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6th Apr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96 Reads)

 Picture

馬道立陳仲衡把司法政治化   

普通法有很多不會與時並進的「惡法」,它們在當今人權優先的世代與現代文明早已格格不入。雖然用不上,但也不會廢止,有需要時,不民主政府自會善加利用。影響集會自由的公眾妨擾罪,今天大家知道它厲害之處吧,忿忿不平者都想對法官陳仲衡的歪理破口大罵。

「罵法官」雖然是本欄特色,但筆者絕不建議任何人罵法官,我自己罵算了,否則可能被控煽惑一條普通法的「惡法」、惡意中傷法庭罪(Scandalising the Court)。

泛民律師最「縮骨」

資深政客、革命家、新聞從業員都知道有這條罪,所以十分小心言行,敬法官而遠之。這條罪的定義甚寛;普通法舊法例多數定義寬,留給法官大量因時制宜的空間的特性。這一彈性放於高質素德性的法官手裏,自當有利司法公義,可以適時補充法例之不足,但放於馬道立為首的司法體系時,就會輕易轉化為政治工具,用以配合政權打壓異己,選擇性檢控以至在政治上造成寒蟬效應,眼前就有佔中九子這活生生的例子。

公眾妨擾罪加上「煽惑」、再加「串謀」是什麼概念?3條普通法的原則性罪結合一起,再加上司法行政的配合,由一名政治上疑有先入為主偏見的法官主審,便有今天的奇效。

大家假想一下,這麼政治性的檢控,就如兩宗旺角義士的案件,若放在高院由代表一般人的陪審團主審(這本是辯方的要求,律政司拒絕了),結果恐怕完全不一樣,市民的信心也大增。

現時,自主審上訴到終審都是置於馬道立領導下「一條龍」的司法系統之中,誰還有信心?沒有信心想罵之時,又怕被控惡意中傷法庭罪,又不知如何開罵。希望言必稱法治的泛民律師給予法律分析時,發現律師的敢言不見了,代之是叫大家在判罪有結果前,出來進行「黃着行動」。這是哪一門子的社會抗爭?大家穿上黃衣,法治就會回來嗎?

眼看法律界的無能,泛民律師的「縮骨」及雙重標準,筆者又忍不住要冒中傷法庭之險,嚴正批評本案法官陳仲衡及筆者形容為司法魔王的馬道立;你們沒有做好專業把關,反而支持政府把中立的司法政治化,今天是你們審判別人,明天一樣要受歷史的審判。

本案審理的過程筆者有留意,也寫過文章評論(見去年12月4日、25日),也認為一眾律師、特別是三子的抗辯技巧十分到位;主要技巧在於3人先前的規劃與後來發生的情況全不相同,客觀而言,的確也非他們所願。為了脫罪,他們甚至說出9.28後多次密通政府想主動勸說民眾退場結束佔領;當時佔領者全不知情,可說被出賣了,這等欠缺道義之事也說出來求苟免於罪,可見3人與律師對靠沒有犯罪意圖這一點技術脫罪,是滿有信心的,否則也不會公開這段「黑歷史」了。

筆者所以也就一直以高度好奇之心等待裁決結果,與友人談論此案時也只能認為五十五十。到4月2日看到一則新聞,則知道本案有罪是已定之事。果然,香港大學頒名譽博士學位予馬道立等法官,由身兼校監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主禮;馬道立致詞,表示「言論及集會自由並非毫無限制」。直覺告訴我,本案已定,這是馬道立早知結果的「佛洛伊德的失漏」(Freudian Slip)。

為何馬道立不說法律承認「人權原則高於一般的法律」?這說法與說「言論及集會自由並非毫無限制」,同為恒真命題,是一種套套邏輯(tautology),強調後者而忽略前者,是說者的典型「佛洛伊德的失漏」,這也是馬道立近年一貫的表現,就是把政治的考慮帶進香港的司法系統。

當然,他與林鄭都矢口否認,但香港市民眼睛是雪亮的。

全面否定被告說詞

陳仲衡更不必說了,他的判詞對辯方的說詞全面否定,同時加上個人的假想為代替,全面否定3人有意圖努力結束佔領,反指他們乘勢而上,欲盡用形勢來促進行動,繼續行動,有意無限期佔領有關公眾地方,造成不合理且違法的阻礙,直到12月2日表示翌日會向警方自首才結束。

公道地說,就算不喜歡三子佔領期間的領導的本土派,也知道這遠離事實。

筆者回顧當時寫下的評論,這幾天也聽了網台節目一些曾是佔領者的回憶,大家也可上網重溫當時的報道,參加者吵得最兇的事件正是要「拆大台」,正是不滿三子領導下的大會,企圖在沒有群眾共識的情況下出賣運動,盡早退場。

陳仲衡更不適當的做法是,發表與案無關的政治見解,這是法官主動把政治帶入法治之中。法律上,陳官不應批評政治經驗遠比他豐富的被告各人,特別是爭取社會公義超過40年;在他讀中學之前已經是公義社運代表人物的朱耀明牧師。

他批評三子的佔領計劃天真且不現實。敢問,這與本案何干?各被告人天真幼稚與9.28那天他們是否有阻礙馬路的意圖是全不相干的!

筆者對九子的求情全不感動,只覺矯情,但鍾耀華的幾句說話講出了全案的重點,所有人包括陳仲衡全都應心中有數,不應為求成功入罪,所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是一次政治審判,不是在審判9人,而是在審判所有參加過佔領活動的人,包括筆者,更弔詭的是連法官的能力也一併被審判。

3人以外的6名罪成者的行為,在社運中司空見慣,拿咪煽惑市民留下參加佔領、繼續堵路的名人名嘴,在金鐘旺角銅鑼灣那3個月內不知凡幾,法治講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政治只為要製造寒蟬效應,很多名嘴及當時活躍的政治人物已經低調甚而退出政治,不會被檢控是代價的交換,陳仲衡輕言不會有寒蟬效應,是你政治上無知或裝作無知的說法而已。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4-16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