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7th Mar 2010 | 崖岸自高 | (107 Reads)

張宇人為自由黨補一口釘  

作為自由黨的副主席,張宇人提議最低工資應定在每小時20元的水平,並謂之合理。他作為飲食界老闆所選出來(其實他是自動當選)的功能議員,說些討好選民的說話,可說正常,但這樣刻薄的說話與立場,無疑等於為自由黨已經失敗的棺材上打釘,在功能組別選舉終成歷史的前提下,自由黨將成歷史名詞。

與自由主義沾不上邊

當所有打工仔都對自由黨反感之時,這個黨還有何前途可言?順帶一說,自由黨的意識形態根本不能代表自由主義,只能代表一小部份眼光短小的資本家。自由主義的主要人物,始創「功利主義」學說的邊沁(Bentham)及穆勒(J.S.Mill),皆主張政府的責任,是為大多數人謀求最大的快樂(greatest happiness of the greatest number),而非只是老闆的快樂,可見自由黨與自由主義是沾不上邊的。

其實當所有資本主義地區都有最低工資時,香港是無法不跟隨的。須知香港是已發展地區,無權再以剝削勞工權益的方法維持所謂競爭力,否則會成為競爭對手實施保護主義的理由。

張宇人以內地有最低工資,但還是低於香港為理由,支持他的20元論,是歪理的下等水平,是典型將橙與蘋果作比較的謬誤。

依國際勞工公約的原則,規定最低工資的目標很簡單,是為受薪者提供起碼的工資水平,來提供生活的保障,最低工資的水平不應低於能養活工人及家人的水平

香港若要推行最低工資,目標是甚麼?這個問題簡單之餘倒是無人重視及討論,大多數的討論只從可行性出發,反對的自由經濟主義者也都只是說最低工資會有害經濟發展,例如張五常就有極為絕對的形容,他說大學中搞經濟的人,由教授到研究生到普通本科生,未有人曾經研究出一套最低工資可以有利於經濟發展的學說,換言之,最低工資一定禍害現有的經濟成就。

這也是反對最低工資的典型謬誤論說。我們必須清楚,社會的運作並不單純是經濟,就算是經濟主導的社會,也不能單談經濟,否則我們只需經濟學家治港治大學了,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就算自由主義經濟學者百分百正確,有了最低工資會失業率上升,生產下降,So What?

最低工資只有一標準

社會以人為本,人是有尊嚴有感情有道德的動物。一個生產力高、經濟發達,但大多數人痛苦的社會,按自由主義的標準,還是失敗的。

生於筆者一樣,50後而正在社會上處於當權階層的人可否回想一下,香港經濟發展最快時刻正是全無勞工保障的60年代中到70年代中。綜援開始的1972年,一個月只有50元,比行乞還少,那是一個甚麼年代?那是人人就業的年代,但只是資本家的天堂,打工仔的怨氣沖天,街頭無緣無故會有人因小事打架,看完足球賽可以有小騷亂,皆因人人生活在窮困之中,深受壓力。我們還可以,還應該回到70年代嗎?

最低工資計劃只有一個普世標準,就是減低貧窮及滿足人民的基本生活需要。有其他證明有效的方法,再談反對最低工資吧!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