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4th Jun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86 Reads)

 Picture

修法為何只讓步予商界  


社運會否出現疲勞症?當然會,特別當一些命題重複、再沒有新意又明知沒有結果之時,群眾會出現一如運動員出現的賽前厭戰情緒,結果表現大打折扣。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由2月開始,基本格局與筆者一開始的定性分別不大,主要在於大灣區大計劃要解決奸商走法律漏洞問題,激化要立刻推行是孟晚舟事件,旁及政治迫害。

社運法寶 消費運動

要社會出現強大的抗爭運動,不離兩大要素;一是要人多,二是少數人夠勇武激烈,兩者又有一定關連,因為參與者人多之時,勇武者的比例及行動機率也自然增高。若然決心拚死一戰,泛民的布局應是集中所有力量推動高潮於「七一」,之後讓子彈亂飛;而自己所有立法會議員勇則總辭,最少也高調表明杯葛三讀立法,呼籲民眾包圍立法會。當然會循例呼籲和平集會,那只是逃避煽動公眾妨擾的套話,一切不言而喻。

若然無決心打一場硬仗,又不能輕言放棄呢?那只好回到司徒華遺留下的社運法寶,就是盡量消費運動,以利民主派的利益及保持強大主導地位。這已是有方程式可以代入的運作。不久前的反東北發展計劃(順便提醒大家,民主黨、公民黨已經支持撥款,可說是出賣自己友戰友也絕不手軟),反高鐵、反大橋、反「一地兩檢」,事前莫不沸沸揚揚,成為事實後便不了了之,有理由相信今次反「送中條例」的神聖聯盟最先想脫逃的,正是負責領軍的將帥群,泛民主派主流是也。

泛民又回到社會的消費主義,這幾個星期盡可能為「七一」上街推高人數而又不會出事的最佳方法,就是盡量消費議題,令港人進入疲勞的慣性,到了「七一」無論人多人少也不會再出現突變式的衝突,例如堵路或佔領政總,因為民眾的氣早就消得七七八八,每人自問都覺得做了很多事情,捐了點錢,實在盡了很大責任,可以安心放暑假了。

泛民在中共及中聯辦高姿態表態後發動了什麼?厲害了,是要求辯論比賽,是發動中小學及社會各界發表網上聯署,是硬把一年一度而剛好到了30周年的「六四」與修法掛鈎,還有6月9日先行一遍。泛民的話語權可說是被利用到盡,結果如何不得而知,令大眾覺得泛民努力,還是最可靠的政治力量,目的已達,還有比這目的更重要的嗎?

也不知道究竟是今天晚上偉大的「六四」晚會幫了泛民,還是泛民出賣了「六四」冤魂。多年來「六四」的意義展示的是「中港同心,共抗強權」,但反對「送中條例」的目的是中港「保持分隔」,港人不會因遠距離支持北京抗暴而被送中法辦。香港人支持北京市民抗暴政,不過你死你事,我不要受害。這是吃了30年「六四」人血饅頭的香港民主派的一貫思維,今年正告天下。

其實「六四」維園的神話是在等待破滅。這個神話被吹噓了10年,10年前晚會坐滿6個球場後,被吹噓成十多萬人參與,去年勉強滿座6個球場後,再被說成有12萬人。支聯會10年前的紀錄,坐滿5個球場只算4.5萬人。本土派興起後,年輕人參加「六四」晚會人數年年下降,大家在等待突降一半的一年,這代表港人不念「六四」還是不支持反修法?實情是全無關係。

今天枱面上泛民領導人的反修法運動氣勢如虹,枱底下慣於密室談判的泛民領導層已經與中共及林鄭政府達成不越紅線的共識,大有可能。為官40年不乏與泛民打交道經驗的林鄭,現時的表現正是老神在在,笑看風雲,因為輕舟已過萬重山,現時要做的反而是要掩飾高興的心情,要合作演好這場有驚無險的戲。

商界接受 勝負已定

林鄭政府經保安局拋出修法的所謂讓步,這包括三方面六項修訂,當中有實質意義的讓步,只是對商界的讓步,把涉及罪行由必須判監3年以上改為7年。這一讓步是有針對性地瓦解反修法的非神聖同盟,也同時不影響類似孟晚舟事件一類只屬備不用的引渡權力。得到商界的接受,這一役基本上是勝負已定。

大陸法系地區刑事追究責任有不同時效,這與普通法不同,就算謀殺案過了數十年也不會再提控。時效期往往也與犯案的刑期掛鈎,對中共而言,其修法的目的也的確只是加強以後的管控,從前的事無特別理由不追究,是法律,也是現實。商界只要開始接受這一說法,相信中共的承諾,泛民再恐嚇商界也只是枉作小人,商人自會作出估算,以決定是否支持法案,劉姓商人忽然再愛國,撤回JR官司,當然不是隨便的決定。本來是三大支柱的反修法運動(商界、泛民、本土派),失去商界本已立刻倒下,但加上各國關注這一條新的支柱後,戲還得被迫演下去,這才最令領軍的泛民為難。另外兩方面的修訂皆涉及人權的保護,對政治犯而言,說實在的意義也實在不大。

這些修訂在聯合國的範本是有的,也就是說,在與其他早有引渡協定國家的協定之內基本上存在。要按國際不引渡習慣行事之時(政治犯不引渡、非雙重犯罪不引渡、死刑不引渡),這些人權保障不列入修法也自然遵守。要特事特辦進行「法外引渡」之時,類似桂民海、林榮基之類的事件照樣出現,本土派又驚得多少?

只是,作為彰顯香港主權的原則,本土派反對修法是必然的立場,而且在可能範圍之內還應有所行動。這不是要跟泛民的尾行事,而是筆者所說的,泛本土派會在政治上取代泛民主派,早作準備!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6-04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