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1st May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35 Reads)

Picture
修改引渡法背景是中美爭霸   

《逃犯條例》的修訂風波,在上星期幾天之內急轉直下,北京及香港中聯辦行動一致地高調表態;包括了港澳辦、中聯辦、北京外交部發言人,及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都高調表態,佔據了新聞頭條,而美國國務院及多國也發表了聲明,反對修法。一時間,作為主角的港人及泛民沒有了聲音,也未知如何面對,連「七一」是否需要上街抗議也成未知之事,因為到時事件可能已成過去。

對修法緣起的判斷有誤

如有緊急的需要,香港的立法歷史之內,據筆者的記憶,是發生過一天之內三讀立法的事件,非常的有效率,那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的立法局,曾經三讀立法,於一天之內,授權政府接管了一間出現危機的銀行。

對於早已經是敗北主義者的泛民主派而言,直接將要修改的《逃犯條例》提交給立法會大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泛民提出的修訂案經表決否定然後通過,是抗爭工作最少,符合謝偉俊所言「長痛不如短痛」的安排,恐怕是心中所願,求之不得之事。這樣,泛民不須發動,發動也沒有港人在「七一」會勇武上街,泛民也就不必冒遭中共報復的政治風險了。

但看來事態未到緊急,北京也不希望用幾天之內完成立法這樣戲劇性的劇本去上演這場戲,而今天距離7月1日只餘6個星期,如果泛民不主動跪低,6個星期也無法拖延,說不過去。

對林鄭而言,中央出手,本地建制不合作去通過法例的問題已經不存在,而她的認知中也不信港人敢上街革命,她可以任憑風浪起,坐看一眾左右政客議員失去暑假要困坐立法會完成一場已知結果的演出,也是一件樂事。

回顧事件,所有人對修法的緣起判斷都出了問題。不同板塊的港人對號入座,都發覺修法可能影響了自己,於是都爭相反對。筆者的判斷,第一影響是商人,其次是泛民政客,再其次才是最勇武的本土派;這判斷不應遠離事實,只是忽略了中美冷戰,大國爭霸的因素原來在事件之頂上。

引渡問題不單出現於大灣區之內的港商,更可以出現於在港所有外國商人轉機經港空域之時發生,一如孟晚舟事件,那是發生於去年12月1日。港府於2月初召開記者招待會,宣示將會提交修改《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聲稱是為陳同佳案而須修法,但這案其實發生於一年之前的2月。

一段時間內法律的討論環繞此案,今天回望則明顯是一次項莊舞劍事件,修法的指令來自北京,法律的真正漏洞在於北京警覺到發生類似孟晚舟事件時,中國並無對等的報復能力(不能在港扣押過境的外商)。

北京一直用時間換空間

如果只為解決陳同佳案或只針對要阻嚇港商在內地犯商業罪案,中聯辦主任王志文對過百位人大政協的說話是不可解的,他強調了「不可無追溯期」,不要「日落條款」,不要「港人港審」。但若然修法的真正目的是要在類似孟晚舟事件發生之時中國要有對等的司法報復能力時,王志文的「三不」就很有道理了。

必須承認北京政權的深謀遠慮及掩飾手法騙倒了所有人,包括美國總統。筆者及陳弘毅兄這類蛋頭學者更不必說了,我們還為提議過「港人港審」這麼精采的建議而沾沾自喜,原來修法的原因遠超我們的估計。也許有人駁斥中美幾個月來貿易談判不是一直進展良好嗎?一旦達成協議特朗普不是說過美方會放棄引渡孟的要求嗎?結果呢?君不見原來中國一直用時間換取空間,作好準備,在最後時刻主動推翻所有協議?

大氣候下的小事件

所謂「大國崛起,必有一戰」,只看是熱戰還是冷戰而已。中國人對這類法家的史觀深信不疑,也合乎習近平這類強人的想法,香港的《逃犯條例》其實就只是在這個大氣候之下的小事件而已。香港人當然不想參戰,要靠邊站之時,港人包括港商及建制派其實都站在美帝一邊。現時的實況是本土派可以繼續高調親美反修法,建制心中親美但含淚支持修法,可憐人所共知親美的泛民主派今次「玩大」了。一如5年前搞「佔中」,在北京發火之後要自己負責如何在保證北京利益不損的情況下善後。

大概事件的唯一勝利者是李柱銘老先生這位民主名流,他再次發揮多年在外國積聚的政治關係,帶領一個聲勢浩大的「反對引渡條例美加團」,先到加拿大後到美國,得到眾議院議長及國務卿蓬佩奧的官方接待,美國國務院還發正式聲明,譴責中港政府修法。

老生生的政治智慧其實值得勇字行頭的年輕新世代學習。北京政府一定會對他的唱衰香港行為怒不可遏,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怒斥,「香港個別人士懷着政治目的,試圖接觸外力,干擾香港社會秩序,借機慫恿在香港特區製造混亂。」這類指控老先生耳熟能詳,喜見樂聞,欠缺了才不能反照出他的影響力。作為不用再參選的民主名流,善後自有民主黨的晚輩負責,他的黨友也早就在鬥而不破的情況下玩政治遊戲,只要最終泛民合作不出大事,大家還是可以相安無事的。

但若然中美終要冷戰的大氣候不是遠離事實,美方應有後續行動,而早已有完整草案的《香港人權民主法》快要出台,是可以期待的發展。最後大家一定以為筆者又會建議本土派不應強出頭,只應打邊敲。錯了,李老柱銘先生的經驗告訴大家,沒有聲音的政治勢力最不成氣候。在弄清形勢的前提下,本土派應扮演更進取的角色,以謀取最大的發言權,只須不冒無謂的險便是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5-21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