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0th Jul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55 Reads)

 Picture

十多萬人不理反對通知書


香港人一下就把法治的魔咒踢開。28萬人的說法可能不可靠,但高處拍到一片黑色的人潮,幾萬人完全漠視香港法制的威權性及服從性,一齊上街示威遊行,恐怕是有法治制度以來的香港人的首次;放於世界的司法歷史,這也肯定是經典性案例。

7.27元朗大示威帶來香港的危機只有三分之一;之二是警隊公然以下犯上威逼領導層,已有叛變奪權的勢頭;之三是抗爭者的勇武隨警暴升級而升級,港人武裝起來跟政府對抗的時刻,迫在眉睫。

周日(28日)的中環集會,被限制只許集會不許遊行,人數沒有元朗的密集,集會未完已兵分兩路,分別行向西環及東至銅鑼灣,並伴隨以升級的抗爭示威模式,已經不是純表態的抗爭,而是有直接還擊的表現。周六的元朗衝突已經嚴重,警方重犯沙田新城市廣場的錯誤,企圖入元朗站內打人及拉人,雖佔不到什麼便宜,但惡形惡相竟是與一星期前的白衣黑幫打市民一模一樣。

這兩天和平遊行之後都有衝擊的行為,這與和平遊行本身並無關連,也不矛盾。遊行後有衝擊成了近兩個月的慣常,但不能引申為政府有合理理由禁制正常和平的集會,因為那是不可置疑的人權,這一點港人分得清清楚楚。

亦所以,兩天合計,筆者作最保守的估算也有10萬市民不理警方的反對通知書,照樣上街行使和平示威的權利。這點而言,港人是完勝的,亦足以確立港人的示威權若被無理限制,那就不是少數勇武示威者的事,而是個個港人有份被剝奪人權,引起的是全民反抗,照樣上街,令反對通知書成一紙廢文。申請人鍾健平在周日中午被捕,有阻嚇到下午市民上街嗎?結果完全是相反的。

以法律而言,人權公約所承認的限制,只限合理並於民主社會秩序所必需的。現時港共政府並不是作合理限制集會的進行,而是借限制之名行禁止遊行之實。很多人問我法律問題,我不認為這再是法治問題,而是大家一猶疑就會永久失去示威權利的現實。

另一危機,當然是港共政府因為有求於警隊執行政治打壓的任務,令警權憑空坐大。元朗7.21晚上發生的事件,元朗警隊涉與鄉黑合作,竟然任由一般市民受到無差別恐怖襲擊,事實太清楚,無從抵賴;道歉本應由警隊高層作出,張建宗代為道歉,竟然反被警隊警告。

警權坐大已經是一件壞事,到今天更以下犯上,形同奪權,港共一班政務高層只能啞忍,教港人情何以堪?最大的惡果,是中共自種,中聯辦長期介入香港事務,元朗鄉黑作亂又焉能一紙公文、幾句官腔而脫清關係?策劃元朗恐襲就算不是直接來自西環,但與元朗鄉黑關係緊密的中聯辦地區官員,理應沒有洗脫知情默許甚或鼓勵的空間。更要命的是,警隊已視西環為真正政府之所在,是自己的大靠山之所在,自然可以無視代特首張建宗的存在,對張的道歉視為對警隊的不敬而加以訓斥了。

張建宗為官一生滑頭,怎會肯在這時刻充當出頭鳥?林鄭快下台由他署任半年,以待新特首上任或許根本由他接任餘下3年任期,相信是他肯出來講些希望緩和市民情緒說話的動力,但慘被基層警員羞辱,成何體統?

警、黑、中聯辦一旦成為統治香港的新鐵三角之時,中環官員只變成傀儡而已。這將成為香港管治的危機之所在。香港歷史上出現過這類危機,英國人成功解決了,但不見得今天的港共能同樣解決。

{警權坐大 危機所在}

香港的1967年暴動依靠華人警員賣命鎮壓得以平息,同時亦令警權坐大,數年後華警的貪污問題影響到英國人的統治,於是下定決心成立廉署。英國人可以成功,因為可以從英國聘請洋幫辦及其他高級警務人員空降領導警隊,還有廉政公署。1978年警廉衝突危機之時,英國人可以考慮出動英軍壓制華警中的貪污分子,雖然終以退讓平息危機,但肅貪能貫徹到底,英軍這一支力量是平衡所在。

今天中共敢出動解放軍鎮壓嗎?面對文官弱勢,犯下濫權警暴之錯的警隊為求自保奪權,可以理解,但權在手中之後,就只求自保而不謀求更多利益嗎?這不符中國人的特性吧!

正是這些複雜的問題交錯於今天的歷史時刻,令香港人想不認真面對、不起來革命也不成。很多國家的革命往往也是被時代迫出來的。港人進則海闊天空,退則萬劫不復,不想生活於失去自由的警權國家之中,除了起來革命之外,還可靠誰?中共?港共政府?或是西環的香港影子政府?這三方正是帶給港人困境的推手啊!三方也已經失去互相制衡的作用吧!不敢革命,只想坐待美好的明天,可以嗎?

中共的思維一定把責任推給外國勢力,今天也會照用這一套論述。美帝當然是虎狼之國,從來恨不得中共內亂,也一定在各方面支援港人起來革命,北京再說也是多餘的,港人完全明白。

問題是,被中共壓迫的香港人歡迎及期望美國的支援啊!所有革命都必有自己本土的土壤,外人的支援才有效用,現在是中共及港共為港人革命的土壤勤加灌溉啊!

筆者不知中共還想拖延多久才讓林鄭正式下台,但自6月21日後起算,港人的抗爭者在多次大規模拘捕之後,不單沒有減少,而且每一次的人數不斷增加之中,武備及勇武水平、戰鬥水平,次次提升,為何效果如此良好?

自然是因為勇武者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市民皆在自發保護及協助勇武者的抗爭,北京官員是看不見嗎?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7-30 A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