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st Apr 2010 | 崖岸自高 | (62 Reads)

增立會議席耗公帑  
 
 
「終極普選大聯盟」拋出政制方案,並要求與中央直接對話。觀乎近來溫和泛民與建制派的寬鬆氣氛,再加上早前溫總表示支持香港循序漸進地發展民主,以及溫和泛民一直有途徑與中央作「緊密溝通」,某一形式較高層次的直接對話,可能性是存在的,否則溫和泛民對「公投派」的進迫,可說無法交代,中央為免予人「拖字訣」應付「公投」的壓力,破壞港人的合理期望,同時有需要顯示對支持香港發展民主的誠意,筆者對某一類形式的直接對話能在可見時刻發生,是樂觀的。

普選聯方案可行性不高

但這不等於中央會同意大聯盟的政改方案。大聯盟之內有不少學者,學者出於以事論事的學術精神,務虛地設計何謂最有利於各方,特別是現有既得利益者,以此「引誘」現有功能組別議員支持方案,可算用心良苦,極具創意。但問題正正在於太具創意,實質可行性不高。

首先方案建議2012年議席增至80席,其中11席是所謂功能團體產生的議席,改由區議會議員提名,市民直選產生。這一建議甚具創意,但未必符合2007年底人大的決議精神。以區議會民選議員作為功能組別選民,在1995年前立法局選舉之中曾經使用,但現時的提議區議員只是負責篩選的提名人,是明顯的變相直選。

當然,人大的決議由人大自己決定其「精神」,如何理解,審時度勢,中央與人大若然開放地認為2012年增加直選比例,有利香港的民主發展,作出新的修訂建議又何妨?

筆者帶大家回顧一下歷史,當年中英協議不在1988年推行直選,只同意在1991年的立法局設立10席直選議席,後來因為1989年的「六四事件」,港人對中共的信心大失,中英修改協議,1991年的直選立法局議員增加至18席之多。

筆者想指出的是,就算2007年人大限制了2012年的立法會直選比例,那並不是公平合理及符合港人期望的一回事,今天想撥亂反正,增加港人的信心,是最好的事,雖然筆者期望不大。

旨在開天殺價落地還錢

另外,大聯盟提議立法會在2020年增加到100席,候選人只要百分之二的選票也可以取得席位,從而誘使功能組別及建制派支持方案,是錯誤的思維,亦不見得功能組別的既得利益階級會樂意支持,因為最重要的是特權消失。

100席的立法會,在我們的議會之中是大躍進,現時立法會60席之中,大概只有40席主要是直選議員在盡力工作,也不見得很符合公眾期望。港人(包括筆者)看不到大幅增加議席對社會有何裨益,只覺得是對公帑的浪費。理論上2020年之後的立法會可以減少議席,但這些民選者同樣成為既得利益者的時候,是易請難送,君不見現任議員的薪津,從來只加不減?

大聯盟的政改方案,現實地看,是開天殺價,以求落地還錢,公眾不必有太高期望,但筆者也必須清楚指出,中央目前的態度未夠積極,5.16的補選氣氛到今天未見熱烈,但拖過這一天政改問題就解決嗎?一般港人可以不支持這次「變相公投」,但沒有港人不支持發展民主,當希望再次落空而有被玩弄忽視的感覺時,憤怒還是可以再爆發的。香港人對大規模上街抗爭,其實已經是經驗豐富的了。

Hong Kong Daily News
A10  |   評諭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4-01