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0th Apr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02 Reads)

 Picture

司法獨立不等於免於政治

問大家一個常識問題:有沒有人喜歡辦完喜事辦喪事?大家上網查查林鄭月娥是哪天成功當選特首的?是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佔中九子一天後便正式被落案起訴,距離當中3人自動投案的時間兩年有多。

至今還有人(包括這個司法制度下的受害者)相信司法不涉政治、法官一定中立、不會為政治服務?這個制度還是可以保障大家的自由?我們還是有險可守,只須努力申冤、哭哭啼啼、和和平平,對法官說之以理,動之以情,就有公平的對待?儍的嗎!

 

[今天法治 難比二千年前]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是法治的重要一環,就連中國兩千年前的法家,雖然尚刑,也特別強調平等之說,原則上天子犯法要與庶民同罪才是法家精神;儒家是有階級性,認為刑不上大夫。今天我們偉大的法治制度連這一點也做不到,檢控政策並非一視同仁,而是為政治操作,提供方便,方便控辯雙方枱底講數。法官心知,泛民肚明,只是不想市民了解太多。

大家會奇怪地問,也是司法受害者的泛民主派,也不教育大眾法治的真義的嗎?當然!人民太有智慧固然不好治理;對反對派而言,有覺醒及獨立思考的群眾,會追隨本土派而棄他們而去,他們便失去「大台」,也就失去正統性,也就無法再領導操弄各類政治議題了。最好的群眾是叫時出來,適時回家,煽動時肯堵路抗爭,但又不能太勇敢或堅持太久,那會害到領導者坐監的。

泛民最擅長的做法是,把民眾的不滿引往錯誤的方向去,消消氣之後,繼續做忠實的支持者。例如,忽然有很多意見說「佔中九子沒有煽動我」,我上街佔領,是被催淚彈煽動、是被林鄭政府煽動、是被中共壓制民主所煽動的……甚至在審訊過程中引用中大的民調,受訪佔領的市民,多數說非為響應三子呼籲而上街佔領云云。

陳仲衡在判詞已經申明,九子是否入罪,與市民是否被他們煽惑無關,這是煽惑罪的基本原則,所有讀法律的人皆知,煽惑行為本身已是犯法,不必理會結果;即是,若有人拿咪煽惑市民堵路,市民一見又是那幾位討厭的政客,於是馬上雞飛狗走,煽惑雖然弄成反效果,但同樣可以入罪。

泛民律師不會解說真正的法治危機是什麼,民眾失控,把憤怒燒向法官固然危險,批判性地質疑為何泛民只有九子適時被控而其他人無事,事件可能涉及泛民與政府有枱底之下、密室之中有了交換之時,群眾便不再那麼聽指揮、不肯接受領導、不肯再含淚投自己一票了。

別說整個佔領期間共有955人被捕,單是佔領結束後已有48人曾被預約拘捕,他們被捕的理由與佔中九子的大同小異,為何只有9人被控而了結事件?這當然是一種政治操控。

政治上,這兩年整個泛民集團是在守政治行為,規行矩步,不知還要多久;不入泛民集團的本土派則被重點對付,重手打壓,守行為的泛民集團不敢出聲,任令部分不明就裏的外圍,充當割席有理的打手,對義士落井下台以求自保,不受檢控。

再想多一個極明顯的例子,就知道泛民與政府的秘密協議可以存在。金鐘清場之日,有200多人被捕,當中不少是在最後一日到場抗爭,而非抗爭至最後一天的人,並無一人被檢控;當日不少在場市民同樣不肯離去,事後多人只是被控阻差辦公、罰款守行為。筆者不是認為和平集會者應該受檢控,而是法治不能一視同仁之時,就是一種政治。

泛民九子等了兩年不被檢控,是早有準備不作檢控不了了之的,為何又要故意在林鄭奪取大位的第二天就檢控?早一些還未準備好嗎?那何不遲一兩個月而要這樣「沖喜」?這當然是故意向泛民傳達強烈訊息。

[檢控九子 各有代表性]

中共不滿的是,泛民在選舉過程中執意顯示團結的力量,金主下令要all-in必輸的曾俊華,可憐的胡國興只能在350票的泛民鐵票中分得20多票,這類all-in行為有示威的含義,顯示有需要時,泛民還有團結一戰的實力,即佔中可以再來;中共亦只好還以顏色,來次報復性的檢控。

大家也聽過廉署最喜歡在疑犯生日時拘捕或落案起訴。這也是一種心戰,中共在明告泛民,檢控九子是一項政治檢控,若不安分守己,打壓會陸續有來。這個警告兩年來也的確有效,九子換到的是判刑的克制。

大家也應留意到九子的背景也有代表性,包括兩大政黨、社運界、學界、激進泛民,卻無本土派在內。判刑也具政治考量,為首的3人較重,有宗教背景、年老的牧師緩刑,其他基本上一樣,與政權關係特好的民主黨李永達可緩刑,容易激情的學運領袖可緩刑及社服令,自有安撫及避免刺激年輕人的作用。

回看整個運作,從一開始就有規劃,有完善的安排,基本上符合法治原則,並非濫用輕判的司法權,而是檢控之前已有所選擇。

單從法律角度而言,把所有政治責任放在兩名教授身上並不合理,上訴空間多的是,也不排除上訴庭撥亂反正,容許上訴成功提早釋放兩位教授,這並不影響政權以法懲治政治敵人、並製造寒蟬效應的結果。

法律界又有人出來為制度的崇拜做文章——香港還是有司法獨立的、有公義的、還是有險可守的,大家要保持信心。

司法是獨立的,這是現有制度,但並不保證能免於政治的干預,不保證司法人員不會自覺配合,大家的共同願望是要神話不滅而已。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4-30 A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