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6th Aug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59 Reads)

 Picture

解放軍武警演練集結的唯一作用   

筆者一直很冷靜地判斷,解放軍不可能出營。但解放軍演練鎮暴是那樣真確,並公開發出新聞片,由軍人叫喊出「後果自負」4個字,作用又是何在?還有美國間諜衞星監察到所謂武警,實為解放軍的輕武備部隊在深圳演練集結,因而提出警告,相信也不是假新聞。

表面上,訊息不可謂不強大,但從小被中共嚇大的港人全不為所動,過去兩個星期六及日的勇武抗爭,是每一次都比前一次升級勇猛,這是什麼一回事?

[飛揚跋扈 以下犯上]

如果中共及港共明白深層次原因,恐怕不願讓林鄭在壓力下下台的三心兩意,會一掃而空,決定會下得輕快得多。原因是港人根本不怕解放軍出營鎮暴。少數年輕人在抗爭所表現出的勇武,早以幾何級數升級,超過我們這一代人想像之外,解放軍又有何可怕?

已經有年輕人以死明志,更多的是隨便就犧牲就捕,押上前途全無所顧,看得我這類保守老人觸目驚心,但理性告訴我這是大時代必經現象,只能祝願小心,把犧牲減到最少,不能阻止。

我們這一代一句「民主回歸」阻礙了時代進展20年,是廢到無資格再出聲指指點點的一代。

中共尚未能充分了解筆者這一段分析的重要性,可按下不表;但中共明知不能隨便出動解放軍,但又讓傳聞湧現,而在傳聞過盛之時又要出來澄清,豈不十分反智?也不盡然,因為解放軍在港的作用一如英治時代的英軍,有制衡華警的作用,在7.21之夜元朗涉警黑合作,及後警方更表現出飛揚跋扈,以下犯上,公然訓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只因他一句溫和的代警隊於7.21元朗的表現道歉的話。這類行為,或令中共驚覺警隊高層串連黑幫及「西環」本地勢力合謀奪取香港政權的可能性存在。

大家再想想,駐港解放軍6000人,按《基本法》應特首及各界的要求,按《基本法》的規定,是有憲政上的合法理由出營平亂的。軍隊的作用是支援港警之時,還有何不足?須知道,港警有3萬之眾,武備精良,熟知香港大街小巷,維持治安足夠,解放軍要應付的,也可能只是小量有武器的城市游擊戰者,港警本身足以應付,解放軍也只應提供必要的支援,一如1967年時的英軍。那麼集結於深圳的武警是作何用的?

自然是用以震懾香港警隊之用。首要震懾港警別想借西環及黑幫的勢力,趁亂坐大奪權;也別想怠工以迫使政府優待元朗的警頭不再追究7.21事件。必要時要大量解僱警員,以深圳的武警協助維持治安也無不可,那只是在新警員訓練完畢之前的臨時外勞而已,若止於此,港人會諒解支持的。

當然,這也只是一種震懾,香港真亂時,若臨時調武警平暴,危險性比解放軍出營更危險,因為解放軍是在正當程序之下出營,還有合乎憲政法治的理由,深圳武警是完全沒有的,是非法入侵者,在街頭被港人殺害也無於法理上追究責任的權利。

明白這個道理,就明白港人不信解放軍會出營是智慧而非愚勇。無論是上星期的港澳辦記招或是昨天的林鄭見記者,皆不敢再暗示解放軍有何行動,港人的膽子大了起來,民間空前地團結勇武,連公務員也集會表態站到人民一邊;周末、周日及昨天勇武者不斷衝擊警隊及堵塞交通,是人民力量不斷升級而警政力量一路下降。要回復市面秩序,除了宵禁戒嚴之外,別無選擇。可是林鄭政府連這個決定都下不了,還談什麼解放軍!

林鄭記招之後,很多人會問港共政府及中共政府在算盤什麼,任由市面亂下去,他們可以不必擔心和理會的嗎?也別對專政的人的智慧估計太高。2014年的78天佔領期間,港共是等待民間其他社群的不耐煩及生厭,靜待民意的逆轉,取得民意的支持然後清場;今天的算盤以為歷史會簡單重複,如此而已。自6月初起這場風暴已超過60天,9月學校開課,年輕人還可支持下去嗎?

[心理敗退 為期不遠]

常說歷史不會簡單重複,今天根本不是在重複「雨傘革命」的經驗,而是已經以勇武進取,主動出擊,次次變陣,完全不是這回事了。上次是敗於把力量集中於大台,今天完全分散,各自行動,所有人只簡單地團結於五點訴求及一個信念,就是「時代革命、光復香港」,這已經是一場不會有人可以叫停的運動。

林鄭下台,一定有階段性勝利帶來的喜悅而令運動暫停下來,但現在恐怕時機已過,林鄭下台帶來的緩衝期愈來愈短。

到今天為止,港共靠警察的武力優勢還會有效控制市面情況及一般治安,但香港警察這部專政機器其實十分脆弱,危機四伏。

在黃大仙警察宿舍捲入警民衝突,以及多區出現普通街坊站出來與防暴警察對峙的連串事件中,筆者看到警隊心理上全面敗退,為期不遠。今天還可為了份工而堅持,到了9月再無與民為敵的本錢,除非……

除非警察3萬人的子女都轉學到左派學校或位於深圳的中小學上課,否則他們的子女在校如何面對其他同學的冷言冷語甚而是暴力襲擊?當然不懂教育的教育當權者會呼籲政治不應入侵校園,但正如當代教育之父的杜威(John Dewey)所言,學校的本質是社會的縮影,學校的作用就是讓在學的人及早適應社會的環境。校園本身就是容易滋生暴力的地方,因為青少年更比成年人易衝動。

筆者想不出現時社會上對警察的仇恨不滿不會蔓延到中小學的理由。長期活於警隊文化、不知人間何世的警隊,很快被迫清醒的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8-06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