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1th Jun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329 Reads)

 Picture

是誰令港人2014年的怒火重燃   

星期日的大遊行是歷史性的,慶幸自己沒有因為失望而缺席,情況和經驗與2003年的七一高度相似,早就預計人數比當年更多,領導組織者也還是一樣和理非,小心翼翼,遊行者同樣和平有序,除了人數加倍以外。最大的不同的是,有為數200名的年輕人不肯效法16年前的港人和平散去,在政府宣告如期在星期三為《逃犯條例》的修訂立法後,發起衝擊立法會大樓的行動。

多國政府高調反對修法

於是遊行了一天本來心滿意足準備入睡的筆者,變成一夜無眠,充滿愧疚。沒有人期望筆者一類長者效法年輕人去抗爭,但無法不自問,這難道不應是我們一代的成年人在30多年前應該負的抗爭責任嗎?

歷史不會簡單重複,但還是經常不一樣地重複,只要基本因素不變。筆者對今天港人再次憤怒上街並不奇怪,在我看來,這只是港人2014年「雨革」的延續;這4年港人在中共的壓迫下從未平靜過,港人的怒火在4年前與其說是被警政及司法手段壓制下去,不如承認當年港人的起義是一次沒有經驗和心理準備的事件,因而在時間的消磨下自然退潮,今天全不一樣了。

筆者總結「雨革」後的文章,舉了一個例子作為警告,今天在應驗中。1967年,香港的暴動成因,官方和坊間一般說法是中共和港共搞出來的暴動,但事後的報告清楚指出另一原因,正面承認是施政出了問題,下情不能上達,人民生活困苦,欠缺希望。

這些因素在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引發的騷亂事件中已經出現,只是港英用警政高壓手段壓了下去。1966年的問題沒有妥善處理,弄出67年的大騷亂。港英在不能或不願推行民主的情況下,切實推行所謂「諮議民主」,用政治吸納的手法,把民間異見者引到政府的諮詢架構之中,實行非制度化的民主。

另一方面大力改善民生,改善勞工法例,大建公屋居屋,這些大家耳熟能詳。對比之下,當今政府在「雨革」之後沒有反省改變,完全反其道而行,變亂再起,就是自然的事。1967年的暴亂遠比66年的騷亂嚴重,反而迫使真正的改變,今天港人怒火重燃,就一定不會再次無功而回的了。

2014年事件何以得到暫時的平息,筆者歸納出三大因素,這些因素今天不一樣,而且走向相反方向。若民變再現,很難再次平息。在這些因素之上,還要問港人的物質和精神生活可有改善?答案不用我說了吧!

第一,2014年時港人尚有懸念,以為經過佔領之後,生活理應有所改變,民主還有可能發展,自由還可一樣。當時佔中三人組倡議的,也只是一兩天的佔領運動,一般人根本沒有革命的意識,心存觀望和樂觀的心態,無進一步行動的準備,更何況民主的目標太大,人人深明不能一次行動就達成。今次目標小得多,大家佔領街頭不走,目標只是要收回法例,不願出動解放軍放棄「一國兩制」,讓步的是中港政府。

第二,上次行動各國政府事前並無介入,可能背後給予泛民一些不言而喻的支援,都是微支末節,今次完全不一樣。

今次是全球民主自由地區的政府都高調支持港人反對修法的行動,一致地在事前提交外交照會,反對港府修法,德國更在適當時刻打了一張「黃台仰牌」,給港人傳達極重要的訊息,上次有這類國際大合唱嗎?

港人不笨,勇武者也會計算成本收益。西方世界給予港人的暗示是,若然起而抗爭政府,最少在今次行動而言,出了事的抗爭者皆可得到西方國家的政治庇護。這訊息極為清楚。西方國家已經定性《逃犯條例》的修訂是不符法治公義的事,對起而抗爭的港人不給予庇護說不過去,因為行動是事前受到西方認同及支持的。與旺角2016年的警民衝突事件不同,民主黨派今次不再切割,進一步要留意各國政府的表態。

無產基層無甚懼怕

第三,泛民主派上次是主動投降,出賣了勇武市民,與政府合作結束了運動。筆者當年估計泛民的合作,是會得到專政者讓步的共識。原來不是,唯一的承諾只是不會檢控一眾在清場日到場抗爭的政治明星,其他市民照樣秋後算賬,代表溫和新一代泛民的自決派被檢控,要DQ時一點也不手軟,極不友善包容,反而趕盡殺絕。

泛民主流領導無方,已經失去新一代及本土派的信任,兩次補選的失敗清楚不過。一般的說法,泛民慣於消費群眾的熱情騙選票,今次也許只是故伎重施,但筆者看到的分別,在於今次泛民努力動員市民上街,若然照樣無功而回,選民會新舊賬一起算,他們不會不明白,最少今次出了事,泛民再無切割劃清界線的空間;另一方面,中共也不容許泛民有再次卸責的空間,泛民的本地及國際支持者也不容許泛民又一次出賣運動,泛民今天不得不一戰!

這幾星期來形勢的發展,是人民的力量和熱情每天都在上升,6月9日大遊行之後並無下降的理由,只有升級的走勢。林鄭政府及中聯辦內一群從不了解香港基層市民的官僚,以為掌控立法會內多數不具民意代表性的議員,便可以老神在在,一般市民還是會順從政府,不了了之的。也許是的,如果到了解放軍站立在街頭維穩的時刻。

港人會很怕經濟蕭條、股市大跌、樓市爆煲,所以不會走上街頭嗎?那要看是什麼香港人,建制派、商界和政治上受益良多的泛民主流都會怕,一般市民無樓無股票無生活願景,從來沒有什麼好怕。本土派多是無產基層或一無所有的年輕人,也無怕的理由,反而有危,才會有機。1967年暴動之後的樓價,是當年筆者認識的工廠工友都在談論買樓自住的可能性,無產階級從來是不怕亂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6-11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