中明白,慢慢爭不會有結果,但更怕政局不穩影響自己利益,所以這類中產貴族對本土派的心態與奸商一樣,就是自登道德高地教訓所謂激進的年輕本土派不理性、爭民主無技巧、衝動,誤了民主的大業;奸商再踩一腳,你有我們獅子山下一代的努力,就不會窮、不會仇富、不會無事幹去搞亂社會了。

忽然,戰鼓響了,中共要搞大灣區,就再不容區內有片「法外之地」,奸商及幫兇集團的特權原來是可以被收回的,初時尚天真地以為被針對的不會是對中國改革開放勞苦功高的港商,只是針對本土派特別是港獨。商界提出豁免被接納後,才醒覺到問題的嚴重性,原來項莊舞劍,意在奸商,不是什麼港獨。

[只應打邊鼓 勿打頭陣]

豁免9項刑責是商界自己提出、經協商後被接納的,怎麼可以又搬龍門?過程如何,筆者不大了了,只知長期收政治獻金的政治代理人十分尷尬,也不知如何是好。法例只應保護正當營商的人,而非詐騙為業的奸商,全世界在華經商的人都接受這一原則,為何香港商人可以例外?

筆者才懶得討論商界代理人提出千奇百怪的法律理由;怕就別再北上,留港經營,多創造工作機會給港人便好了;也別恐嚇各國商人這條修法會影響到他們,令他們在港也會被拘捕交回內地。富貴險中求,外商長期直接在內地活動也不怕,會信你們信口開河?

筆者第一篇文章便建議應修法爭取香港法庭按國際行之有效的「屬人管轄原則」,讓香港法庭審理港商在內地被控犯法的案件。這一建議討論雖有但不多,那就只餘下完全拉倒《逃犯條例》的修法工作,可能嗎?

筆者只能形容為mission impossible。須知道,就是2003年那次成功推倒23條立法,泛民的手法也只是質疑與拖延並舉,意外地七一後中央主動放棄立法,但歷史不會簡單重複,更何況欠缺有力的道德理由。引渡法律在國際在香港一直存在,行之有效,奸商如何說服港人只有你們犯罪應該豁免,其他人就不必理會?

當然,現在泛民的說詞是修法嚴重影響港人的人權自由,但商界心中明白,泛民帶領的社會運動有史以來幾乎逢戰必敗,你靠他們?他們是不是也在要求商界多發聲,站前一點,多給政府壓力?這是說泛民也只是在寄望商界的努力,讓他們可以「成功爭取」啊!

筆者2月19日第一篇評論修法的文章,已建議泛民、本土與商界有必要聯合反對修法,不是叫商界自己要求豁免,商人走錯了第一步,形勢更險,以後的路怎樣走,不是本土派所關心的了。同一文章筆者也提醒本土派只應打邊鼓,不應打頭陣,大家心領神會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4-09 21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