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5th Jun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69 Reads)

 Picture

6月風暴令本土勇武派大翻盤   

和平與暴力,既是矛盾,也是統一的。

對哲學家而言,物極必反,反者道之動,事物之內必包含其反面,都是平常的概念,但一般人很難理解,不會接受。6月之後,港人終想通了,肯接受和理非其實要靠勇武制暴為基礎,改變源於對抗爭有了不同的認知,這是何等重要的歷史改變。

今天不戰 愧對子孫

若說梁振英是港獨之父,則林鄭月娥肯定是勇武本土派之母。本土派數年來由於專政者與泛民的合作,在政治上被打壓以至封殺,被粗暴地斷絕參政之路,本是舉步維艱,發展困難;但6月以來公民社會的表現,可說是令本土派和本土路線獲得一次大翻盤的機會;個別人物可能參政路斷,但筆者所說的泛本土派將會代替泛民主派,意識形態上已經如是。

港共政權以林鄭為首,數年來不斷凌辱香港的司法公義,由於以為只影響少數政客的個人利益,加上得到馬道立之助,得利於港人對司法的慣性崇拜,知道不公,也不會為少數人的利益而上街一戰;但今天修法所隱藏的陰謀,折斷了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6月風暴是港人不滿累積了幾年的大爆發,令本土派倡議的勇武路線得到全民支持,而且經「直接行動」發揮得淋漓盡致,人民力量一夜之間由崛起到壯大成形,勢必成為社運新形態。更可喜的是,港共應對泛民雖然很有經驗,得心應手,但應付「直接行動」可說是束手無策,進退失據。

本土就是要求中港區隔,你有你,我有我,中共的想法從來只是大權在我手之餘,因為香港有利用價值,所以可以對你們好一點、自由一點,香港人就應感恩和滿意;可是港人從不接受,在強權之下被迫接受是另一回事,等到機會來一次大反撲是自然的事。

林鄭下台近幾日雖然傳得沸沸揚揚,但筆者更希望她多坐一會,這可為本土勇武派的中興打下更堅實的基礎。

折斷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源於一個重要訊息,它來自5月15日湯家驊在京會見張曉明後轉述的,說明修法後有4類人會受影響,清楚指明第四類人是包括「香港居民在香港觸犯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即是政治罪;那是包括支持本土港獨的所有人,包括黃台仰。

本來就算23條立法通過,這類人也只會在港審理。整個港府高層一直在講大話,一直在賣港求榮,建制派也是被迫陪同講大話支持。這一刻,一切非常清楚,也難怪英國直說這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從前只是誇張的言談,但港人心中明白,今天不戰,真的會愧對子孫。

這一次筆者非常肯定,港人絕大多數無力直接參與勇武抗爭,但對勇武甚而用上暴力的示威者,應感激不盡,沒有一人是暴徒,都是義士。

更重要的影響還未出現,泛民一貫對勇武行動的敗北主義論述已經一掃而空,一些先知先覺的政客主動站到群眾一邊,這行為在佔中三子案後,得負上被控煽惑公眾妨擾罪的風險,所以在明年的選舉選民給這些政客加分十分公道。他們會被控嗎?忘記法律吧!筆者上星期文章提醒大家,這是一場「革命」,「革命」是政治,不是法治問題。

反對派今次立場一致,極為統一,不可能有任何義士被控暴動罪,若有任何人被追究較輕的刑事罪,則警察濫用暴力的問題也應一併追究。筆者認為事件平息後,港共不了了之,但也堅拒追究警暴,是最聰明的選擇。這當然不是法治,而似是黑社會講數,但還有更合適的安排乎?

幫助五人 尋求庇護

不要忘記,民主黨的律師曾經在旺角衝突後站到政府一邊,譴責暴力,甚而認同暴動罪判刑合適。今天他們被迫改變立場,旺角衝突受難者被平反為義士而非暴徒,不待歷史,今天已經可以肯定,這是筆者最感安慰的。

泛民會否道歉筆者不關心,爭取今天沒有人被控暴動,協助旺角義士上訴減刑,是民主派力之所及的事,若辦不到,筆者會呼籲一票不投民主派。

如果港共堅持要告5人暴動又如何?泛民應一早聲明會協助5人尋求政治庇護,不推卸責任時,人人知道你們做得到,也是時候利用一下你們的國際關係做實事,不單是出風頭了。你們敢聲明,港共自然不敢告,你們不肯出聲明,選民的理解是你們在枱底下出賣義士。收起你們用市民的籌款益自己人律師那套遊戲吧,懂革命的港人不再好騙的了。

筆者前面說的更重要影響是,港人的抗爭模式已經在人民力量的協同下,跳升到不經任何政治代理人的「直接行動」,而且表現成熟,在6.12及6.21發揮得極好。尤其在6.21一役,羞辱警隊的目的已達後能及時全身而退,完全符合「直接行動」的理論和實踐。

讀者想知清楚這是什麼,除了上網下載《直接行動手冊》,也可參考筆者本欄兩篇介紹文章(2014年12月16日:〈直接行動、效果驚人〉;2014年12月30日:〈網媒支援直接行動〉)。

「直接行動」的出現,是人民對政治代理人失望及不信任,政客往往在重要關頭結束運動,收割成果從而出賣參與者。「雨傘革命」期間,抗爭者叫出不要大台的口號,是要把運動的進退決策權由三刀兩面的政棍手中奪回到抗爭者手中。

黃之鋒在6.21晚企圖以領導人角色發起公投定去留,完全是固有社運思維,失敗之餘也令人失望,也變相延誤了當晚抗爭者的最佳退場時機,這是他必須反省的失當。天才也應虛心學習,最少也先看看我寫的手冊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6-25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