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9th Jul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77 Reads)

 Picture

作為自由世界成員港人可以說不   

作為自由世界的公民,香港人在中共的長期宣傳下、在保守建制派自己利益為優先的影響下、在民主回歸派的錯誤帶引下,港人的政治觀長期被扭曲了。香港人被故意矮化為「中華帝國」之下的附屬領地,近年本土意識雖然興起,但在上述三大勢力的合圍下,可說全無突圍發展的空間。一場6月風暴改變了這基本格局,覺醒了的港人最少有一個非常清楚的共識,只要敢團結站起來,港人有權說不,有能力維護港人的主權,有力量在全世界自由公民的正義支援下,爭取高度的民主自治。

6月風暴後的整固

示威民眾兩度衝擊及羞辱警察總部,在政府事前顯然已經估計並充分準備下,甚而已經動員泛民議員到場勸阻的情況下,革命群眾還是義無反顧地衝入立法會,在適度的破壞及短暫的佔領後撤退;還未包括意義重大、但中共及港共只能低調面對的掛黑旗及把港旗下半的事件。這可說是整場6月風暴的最高潮,之後應是階段性的整固,香港人得到什麼啟示?

最大的啟示是,長期騎在港人頭上三座大山,原來只是三隻紙老虎。在人民力量真實展示之時,紙老虎不得不退縮!在合理的範圍內,港人可以說不的空間其實很大,大家要認識、珍惜及好好利用這空間。警隊只是紙老虎,在真正民變的情況出現時,其實應付不來。

林鄭政府幾年來專橫卑鄙自大,踐踏法治人權,不單是紙老虎,而且內部不團結、不穩定,已經失去有效管治能力。

社會主義中共政權亦終於被港人看清是紙老虎。出動解放軍在中區站崗,不會流血,幾百人幾輛軍車足以震懾所有抗爭者馬上回家,作用比出動所有港警都大,全世界都在等一張解放軍出營的照片,但中共絕不敢讓這張照片出現,亦紙老虎而已。

筆者說整固,是民間正在消化經驗,重整旗鼓,運動並不是泛民及政府想像的已經成為尾聲。楊岳橋叫政府暫緩搜捕抗爭者,泛民開始搞什麼支援基金,在政府尚未肯承諾不檢控整個6月風暴的涉事者前,就算不是網民所指控的投降出賣,也是錯判民情。

上周六一個已經纏繞屯門居民的社區小問題,以往抗議也不過百人的示威,結果有萬人上街。本文寫於出發前往九龍區的大遊行,未知人數及會否有後續,但那種山雨欲來的感覺異常強烈,再得知已有人申請14日在沙田搞遊行,在在說明風暴未完,回頭風可能更暴烈。

3隻紙老虎為何這樣不濟事?港人為何展示了前所未有的勇武?筆者這幾星期的文章寫得直接而坦白到位,完全公開,專政者視而不見是你們的自誤。3星期前筆者說希望傳聞快下台的林鄭能多坐一回,這會更有利勇武本土的壯大,絕對是一句真心的反話,反話是明知以專政者的思維永遠不能當機立斷,更會鬥氣不肯讓林鄭下台,結果完全符合我的預期!

在全世界正義人民一致站在背後支援港人的時刻,3隻紙老虎還算什麼?上周筆者已經建議港人各自行動,聯絡世界各地已有外籍身份的港人,在當地組織起來,發動示威遊行支持港人,其重要性在於真正自發於人民的行動,才能感動全世界的自由正義人民支持港人;由於當地的民主制度,自然也會帶動各國政府以行動支持港人,這當然比政客的活動更持久深遠及有效。

在當今中美爭霸,國際勢力在打香港牌的時刻,港人更要不失時機地加以利用,政治從來只是實力的較量,借得錢多的資本家才是成功的資本家,成功借到的政治力量當然應該盡量借用,港人半點不必遲疑!

民間可自行調查警暴事件

6月18日本欄文章〈爭取國際制裁警暴負責人〉,介紹1998年的《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有權跨國追究違反人道罪的國際公約,以及位於海牙的國際法院已經在2003年正式成立,有過百以上文明國家簽了約,這個法院得到聯合國司法委員會的支持;文章也介紹規約中所定義的酷刑罪,指:「故意致使在被告人羈押或控制下的人的身體或精神遭受重大痛害。」筆者認為月來香港警察的行為,相當程度上違反了國際法下的酷刑標準,港人有理由到國際進行申訴,追究到底。

由於中國及香港皆沒有簽署加入上述的《羅馬規約》(Roman Statute),法院要介入港警的酷刑事件,便須聯合國安理會的同意。筆者也覺得想追究太困難,也只是說說而已。數天前見一則新聞,英國議員點名香港警司薛鎮廷(Justin Shave)涉以「殘酷」手段對待示威者一事,問英國如何跟進。筆者警覺到事件必有下文,急急再研究有關的法律。

《羅馬規約》一如所有公約,是以大陸法系為本,所行的是「屬人管轄原則」,所以香港雖然不在規約的管轄之內,但由於英國是簽約國,英國國民皆受規約所管轄範圍之內(第12條)。

換言之,英國有權審訊薛鎮廷及其他英籍香港警官(由海牙法院在英開庭,英國提供一切協助);由於港英有引渡協議,可以要求港府交人。

所有涉及警暴的警員請記住,酷刑刑責是個人的,上級命令不能免責(第33條);上級在合理知情的情況下或沒有阻止時,同樣有責(第28條)。到這一刻,大家明白盧偉聰故意借記招聲明警暴的決定與自己無關,是何用意吧;警員有意犯酷刑罪前隱去名號,是何用意吧!

後記:7月7日晚上果然又出事,警察向記者都施暴。朋友問我,若然民間想自行調查警暴事件作報告,拿到國際申訴可行嗎?我的答案是,查案權在法律上從無專利,民間當然可以進行,何用求政府?立刻做!馬上做!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7-09 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